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04章 青涩稚嫩(双洁)
    “奇怪,你是怎么解开的?”姜重凌目瞪口呆,明月摇着头无奈一笑,也不回他的话,只傲冷地转身笑着离开了。

    姜重凌不以为然,毫无生趣地也离开了此地,而在暗处,伏清子却亲眼看见他们互动的过程,不禁沉思。

    回了裴芊芊的房中,伏清子沉吟良久,裴芊芊也不敢在旁打断她,只敢小声地问:“伏姑娘,怎么了?”

    伏清子嘀咕道:“没想到它居然来裴宅,看来……我得出面了!”

    “他?他是谁?”裴芊芊十分疑惑地问。

    伏清子笑了笑,脑袋里又在想着对策,她十分满意地道:“如今,我们该换一个对策了。”

    说着,她不禁地得意笑着,竟然露出一股笑里藏刀的味道。

    裴芊芊还是有一点不太明白伏清子说的话,伏清子也没有完完全全告诉她接下来的计划。

    夜里,明月只身一人前往裴若鸢的房间去探望她,他端来了一碗自己熬制的药,亲自喂她喝,旁边的小曲看着甚是开心。

    明月轻轻吹了吹碗中的烫气,接着温润地道:“这是我给你配的药草,喝了它会好些。”

    裴若鸢单纯地问道:“我真的只是在柴房里受了些影响吗?而不是因为我脸上的红斑致使我发作,和我兄长一样变成妖人?”

    明月神情里闪过一丝忧愁,他耐心地安慰道:“裴娘子不必多虑,我说你没事就是没事,当下只需要好好休养身体,不要多想其他,否则你本身没疾,却因多虑愁劳,落下一个精神不振可怎好?”

    裴若鸢依旧持着疑虑,她神色依旧担忧,“可是我的脸还是那么的滚烫……”

    明月将药碗轻轻递给小曲,试手抚上她的脸颊,裴若鸢下意识躲了一下,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样子。

    空气突然宁静了起来,半响后……

    “月郎和多少女子有过肌肤之亲呢?”裴若鸢坐在床榻上咬了咬唇认真看着尴尬不已的明月。

    明月手上一顿,窗外透进来的月色照得他腮上一抹红色晕染开来,他转头尴尬咳了一下,继而温和地回答:“肌肤之亲非同儿戏,若非天地为证父母高堂前夫妻之拜则万不可行此周公之礼。我并非是轻佻之徒!”

    裴若鸢一怔,照明月这么一说,只有拜了高堂行夫妻之礼便可有肌肤之亲,行洞房花烛之夜。若非如此,那便是轻佻之徒。

    可明月三两次与她有肌肤之触,例如抱了她,方才抚她的面颊,总是那么轻松娴熟。

    明月细致看了看她,淡定道:“裴娘子缘何有此一问?可是我有何做得不周全之处?”

    如此一问,倒也将裴若鸢问的顿时哑口无言,其实她倒也没觉得明月哪里做的不周全,只是分不清所谓的肌肤之亲,不过就是与她有过一两次近距离的互动,那也都只是情理之中,明月若是不抱她离开柴房,恐怕她会活生生困死在里面,若不是明月悉心与她把脉,恐怕她也喝不上明月给她熬制的药。

    她皱了皱眉,看着明月比泉水还干净的眼睛,道:“你很好,没有哪里做的不周全,我方才不过随便问问罢了。”

    明月柔和地笑开,淡如清风,继而起身又从小曲手中的碗接过,再坐到裴若鸢床边,温声道:“来,我继续喂你喝药。”

    裴若鸢细致地看着明月认真喂着她喝,她心中充满了温暖。而小曲更是站在一旁甜甜地偷笑着。

    待喝完后,裴若鸢抬头望着窗外的月色弥漫的天空,笑道:“今日方知月色未必清冷。”

    明月也随着抬头一望,忽然也有了兴致,便微笑提道:“若是如此之感,倒不如出去赏赏月,走动走动,倒也对你的身体康复有好处。”

    小曲连忙搭上话:“是呀是呀,娘子快起身与月郎出去赏赏月,兴致来了还可作诗,多好呀。”

    小曲的话果然最有效,终于是说动了她。

    他们来到外面。

    夜微微凉,裴若鸢披着个白色的外衣,小小的萤虫三三两两地绕飞在他们的周围,小曲提着灯笼扶着裴若鸢给他们照路,明月手里拿着个萤火灯壶,里面儿忽地亮闪闪发光,前方的路被照的不那么孤寂。

    萤虫们偶或窃窃私语,有声胜无声益发显得夜深静谧。

    他们找到一处亭子里坐下,听中两旁则岂会荷花池,池中有蛙鸣声,还散发出荷花的清香淳朴之味。

    小曲不好意思打扰他们,只守在了亭外。

    裴若鸢抬头看着月色,不禁叹道:“皎洁月光如此之美,真想知道月上住着什么仙人……小的时候常听阿爹说月上住着嫦娥仙子,甚是好奇这是否是真的!”

    “你想上去看看嘛?”明月浅浅一笑。

    裴若鸢当然想上去看看,可她知道那只是一种奢望,她掩饰着内心的期盼渴望,摇着头道:“我方才只是随口说说,若能上去看固然好,只是我知晓这个想法不实际。”

    明月认真地看着裴若鸢,在浅浅的月光下显现出明月目光清澈透亮,他笑的那么温润如玉,“想法还是需要时刻陪伴,若是有一日实现了呢?”

    裴若鸢掩口一笑,“哈?月郎真会说笑。”

    其实,明月根本也没说笑,若是时机成熟,明月一定会带她去月宫看看。

    在一片寂静之下,裴若鸢的眼皮有些沉,她连着打了哈欠,不知不觉倚着明月的臂膀安稳入梦……

    黎明破晓正是昴日星官换值时分,裴若鸢方才睡饱醒来。

    明月抬首望向天空,暗暗与昴日星官眼神交流,随后便送裴若鸢回了房。

    目送将她送回的明月将将离开,她刚推出一裂门缝,便见得院内一群下人手足无措围在墙角一隅,人群中央有个憔悴的姑娘倒在地上昏昏沉睡。

    “小曲?你快醒醒。”裴若鸢蹲下身来拍了拍小曲的面颊,经几回拍打,小曲终于醒了。

    她一脸茫然,不晓得自己怎么随地倒下睡着。

    “你怎么躺在这里睡着了?地面凉,快起来。”

    “我依稀记得月郎送你回房后离开了,我实在撑不住就地倒下了,昨儿实在是守了一夜,熬不住了呢。”小曲干笑道。

    裴若鸢忍不住心疼了起来,扶着她就往房里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