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92章 黑蝙蝠游历凡间
    过了两日。

    裴若鸢全然没了兴致,她早早起身准备离开莫娘的地盘,特地来到院子处与明月道别。

    明月身穿白色纯净的长衫,他半束发,尽显仙然。

    院子里,他在悉心浇花,裴若鸢见他如此认真的样子不禁地心中感叹,世间居然还会有这样的男儿,如此俊雅漾美,还如此的温润又才情俱佳!

    “裴娘子?”明月悄然转头见她站在自己身后,神色诧异地问道。

    裴若鸢微微笑道:“月郎今日雅兴不错,我来是想道别的,兄长回去些时日却迟迟不来信,甚是担忧他,故此打算回去看看。”

    明月一听,立刻放下了手边的半瓢壶,整了整衣裳,然后道:“裴娘子还是耐心多等些时候吧,或者我来替你回去看看。”

    旁边的小曲亦是赞同,挽着裴若鸢劝导着:“是呀娘子,不如再等等?还是不要如此匆忙回去,大娘子本来就对娘子您图谋不轨,这个时候回去,若您有三长两短可怎好?”

    裴若鸢依旧迟疑着,她愣了半响后,明月温温地开口道:“若是裴娘子甚是担心,就由我去看看吧,再回来跟你报信,可好?”

    “这样也行呢,娘子,月郎一片好心,如此做也是考虑娘子的安全,不如就这么决定吧?”小曲也补了一句。

    裴若鸢面色晦暗,她神情凝重地道:“这些时日,我总有些不好的预感,实在是放心不下,不回去亲眼看看,夜不能寐。”

    明月担忧地看了看她,满面心疼的样子,他终是答允了裴若鸢,心中却不肯放弃保护她。

    “既然如此,裴娘子路上多加小心。”

    裴若鸢礼貌地欠着身子,“多谢月郎,我们就此告辞。”言毕,她与小曲转身就走,叫了车夫一同前往城中。

    明月虽是面上淡然平静,内心却是截然不同,他担忧地望着她的背影渐渐离开直至消失不见。

    随后,他掀起了一道仙命符给姜重凌,而行踪诡秘,常常不见踪影的姜重凌正在一家赌场里捣乱。

    里边儿的赌徒猖獗势头强劲,各个脾气暴躁如雷,都兴致勃勃地猜赌,就为了争一时的快意,姜重凌每回在他们押赌的时候捣乱,会施法作梗,从而让他们输的一败涂地!

    这时,仙命符突然现在他的面前,还好没有人发现这是一道悬浮在半空飘动的仙符。他看到仙命符上面所示:速速躲匿在裴家宅,暗中保护裴若鸢。

    姜重凌嘴中嘀咕道:“我就不明白了,他为什么自己不去?”他翻着白眼很不情愿的样子,离开赌场之前他又捣乱了一回。

    这回可真是可怜了那些赌徒们,他不仅仅让那些赌徒输的一塌糊涂,还让他们不敢再堵下去,连输十几次,能赢的唯有其中一个他看着顺眼的凡人。

    姜重凌这次接到了明月的任务,他收了个场后便洒脱离开,走到大门口,赌场的伙计们穷追不舍地拉扯着他吆喝着说:“贵郎留步,留步,再玩玩,别急着走呀!”

    赌场和妓楼一样,都会有揽客之人,为了让他们进入捧场无所不用其极。

    他们将姜重凌拦住后,四五个伙计前后架住他再将他抬起来往里边儿送。

    “喂,你们放我下来啊!无耻啊你们!”姜重凌的嗓子都快喊到劈叉,他们仍是不理睬,把他带进来后便拦着不让离开。

    姜重凌指着他们无奈地说:“我……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做,你们耽误了时间,担当的起吗?”

    “不知我是否能担当的起?”

    是熟悉的女子之声,小小的傲慢。

    姜重凌瞥了她一眼,嫌弃地道:“你来干嘛?”

    “怎么呀?我还不能来吗?”女子的语气略带有一丝不屑。

    “东家!”这几位伙计们异口同声地叫了声。

    “嗯,你们退下吧!”她一声令下后,伙计们皆乖乖地离场。

    “东家?你是东家?”姜重凌瞠目结舌,继续道:“没想到,这么多年来你混的还真是不错,居然在凡间开始做起凡人的生意?黑蝙蝠!你快说说,你为何想着开设赌房?”

    原来她是许久不见的乔暮瑛,一千年来,她本是一直待在魔族之地,没想到凡间才是她的天堂。

    “凡人都爱图快事,这赌房便是其一,捧场的人越多,我赚的银两自然就多!我们魔族不受天界管制,来凡间做点生意有何不可?一不偷不抢,二不紊乱凡间秩序,三不破坏规矩!来凡间游历游历也是一大趣事!”乔暮瑛昂着头颇有面子地道。

    姜重凌却是毫不在乎,损损的语气回应:“啧啧,瞧你说的~看来这千年来是让你过于闲闷,没想到你居然会开设赌房,你自己会玩吗?”

    乔暮瑛瞬间眼神躲闪,然后俏皮地转过身去,傲娇地道:“问那么多干嘛?你管我会不会玩,只要赚的银两多,还管这些干嘛。”

    姜重凌忍不住调侃道:“敢问高高在上的魔族公主,你赚到了黄金万两还是能富可敌国?”

    乔暮瑛回过身,突然凶巴巴了起来,“你今儿是怎么了?阴阳怪气的说话,你是嫉妒我吧?你最好别来烦我,哪凉快哪待去吧!”

    姜重凌一脸茫然,愣了愣后才开口道:“怎么你还没改一改你的性子,一千年了,你怎么还这么凶巴巴?再是如此,恐怕是难婚配咯。”

    乔暮瑛瞬间不屑了一眼,她咬牙切齿的厉害,凶狠狠地扇了姜重凌一巴掌,语气不耐且凶巴巴回应:“姜重凌!你真是皮痒痒了!连我都敢调侃起来,你是活腻了?不想好好在我魔族里混迹了?”

    “我说你什么了?你就打我?”他懵懵然,此刻顿显迟钝!

    六界里唯有乔暮瑛敢对他如此,他们二位也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各自是各自的最佳损友,互相帮助又互相伤害。

    “你不是有事吗?还不快去?不若待在我赌房里别出去的好,有酒有肉供你,总比你四处游走,无所事事的好。”

    本是一句正常的言语,从乔暮瑛口中传出居然含有嘲讽之意。

    “对,我这就办件大事,不如跟我一同去?省的你在赌房里迂腐度日!”姜重凌不甘示弱,回怼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