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90章 裴家的谋密
    “是是是,月郎对我家娘子可真是好呢~”小曲欢喜地道。

    明月绕是平日里清贵淡定,却在此时显露的面色十分不自然,他躲避了目光,转而看向它处强装淡定地道:“裴娘子还是多加休息吧,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言毕,他离开房间的脚步速度加快,倒是与心跳的速度不分上下。

    暮色降临,乌云开始掩盖着整个天空,直至狂风来临之时,顿显凑合着此景此状!

    裴玄关的马车布置的中规中矩,只有一席一个茶几,暗蓝色的帘子,里边儿洁净没有一丝异味,车厢中的布置也能隐约猜出他的性子沉稳、刻板、做事一丝不苟。

    马车跑的有些快,裴玄关伸手撩开帘子一望,饶是裴玄关生性沉稳,却也忍不住此刻有些激动。且看山水间衔接的如画中走出来一般,一片片清新的色彩顿感舒适顺畅。

    车夫自然是感受到裴玄关的欢喜,便热情地道:“二郎,沿途风景甚好,不若我们歇歇?顺道吃点东西再赶路也不迟。”

    裴玄关抬首望向天空,天色昏暗,一阵清凉的风拂起,闻出一股淡淡的山林间潮鲜的味道。

    马车行驶在陌上,颠簸异常,再看这天色已暗又要下雨,也就没有什么赏景的心思,他摆了摆手,道:“罢了,还是赶路要紧,尽快回去……若是下起了雨,恐怕不仅仅没地方歇息,更是不便!”

    车夫轻松又爽快地应道:“好嘞~”话音刚落,车夫狠狠抽起了鞭子,马儿飞快地奔跑,一路颠簸!

    约莫过了一刻,车子才渐渐平稳下来。

    随着马车速度的减缓,外面风平浪静,毫无熙熙攘攘的闹市的声音。

    明明也没听到外边儿是长安街市的声音,完全是毫无声响,也不知是怎的,马车渐渐停下。

    “怎么停了?”裴玄关在里边儿问道,他的声音有些大,带有些不耐的语气。

    许久没听到车夫的回应,顿时,他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拔开帘子只见还未赶到城里去,一片荒芜,他忐忑不安地拿起萤火灯下车,整片只有他独身一人!

    车夫去哪了呢?

    对于他这么一介凡人来说,车夫突然消失不见,只有他一人坐在马车里,在这片空荡荡的地方,没有任何一人的呼吸声,没有任何的脚步声,他的直觉是遇上了劫匪!

    不知深处究竟是躲着人还是车夫设计圈套,想图财害命……这一切,都在他脑海里过了一遍!他皱紧眉头四周环视,额头上冒着大滴大滴的汗!

    他哽了哽,然后大声喊道:“有人吗?”他将萤火灯四周罩了罩。

    不见声响又不见人影,他壮着胆子坐回马车前沿,打算自己赶路。

    此刻,他的眼前浮现了一个人,昏昏暗暗也看不出面容,却能感受到他面前有一团黑影子,站着不说话,他严厉地道:“是人是鬼?”

    那人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发出了一声得意又似在嘲笑的声音。

    忽地,一片寂静之中,只有那萤火灯摔落在地下发出“嘭咚咚咚”的声音。不知发生了什么,一片漆黑,霎时,下起了滂沱大雨!

    第二日。

    裴玄关躺在了裴家宅自个儿的房间里,他神色迷离地看了看周围,心悬一定,腿脚好像是被什么重压了一般,深感沉甸甸,他只能坐起来却根本无法下床。

    而此时,裴芊芊打开了房门,不怀好意地端来了一碗药走到床边。

    裴玄关感受到她此次来的目的一定不单纯,他挣扎起身,却始终也动弹不得,只听到裴芊芊得意笑道:“别白费力气,你动弹不得了,还是老老实实的比较好,否则一命呜呼可就怪不得我咯!”

    “你到底做了什么?”裴玄关厉声问道。

    裴芊芊却不以为然,嗤笑一声:“不自量力,怎么?你还想拷问我不成?也不看看你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说着,她拿起了一面镜子照着他,然后得意笑道:“快看看,你的脖子上是什么?”

    裴玄关神色肃穆地转了一下,看到侧脖子上长有黑色的网丝印记,他忽地心头一震,面色苍白了起来。

    “你到底做了什么?”裴玄关问。

    裴芊芊哈哈大笑,将镜子拿开,“你就快要变成妖!不再是人!”

    “妖?”裴玄关神情凝重,疑惑且愕然地问道!

    “没错!难道二弟忘了昨晚发生了什么吗?你可是误闯了神仙的地盘,惹得神仙震怒,故此将你变成了一只妖作为惩罚,那位神仙跟我说,若是你有悔悟之心,就喝下此药,便不会变成妖人!”裴芊芊没一句是正经,她语气略有不轨。

    “胡说!”裴玄关皱着眉焦急又愤怒地道。

    “哈哈哈哈,你也奈何不了!你就乖乖喝下去吧!”

    说罢,裴芊芊将外面等候多时的两位壮汉叫了进来,然后命令道:“你们把他给我架住!”

    一声令下后,两位壮汉使劲掰住他的双手,他的腿脚皆不能动弹,纵使他是副将也无法反抗,实乃让人痛惜不已。而裴芊芊却十分得意,她拿起碗就将药狠狠灌进他嘴里,尽管他闭口不吞,也会被裴芊芊掰开嘴,毫无尊严地被她如此对待。

    哪怕是他被汤药呛到,她也不带眨一次眼,恍若将昔日所承受的嫉妒带来的不平衡感一下子宣泄了出来。

    裴芊芊十分满意,遣走了两位壮汉后,她对裴玄关附耳道:“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言毕,她端着药就离开了裴玄关的房间,而裴玄关脖子上的黑丝越来越多且越来越深,犹如一条条虫子在肉里蠕动,清晰可见皮肤上浮出的印记!

    ……

    裴芊芊哭丧着脸去找裴如,神色匆匆地喊道:“阿爹,阿爹,不好啦!不好啦!”

    “何事?怎的如此匆匆?”裴如一脸的诧异。

    他很少见到裴芊芊会这般慌张,神色仓皇。自打她长大了,她不会出现今日这般状况。

    裴芊芊焦急应道:“阿爹阿爹,快去看看二弟吧,他一回来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就像是中邪了一般!快找个大夫看看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