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02章 孱弱(分享推荐收藏)
    “裴二郎居然落得如此……”明月一时无法接受,呆看在一旁不禁地感叹,觉得惋惜。

    小曲瘪着嘴道:“月郎能否帮我们查清究竟是谁把二郎害成这样,若是查出来,我定要剥他的皮抽他的骨。”

    明月叹了一口气,顿显心有余而力不足之态,他姑且试试,“罢了,我尽力。”

    而此时,门外传来阵阵轰声与疾步之声,明月正反应过来之时,已是许多的下人们围住了他们。

    原来是管家通报给了裴如,则带领了许多个家丁前来,如此之势一看便是不妙。

    “听闻贵郎是长安赫赫有名的月郎,不知突到裴宅有何贵干?怎的来到我儿房内?”裴如气势不输,气焰上涨地道。

    明月转过身后,裴如顿时呆怔了起来,好似见明月有种似曾相识之感……迟迟没有转移那疑惑的目光!

    此状让明月有些不知所措。

    管家在旁提醒了裴如,这才让他回过神,他只变了个态度,面容带笑,略亲和了些,但与方才的态度完全衔接不上,身旁的人则是以为裴如被明月一身俊朗帅气的一面而折服。

    “噢,方才是老夫言语鲁莽了些,贵郎莫要多想,只是老夫诧异月郎此次来裴宅到底何事?”裴如的语气顺和了许多。

    明月礼貌作揖,温和道:“明月与裴家二郎和二娘子见过几回,在作诗作画中有许多相同的见解,今日便来此看看问声好,只是明月疑惑不解,二郎为何落得如此,又不见二娘子……”

    裴如神色慌张,他转移了目光,明显想要逃避此话题,可明月那渴望得到答案的样子让他愧色,无奈下只好回答:“家中不幸,阿关遭遇此事,老夫身为父亲心里面不好受,鸢儿被作为了可疑之人,老夫只好先将她关进柴房,三日内查清真相!”

    明月挺身站出,“明月与他们相识一场,不忍见他们如此,不若也让明月参与其中,势必还他们一个公道才好!”

    明月此话刚说完,裴如左右一思量,小曲见状着急了起来,她焦急万分:“家主,月郎与二郎和娘子是朋友,有月郎在,一定会查出真相!家主一定也希望娘子不受蒙冤,亦能替二郎报仇!”

    有了小曲这番劝言,裴如果真决定了,“好!既然月郎肯出手相助,那就有劳月郎辛苦几日!”

    明月回了个礼,接着道:“不知明月能否去柴房见一见裴娘子?”

    “你要见鸢儿?”裴如也没有想到明月居然要见裴若鸢,好奇明月为何如此,总是觉得他对自己的女儿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心。

    裴如思虑过后回应道:“那行。”他转而吩咐了管家,“管家,你带月郎去见鸢儿吧。”

    管家即刻听命,领着月郎就往柴房去。

    裴若鸢在黑暗之中度过,她盼望着能有出去的一刻,正大光明且堂堂正正地揪出裴芊芊的真面。

    这时,她听着柴房门打开之声,不由起身去看看,心中略有惊喜。

    先是管家进来,然后再看到明月,此刻她眉尖一动,似乎有些意外。再而面上显现出了一丝活力,心想着希望来临了。

    “月郎,你要相信我,不是我害的我兄长,一定要帮我查清到底是谁把我的兄长害成这个样子!一定要找到证据!”裴若鸢语速放快,生怕说的不够仔细。

    明月颌首温润地道:“裴娘子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查清楚,只是……我想向你打听打听你的大姐……”

    裴若鸢眸色一闭,“我大姐向来心不宽,她爱计较,常有妒心,对下人们从未客气过,处处与我们争锋相对,其实这件事上,我倒是怀疑是她!只是我一直想不明白,若是她,她又如何做到让我兄长变得如此?甚至……我脸上的红斑与我兄长相同,我琢磨着我也……”

    明月打断了她,立刻道:“不会的,你不要多想,我一定会帮到你,你放心!”

    裴若鸢头部顷刻大痛,面色发红,轻触却滚烫的厉害,裴若鸢忽地跌倒在地捂着胸口,“咳,咳,咳咳……”

    “裴娘子……”明月面色大惊,立刻蹲下身关切问道:“你怎么了?”

    裴若鸢不能抑制地大咳出声,最后勉力凝了凝神,方才勉强开口:“我……我的头好痛,浑身滚烫,很难受……”

    明月轻轻抚摸她的额头,继而抚了抚她的面颊,接着道:“我带你出去吧,这个地方只会让你更加难受!”

    说着,明月正动身,裴若鸢颤巍巍抬了手一把将他拉住,缓缓摇着头道:“不可,我阿爹把我关到这里,就是让我避免与大姐冲突,若是我出去了,大姐又会惹事端!”

    明月哪会听这些,叹道:“这个时候了你还想这些做什么?难道你连自己都不顾?”

    裴若鸢孱弱地扯了扯嘴角,扯出一个欣慰的笑容,“多谢月郎的关心,有你这样的朋友,我心满意足。”

    岂止是心满意足……

    可是,明月根本就听不进去其他的话,也没再与她劝导,而是二话不说就抱她起身,然后道:“得罪了!”

    言毕,他将裴若鸢送出去,管家出乎意料,瞠目结舌,欲言又止……

    毕竟男女授受不亲,虽然唐朝并不那么的保守,但也绝不那么的开放,对于深闺女子是万万不可与男子有相抱之举,除未婚夫外。

    裴如刚好撞见,错愕了一脸,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被明月公主抱,女儿毕竟是与杜云鹘有亲事一说,若传出去就不太好听。

    裴如严厉地看向管家,严肃道:“不可说出去!”

    “这是自然,家主放心。”管家也是有自知之明,若是说出去,他不仅仅丢了管家职责,更是无家可归了。

    明月将裴若鸢送进了她的房间,方才,裴若鸢根本没有力气反抗,这会儿,她勉强发出了声音,“方才真是失态,叫人看见不好。”

    明月帮她扶上,她虚弱地躺在床上,明月柔声道:“若不是紧急情况,我也不会如此得罪你,你快躺下,我可帮你把把脉。”

    明月正伸出手掐在裴若鸢的手腕上时,裴如匆忙闯入房中,制止住:“且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