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91章 二郎之仇
    裴如带来的大夫观察力甚好,只要是在视线范围内的一切不寻常的东西,通常情况下都不会逃过大夫的眼睛,甚至小到一个针尖大的伤痕,更何况那么大一个活人躺在床上颤抖着手,身体抽搐,脖子上有黑色血丝!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裴如皱起眉头,声音发着颤,心疼又焦急地问道。

    裴芊芊瞧见裴如这般心急如焚,心头上又燃起了妒恨,她默默瞥了一眼床上躺着的裴玄关,随后就洋洋得意了起来。

    大夫仔细察了察,额头冒汗……旁边的下人们围在了一起,到处是嗡嗡的低语议论声,却未曾听见一句有用的话,裴如来回走动,倍显急耐。

    片刻后……

    大夫终于起身,却叹着气摇着头道:“裴公,贵郎想必似乎不大好,恐怕是受染了污邪之气!”

    裴如愣了愣,半天没反应过来。好端端的人怎么就弄成这般田地,裴如身为河东刺史,从来是不信这些东西,今日头一次听有这种事,居然会受染污邪之气,万万没想到发生在自己儿子身上。

    “阿爹!阿爹!”裴芊芊见裴如发着呆闷声不作回应,她站在旁边呼唤了几声。

    裴如回过神后,不解地问:“大夫,何为污邪之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大夫愣是又叹口气,然后道:“裴公,令郎脉象平稳,可他这般模样明明就不太整场,甚是奇怪,老夫行医数年,但也听过奇闻怪事,若是被扎了小人定是如此现状!老夫斗胆猜测,令郎定是被扎了小人,招惹了污邪!”

    裴如顿时一震,后脚一颠。

    裴芊芊立刻扶住了裴如,柔声道:“阿爹,何不四处搜搜看,究竟是何人做了此事害我二弟!一定要严惩!”

    裴如顿了顿后,毫无提起精神,犹如一道闪电劈开了他的心,此刻心如刀绞,他失落地道:“好,每个房间都派人去查查看!”

    说着,裴芊芊转身凶巴巴地对下人们呵斥:“听见了吗?你们在这里闲言闲语的作甚?还不赶快去每个房间搜一搜。查到不轨之物立刻上报!”

    裴芊芊将他们轰走后,转而对裴如温言软语:“阿爹不要多愁,此事一定有解决的办法!”

    话音刚落,大夫作揖说:“是的,裴公千万别急坏了身子,只要找到小人就能解决!万事大吉!”

    裴如面上配合了下,淡定地道:“今日多谢大夫,我命下人送大夫回去。”

    大夫摆着手,虽是拒绝,但也是一片好心,大夫又作了个揖,道:“裴公还是免了吧,老夫自己回去,今日宅中事大,还是多留些人给裴公分担才好,老夫就此告辞,莫送!”

    裴如默默点了点头,裴芊芊送了一句甜语:“今日宅中不便,望大夫莫要嫌,小小的诊金收下!”她掏出了一锭银子塞到大夫的手里。

    大夫收好后默默拱手就离开了。

    这时,裴如心疼地回过头看着正在挣扎又迷失自我的裴玄关,曾是个沉稳大气的少年郎,如今却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真是叫他难过至极!

    裴玄关是裴家唯一的儿子,在裴如心里,纵使裴芊芊是嫡女,但接管裴家依旧是需要男子,一直用心培养裴玄关,如今能在长安当值,已是给裴家光宗耀祖了,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出这样的事情,裴如从心里就开始恨起给裴玄关扎小人的那个人!

    “一定要查!找出加害阿关之人!”裴如握紧拳头一字一句坚定地道。

    裴芊芊轻声细语一点回:“阿爹放心,哪怕是天涯海角也要将那人带到阿爹面前,任由阿爹处置。”她倒是说的十分轻松,可她心里面儿早已是鄙夷的心态。

    不久后,一位四五十岁的老奴仆急匆匆跑了回来,焦急不堪,面色刹白,口齿不清,“家主,那东西找到了,在……在……”

    “快说!在哪里找到的?”裴如已是没有了耐心,急切问道。

    老奴仆偷偷看了看裴芊芊,只见裴芊芊厉色,那老奴仆只好敞开胆子直言:“是……是在二娘子房间找到的!”

    “什么!”裴如声音极大,双眼就快要瞪脱眶!

    裴芊芊做了一副担忧的样子,又很惊讶地道:“不会吧!你们是不是看错了?怎么会在二妹的房里?”

    “大娘子,千真万确啊,不若瞧瞧去。”老奴仆自然是配合的天衣无缝。

    裴芊芊看向裴如,小声地道“阿爹,您要不也去看看,亲自确认确认?以免是误会一场!”

    裴如犹犹豫豫,不敢面对,不敢亲眼看见……他持着疑问:“若真是鸢儿,她又为何害她兄长?莫不是被奸人陷害的吧!”

    裴芊芊很快就没有了耐心,辛亏裴如没有看到她方才摆了难看的脸色。

    “阿爹,无论怎样还是先去确认确认才好呀!”裴芊芊又一次提道。

    终归是要去亲眼看看,索性就去了一趟,刚入了裴若鸢的房,便见两位女奴哭泣跪地。

    裴如严肃问道:“怎么回事?”

    那两位女奴没有回话,还在娇滴滴地哭着。

    裴芊芊不耐地道:“问你们话呢!哭什么?有什么赶紧说!”

    这时,老奴仆将小人木偶递给裴如看,裴如愤怒地道:“岂有此理!你们快说!到底是谁干的!”

    其中一位跪着的女奴哭道:“家主饶罪,我们也是被二娘子逼的无可奈何,故此没有向家主禀报,这一切皆是二娘子的主意,她想害了二郎再害大娘子,想要做裴家未来唯一的家主掌事,二娘子说她现在受家主的宠爱,定是会对她不起疑心,叫我等保守秘密,否则的话会威胁到我们家里头的人,呜呜呜……”

    “是啊,家主要为我们做主,二娘子勾结妖精为她做法,诅咒二郎,接下来她要谋害大娘子……”剩下的一位抢言道。

    “什么?我没听错吧?二妹她……”裴芊芊做了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裴如一如既往的淡定严肃,他悔恨自己如此宠爱二女裴若鸢,他冷冷地吩咐道:“去把二娘子找回来!”下人们迅速动身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