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94章 血妖珠(深宅暗藏)
    “阿爹莫怒!”

    裴芊芊慢悠悠走来,接着道:“二弟不会出什么事,当下的,女儿已经找好了道长替二弟驱邪,道长在院内已摆设好道坛,就等阿爹发话了。”裴芊芊的语气略带有逼宫的意思。

    裴如其实很不情愿,他心里头最是心疼裴玄关,怎会让之被折腾来折腾去。

    “阿爹还在犹豫什么?若是不尽早驱除,恐怕二弟性命堪忧啊!虽说在二妹房中找到了小人,但又不能就此毁之,二弟这副模样已是不能再拖了!”裴芊芊极力劝导。

    裴如回头望了望裴玄关,只好沉默地随了裴芊芊。

    在暗处,姜重凌目睹整个过程后已是忍无可忍,恨不得立刻站出来撕破裴芊芊的虚伪嘴脸,还好在他旁边的乔暮瑛制止了他,随后,他们二位也跟着去了后院。

    来到后院。

    道坛上摆放了有各种各样的符文,还有些铃铛钟、红纱鸡血、糯米、黑狗血等。

    下人们将裴玄关架住,裴如则是一脸严肃地看着道长施法。

    道长拔出长剑,和着几个小道长一同群魔乱舞了一会儿,下人们倒是看的目瞪口呆,只有裴如淡然平静。

    接着,道长喷了一口酒在剑上,再抛些许糯米,然后挑起了符纸沾在蜡烛上,符纸瞬间火化消失。

    躲在暗处的姜重凌小声地道:“骗人的把戏,也敢在我的面前显摆!”

    乔暮瑛忍不住笑道:“这等把戏也是需要些伎俩!”

    姜重凌不予理睬,还是一脸不屑的样子,只见那道长将黑狗血泼在了裴玄关身上,他神色紧张了起来。

    裴玄关头发蓬乱,被泼了黑狗血后,整身狼狈不堪,犹如行尸走肉,毫无活力。

    裴如心疼地起身,居然被裴芊芊一把拉住,裴芊芊慰问道:“阿爹怎么了?”

    “怎么泼在阿关的身上?他已经很虚弱了,这么折腾下去可怎么受得了?”

    裴芊芊不急不慢地道:“阿爹~道长只是在为二弟驱邪呢,被驱赶后再多加给二弟治疗,想必会和从前一样了。”

    裴如本是淡定不起来,经过裴芊芊这么一安抚,他姑且镇定下来。

    那道长嘴中也不知在念什么,只是小道长们拿着铃铛钟跟道长配合的十分默契。

    不久后,裴玄关突然从下人们手中挣脱了出来,他顿时变得猖狂可怕,龇牙咧嘴,打伤了几个下人。

    且看他尖牙利齿,瞳孔扩大泛着红色的光,完全不是一个普通凡人的模样。

    “这……这是怎么回事?”裴如慌张无措。

    一个下人全身发着抖,颤声道:“回禀家主,小的们实在是无能,二郎他突然大变,力气突然大的可怕,眼瞳扩大,尖牙利齿,像是个妖怪!”

    裴如望着道长质问了起来,“道长该作何解释?为何我儿变成这副模样?您不是驱邪吗?怎么就把他变成这个样子?”

    道长仍是故弄玄虚,糊弄解释:“裴公别急,贵郎躯体被妖邪侵入,待我……”道长正要开始继续做法,谁想裴如将他手中的剑夺了过来。

    裴如愤怒道:“休要在我的面前糊弄!”

    裴芊芊正要开口说话,只是喊了声“阿爹”就被裴如回绝了,裴如一脸怒气:“你给我闭嘴,都是你惹的祸!谁叫你找个这样的道长?”

    这会子,裴如全然责怪裴芊芊。埋怨她不该自作主张地找个道长做法将他变成人不人妖不妖!

    裴芊芊心里不舒服,被裴如这般冷言相待,她心头压抑了许久的妒火燃起,她语气不好,有意激怒裴如,“阿爹这是在怪女儿吗?女儿是裴家长女,为二弟如此周张有何不妥?若是女儿没有请道长过来驱邪,恐怕阿爹还不知二弟已经快成妖了吧?而这些!不正是裴若鸢惹出来的祸吗?”

    裴如顿时哑口无言,他只能心狠命令下属们尽全力把裴玄关绑起来带入房门锁上!

    姜重凌见状不甘,便在暗处施法将黑狗血泼在道长的身上,一介凡人亲眼目睹自己无缘无故被倒了一身黑狗血,固然是落荒而逃,神色仓皇地大喊一声:“有妖怪,有妖怪啊!”

    乔暮瑛偷偷一笑:“你这操作也是奇怪的很,不去捣乱裴家大娘子,干嘛把黑狗血倒在道长的身上呢?”

    姜重凌轻轻笑了笑,“我这下子猜到了黑狗血里有什么了,方才道长如此害怕,说明黑狗血有问题!不是普通的黑狗血!”

    “可是……区区黑狗血又会加什么能让裴玄关变成了妖?”

    姜重凌轻视一笑,“你还真笨!这一千年怎么越来越笨?当然是里面加了血妖珠。”

    乔暮瑛这才恍然大悟,忙着附和:“对对对,我想起来了!血妖珠会加促人身变为妖身!”

    姜重凌感叹道:“还好裴玄关没有修炼妖术,否则就是个祸害!”

    乔暮瑛绕开了话题,侧身一望,问道:“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先观察观察吧,先前裴家大娘子面见的那位女子必定不是个凡人,我们必须要摸清她的来路!”姜重凌好似想到了主意,轻松说出。

    乔暮瑛觉得妥当,亦是赞同。

    直至深夜降临,裴芊芊在房中与伏清子商量对策。

    伏清子神色满意地盯着她手中红色的血妖珠,道:“那道长不过是个普通的凡人,掩人耳目,将血妖珠放入黑狗血里,这一计划果然是具佳效果!”

    裴芊芊在一侧观察着伏清子,她不再和从前那般胆怯,她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算计,故作无知地问:“这血妖珠的魔力可真是厉害,只是你未与我言明,究竟为何让我冒这个险,找一个道长做法,再将二弟变成了妖,我阿爹因此责怪我!我在他心里的位置就此不堪!”

    伏清子亦是佯装薄怒,挑眉问道:“你自说欠了我多少?我帮你那么多,怎么?我要做什么必须经过裴大娘子同意吗?”

    裴芊芊冷哼了一声,“你要做的事亦是我愿得,但你可知棋差一步的危险?我们还有一个裴若鸢没有对付!”

    “急什么?她当然是逃不掉的!”伏清子目光狠厉。

    突然……老奴仆急匆匆在门外喊道:“大娘子,大门外有人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