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07章 嗜血救之(无耻陆秧真皮)
    “就此双修?无耻!”

    啪!

    乔暮瑛执起手掌重重拍在他的面上,此刻看了看陆秧沉寂的面孔,她嘴唇翕动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神色僵硬,颤抖地手羞愧放下。

    她起身站着,时不时用余光瞥了一眼他,只见陆秧依旧不动声色。

    片刻间,林子里一片寂静,乔暮瑛耳边回荡着自己紧张心跳“扑通扑通”的声音,再而浅浅清晰听见陆秧的呼吸声。

    实在忍不下此般尴尬的气氛,乔暮瑛低头酝酿了一下情绪,转而当作没事似的看向陆秧,细言细语地道:“方才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气哦,以后……你还是莫要言语轻佻,我脾气不好。”

    陆秧本想极力吐槽一番,却因为她适才的态度软化了不少,便用一声“哎”就此放过她。

    他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双手靠背不言语地大步向前迈着,乔暮瑛收拾收拾后匆忙跟了去。

    毕竟也不知陆秧此刻心里怎么想的,她仍旧惭愧不已甚至忐忑不安,惭愧方才冲动打了他一巴掌,心里头后悔的很。忐忑他记在心里,不肯原谅她自己。

    “九殿尊上还是不肯原谅我吗?”她小小地拖了一下尾音。

    “原谅?”他停下脚步定了定,转过身靠近她,忽然邪魅一笑:“本王若要原谅你,你可有什么表示?”

    乔暮瑛一时答不上,只红羞着脸看着他俊颜,却让他钻了个空子,“不如从了本王罢,本王必会原谅。”

    乔暮瑛一手将他推开,“切”了一声后就往前走,傲娇小气地道:“随你原不原谅,哼!”

    陆秧站在原地却是颇有兴致,他继续跟上前胡搅蛮缠地道:“公主怎么还生气了?本王方才不过是玩笑玩笑,干嘛总是那么的认真?若实在是不肯那便算了,本王不会强求。”

    乔暮瑛继续傲娇,一股劲儿地往前走,也不带搭理他一回,无奈,陆秧只好随她去。

    走在她身后的陆秧忽觉周围异常,他神色戒备地四处探望,林子间安静的十分诡异,陆秧一把拉住乔暮瑛的手,急道:“先不要往前走。”

    乔暮瑛撅着嘴试图甩开陆秧,凶巴巴地道:“你放开我!我要去长安裴宅与姜重凌汇合。”

    提到姜重凌,陆秧更是不放手,乔暮瑛竟是不管不顾地挥手攻向他,陆秧单手挡开,眼见她不依不饶,他不得不与之动起手来。

    乔暮瑛眼见敌不过,愤道:“你居然敢对我动手。”

    陆秧一手抓住她的两只手腕,将她拉到自己的面前,望着她满是不甘的双眸,“你到底要怎样?前面危险,本王让你小心还有错吗?”

    乔暮瑛完全听不进去,她甩开陆秧,毫不犹豫地继续往前走,一不小心被一道网子围住,她不禁地大声喊叫:“快救我,我全身被缠住动弹不得,快点放我下来。”

    “你求本王呀。”陆秧装蒜,趁着现在的机会非得欺负她一下。

    看着陆秧一动不动,乔暮瑛眼冒火星气愤地道:“求你?哼!你休想!枉我对你好不容易改观,你却撇下我不救我,你果然不愧是灵冥界行事捉摸不透,为人冷酷无情的九殿尊上,看来我是奢望,你怎么可能会有一颗仁善的心!”

    “救你就能代表本王仁善吗?”陆秧继续回怼,他总是能将黑的说成白的,让乔暮瑛无话可说。

    “你真是无耻!无耻!无耻!”她也只好如此闹腾,也奈何不了。

    陆秧双手一抱,如看好戏一般站在那儿,继而轻松地离开此地。

    乔暮瑛见他漠然背影,心头更是无名火起,恨不得将他燎烧干净,她忍不住嘶喊道:“无耻无耻!陆秧你个混蛋!”她大大咧咧骂着,陆秧却消失不见。

    顿时来了一群拿着家伙的大汉们,他们将乔暮瑛视为盘中餐一样,其中一位大汉细长的麻脸上,五官挪位,竖眉瞪眼,满是凶神恶煞的表情,他嗓门粗大:“嘿,小娘子!这下子没人救你啦,一会儿给我们几个当下酒菜!”

    “岂有此理!你们睁大双眼看看我是谁!”乔暮瑛试图动弹,只得在网子里踢来踢去,尽管如此,对那些大汉们却是不痛不痒。

    那些个大汉们长得不仅仅凶神恶煞,各个歪瓜裂枣,手里拿的武器并非俗语,怕是这些个小厮们都是山妖。

    “大哥!还跟她废话什么!我们现在就杀了她将她祭在洞府,好给我们大伙儿修补术法!”有一位个头最小的大汉,他身子清瘦,满脸的痘痘,一双贼眼。

    领头的那位大汉哈哈笑道:“好主意。”说完,他执手将妖法传向乔暮瑛,她浑身不适,突感强烈的灼心之痛。

    乔暮瑛的眼底掠过一丝绝望,她喃喃道:“等本公主能脱身,你们一个都不准留!”

    那领头人的手掌略微抬起,似是想要攻向她的头顶,她头顶冒着浓烟,不断地嘶喊疼痛,然而在她痛苦的呐喊下更是那些人洋洋得意的样子。

    领头的人稍不注意,他的手掌被一道红光切开,一面血花溅到了他面上,然后他悲壮地大叫,几位大汉大骇,吓得连退几步。

    “是何方神圣?”

    “动本王的人,你们都得去死!”

    半空中响起倨傲霸气之声,他们几位摸不着边际之时,便是陆秧现身救下乔暮瑛,转而起身咄咄靠近他们,双目泛着红光。

    “是……是灵冥界之人?”其中一位吞吞吐吐地道。

    陆秧二话不说,一副好不犹疑的模样,冷漠地使出冥花嗜血之术,悉数彼岸花直穿他们身体,所有人倒地之时便是血水与尸身模糊不清。

    乔暮瑛恍过神来,才看到陆秧霸气的身姿,她又看了看地面上躺着几位死去的小妖,已化成了血妖水,只见那领头的人怯怯躲避,陆秧却不肯放了他一人,执起手正想杀了他时,却被乔暮瑛阻止住。

    “就剩他一人,放了他吧!”乔暮瑛拉住陆秧的手转而看着那领头的人可怜无助的样子。

    “你确定吗?方才可是他要杀了你,若是放了他,他仍旧会不甘。”陆秧不肯放手,试图从她手里挣脱。

    乔暮瑛肯定地道:“我确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