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00章 陆秧的另一面
    “陆秧,你过分了啊!”乔暮瑛拼命地挣脱,一时冲动地喊出了他的大名!

    奈何陆秧的力气着实大些,她实在是无法逃脱。

    “一千年了,你怎么还是那么讨厌本王?本王的平等王府是你有事时便来,无事就可以随意离开的吗?什么时候起,本王就是你求风得雨的工具?”陆秧的语气带有一些小怒与不满,但他的神色里又闪过一瞬的失落不安。

    乔暮瑛一直没有改变态度,她依旧不肯顺从,继续反抗着。

    陆秧终究是放过了她,冷冷地道:“公主就待着吧,无事就陪陪本王,本王会派冷辰查清后来告知,不超过两日,公主放心吧!”

    乔暮瑛很是不甘,更不愿意就此顺从他,他们二位的性格有着相似,不肯让步。

    她不满道:“你怎么能如此自私!我来此只是请求你帮忙,但我还有要事,怎能陪你?你为何如此逼迫我!”

    陆秧神情专注地看向乔暮瑛,慢慢逼近,再而阴魅一笑:“本王自私?公主难道不自私吗?公主把本王当做了什么?来本王平等王府就只为了让本王帮你?可公主今日的态度着实不好,本王若不是看着公主姿色不错,姑且就帮帮,否则的话……定不会这么好的颜色待公主!”

    说着,陆秧瞟了瞟她头上的黑金发钗,然后摇着头道:“虽说黑装是你们魔族的盛装,但全身如此打扮未免沉闷了些,不若,我命冥奴来服侍你装扮,换种风格。”

    乔暮瑛没有回应,她沉默里透露出一丝小顺服,又含杂着一点无奈,如此复杂多变的心思,她也无法理解自己为何如此!

    陆秧唤来了两位冥奴,她们悉心给乔暮瑛打扮,陆秧则是在偏厅等待着。

    乔暮瑛没有闹也没有做什么,她知道自己出不去平等王府,只好先顺从陆秧,再找到契机离开。

    冥奴们服侍完毕后,陆秧走过来近看,乔暮瑛一身红色的华服,头上梳了个高髻且戴上珠宝碧钗,一对蝴蝶珍珠耳环,颈戴宝石镶嵌的大团花项链。

    她这身打扮与新娘子相似,却没有新娘子新婚中装扮的那么隆重庄严,而陆秧最是喜欢红色,他自己则是身穿圆领红色襕袍,腰间佩金色革带,如此打扮,正好与她挺相配!

    陆秧看着很满意,目光泛着星火灿烂的光然后笑着道:“不错~好看极了!你果真适合红色!本王最喜欢这个颜色,你穿起来很是好看!”

    乔暮瑛根本就不喜欢红色,她穿习惯了黑色衣裳,又怎会一时能接受如此之大的转变。

    “你这下子满意了么?我按照你的想法穿上你喜欢的衣裳,打扮成你喜欢的样子,现在……能放我走了吗?”乔暮瑛只要开口就大煞风景,着实扫兴。

    陆秧一下子收回方才的温情,变得倨傲,“急什么?本王还要你陪我在酆都城逛逛,你不可不陪!”

    好一句不可不陪,乔暮瑛虽是没再拒绝却始终闷闷不乐,摆着一副谁欠她似的样子。

    她跟着陆秧去酆都城四处乱逛,他们身后还跟着几位冥侍,来来往往的小鬼们见着陆秧皆会低头揖礼,亦或是跪地叩拜。

    而此时,一个游魂没有注意到如此阵势,一不小心碰撞到了陆秧,后面的冥侍朝那只游魂怒吼道:“大胆!见着九殿尊上为何不跪?”

    陆秧看见这只游魂怯怯的样子,眼神无助且充满了绝望。

    他少有的宽容态度为此显现了出来,扶那只游魂起来后,陆秧毫不计较,“你是刚入酆都城?”

    “九殿尊上饶命,我迷了路,游到至此才知自己已去世……我实在是放心不下身边的人,没想到我居然与他们阴阳相隔!”说着,这位游魂嚎啕大哭了起来。

    陆秧转而唤白尊即刻现身,怒斥道:“白尊!这可是你的失职,怎会让新魂迷路?”

    白尊立刻作揖,“九殿尊上请饶恕,这是卑职失职之处,卑职这就领他离开此处!”

    陆秧制止了白尊,再看向那只游魂,问道:“你是如何死的?”

    游魂抹了抹两行泪后,哽咽道:“家中有病重的母亲,我去城里头买了些许药材,回村路上遇到了劫匪,药材没了,我好不容易从劫匪的寨子逃了出来,再去往山里头采摘些补食好给母亲熬药以便母亲快些好,谁想……在山头拔药草之时不慎摔下山摔死了……”言毕,他继续哭了起来。

    陆秧似乎心生怜悯,这叫身旁的乔暮瑛感到十分意外,端看他那神情也不太像是装的……

    “没想到你是如此有孝心,看你也不过才十八,为你母亲却不慎摔死,哎,本王帮你还阳,回去后好好照顾你母亲……”陆秧还未说完,白尊立刻打断。

    “九殿尊上……这万万不可啊!阎王那边不好交代啊!”白尊焦急万分。

    陆秧对白尊严肃道:“本王决定的事不会收回,白尊就不要多费口舌!阎王那边本王自然会解释,你带他下去吧!一切安排妥当再向本王汇报!”

    白尊只好听命,那游魂赶紧跪地叩拜,“多谢九殿,多谢九殿!”

    陆秧正准备离开时,突然脚前一顿,侧身看着他,嘱咐道:“本王帮你还阳,但你不可做伤天害理之事,只许尽孝不可多享其他的。待你母亲命数已尽,你也得下来!”

    那只游魂根本无怨言,只要能陪他母亲,他已是高兴万分。

    乔暮瑛很是不解陆秧方才的决定,路上,她疑惑问了问:“你为何帮他还阳?”

    “虽然他有此命劫,但也纯属了意外,他一片好心,只求给他母亲补上一碗药,如此孝心怎不帮?本王若是有这样的机会,定会珍惜倍加,只可惜……本王没机会给母亲尽孝……”

    原来陆秧的母亲不在,乔暮瑛反应过来后,面色歉意:“对不起……我不知你母亲……”

    陆秧夺声,“无事,本王孤身多年,已是奢望不来人间亲情冷暖,方才只不过是被那凡人感触罢了,本王还没那么矫情。”

    他终于正常暖笑了一下,不冷不淡地道:“公主是否饿了?不如回府吧。”

    乔暮瑛居然没有拒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