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14章 暗生欢喜(收藏打卡)
    陆秧见她迟疑片刻,便转眼冷冷地道:“罢了,本王还是有自知之明,若是公主不愿,本王不再多问,公主请回吧。”

    陆秧此刻的态度决绝了些,恍若回到最初的时候,他对乔暮瑛不冷不热。

    乔暮瑛张了口,却是十分笨拙地回答:“我……我接受。”

    “什么?当真吗?”陆秧本没有抱希望,却又带着内心的激动,再三问了问。

    乔暮瑛点点头,笑得如沐春风,“我从不说假话,九殿难道不信?”

    陆秧居然将灿烂笑容初次带给了她,笑道:“本王活了这么久……很少开心过,倒是因为公主你,本王才愿意开心一笑,许久,本王没有如此开心过。”他说的十分认真,则是肺腑之言,乔暮瑛亦是感到惊诧,没想到他会告诉自己那么多。

    乔暮瑛转而不解地问:“可是九殿与梦神殿下关系甚好,则是最要好的朋友,难道九殿没有对梦神这么开心笑过吗?这一千年来没有开心过吗?”

    陆秧笑容顿失,他踌躇了片刻,深知这一千年来,他对不起明月。逸萱之事与他脱不了干系,虽说不是他要伤害逸萱,但逸萱被设计杀害之事,他参与了其中。

    过了会儿,他缓缓开口道:“我与明月皆是同缘,却有太多相似更有太多的不同,因为白鹤之事,明月几乎颓废了千年,本王便没有打扰过他,如今也不知他究竟走出来了没有,其实看着他如此,本王也很心痛,哪里还笑的出来?开心的起来呢?”

    乔暮瑛心想着陆秧说的也对,只在旁默默听着,小劝道:“逸萱之事,对梦神殿下打击很大。九殿应当多去看看殿下才是,他需要朋友的安慰。”

    陆秧垂下眼眸,他内心里有一道很深的心结,他不知该如何面对明月。

    转眼,陆秧另开了话题,道:“你怎么叫本王为九殿尊上?未免显得生分,不若,你今后唤我小字魂殇,我便叫你暮瑛,除了明月,就只有你可唤我小字。”

    乔暮瑛一字一句重复道:“魂~殇~”

    “如何?”陆秧问。

    乔暮瑛高兴地颌首,此刻,他们对待彼此的态度越来越好,彼此照亮心中的暖阳。

    另一边,月郎府中。

    明月透过烛火仅有的光看着典籍,裴若鸢端来了自己煮的莲花羹,贴近门沿处且看到明月一身清朗,他穿着的浅色睡袍,颇有股仙随之风,干净的一张脸和俊雅身姿可真是莲花般洁丽纯净。

    她欲要推开门时,方才看清桌旁还坐了个人,不由停住了脚步。

    那人背对着她,身形颇窈窕,手上拿着披风正轻轻地给明月披上,动作极致细心,她似乎怕明月着凉,撩开明月细碎的额发,为他拭去额间沁出的细密汗珠。

    不是别人,正是伏清子,方才那一幕,她再体贴不过了。

    蓦地,明月伸出手挡了挡,一把抓住了伏清子的手,想来力道似是惊人,伏清子面上表情僵硬。

    伏清子的上下唇微微翕合,不晓得说了句什么,但见她那背脊一僵,似乎怔住,心中很是明了。

    裴若鸢缓缓后退了几步,转过身来欲要离开,却又顿住了脚步,她不知在纠结什么,只是当下不便进去,内心里也十分复杂。

    也不晓得里边儿,他们究竟说了什么,伏清子却独自出来,恰巧与裴若鸢相撞。

    伏清子面色暗轻,她浅浅回头看了看房里头的明月,又转而心虚地看着裴若鸢,她小声道:“明月在里面看典籍,不便被打扰,裴姑娘还是明早再来吧。”

    听闻伏清子这么一说,似乎裴若鸢没有资格来见明月,反而她可以在明月了看典籍之时,随意来打扰。

    裴若鸢岂是好说话的女子,她听得出来伏清子的用心,便浅浅微笑道:“姑娘可能是误会了,我来此并非是打扰月郎,而是给他送一碗莲花羹以便致谢。”

    伏清子没有及时开口说话,而是定定地看着裴若鸢,然后挑了挑眉,不耐地道:“裴姑娘,明月看典籍不喜欢有闲杂之人烦扰,裴姑娘还是不要给自己找罪受,毕竟打脸很痛!”

    裴若鸢感受到伏清子的敌意,她不甘示弱,继续道:“打脸?我从未有过。倒是姑娘你,可有些自知之明否?方才我见着姑娘被月郎打发了出来,姑娘方才说的闲杂之人可算上姑娘否?若是不算上,那可要收回方才的话才好。打脸真的很痛!”

    “你……”伏清子有些气急败坏,一时没话可说,竟是被裴若鸢打败了。

    裴若鸢不想与她再纠缠,端着莲花羹挤了进去,而伏清子眼巴巴地看着裴若鸢,心中似乎又燃起了恨意,心中暗念:“裴若鸢,我管你是否和千年前的逸萱有关,你逃不掉我的魔爪,不久的将来,你会求着我绕过你!”

    裴若鸢将做好的莲花羹轻轻放到明月的桌前,也不说话,只静静地坐在明月对面。

    明月看的极为认真,分明没有看对面一眼,他不耐地道:“我不是让你回去吗?你又有何事?”

    “啊?月郎?是我。”

    明月这才知道原来方才进来的不是伏清子而是裴若鸢,他的态度变得真快,一晃就变得友好。

    “原来是你啊,方才看的太认真,有些失礼,还请裴娘子见谅。”

    裴若鸢笑道:“无妨,我给月郎端了碗莲花羹,是我方才做的,也不知合不合月郎的口味,更不敢打扰月郎的雅兴,故此默默坐着没有打扰。”

    明月和煦一笑,他笑而不语,而是温润地将桌上的莲花羹端了起来,自己细致地喝了好几口,继而赞道:“嗯,好喝,真的好喝。没想到裴娘子手艺如此精妙。”

    “月郎喜欢?若是喜欢尝,我可以给月郎常做。”裴若鸢暗喜。

    明月清朗,他根本不拒绝裴若鸢,而是对待逸萱一样对待着她。

    “好。”他只欢喜地答应,裴若鸢却笑得十分迷人自在。

    接着,她又问:“不知月郎看的是什么?”

    明月将典籍遮了遮,随口道:“没看什么,只不过是些古籍罢了。”

    其实明月在看典籍术法,而作为凡人裴若鸢万万不能知晓,明月亦是不可暴露出自己是神仙的身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