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15章 天后与天帝
    裴若鸢不再多问,仅与他相视一笑,不过多久,她便回到自己的房中歇息去了。

    天界中。

    月和喜神在自己的月和殿寂寞的很,他正愁没人与他唠嗑时,明月却现身到他的面前。

    “咿~老夫的好外甥~”月和喜神眯着眼凑到明月的面前,细致将他上下打量一番,不免啧啧称道:“呀呀呀,好娃娃,你怎的瘦了?在凡间吃不好睡不香嘛?”

    “倒也不是,明月只是思劳的较多罢了。”明月笑着说。

    “你这娃娃就会说实在话,你父帝还真心狠,给你那么大的任务和压力,他倒好,在天界过的逍遥,也不曾问问你关心你。哎……”月和喜神不由叹息,还未顾及明月此刻的感受,只是方才感叹什么便说什么。

    当月和喜神转而看向明月那惆怅的脸,才知晓方才说出来的话没有顾及到他。

    “好娃娃,你舅父我没别的意思,心直口快,真真给你打抱不平,罢了罢了,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让它过去吧。”

    见明月没有接话,月和喜神面色凝重深深瞧了明月一眼,“你母神连连醉酒,还是去看看的好,这个时辰想必还未睡。”

    明月叹息,走向殿外,眸向北斗星辰,万年示北、不移不转,抿唇道:“看来,母神又是因为父帝才会如此……”

    月和喜神跟了过来,连着摇头,“我这大妹子,其实性子刚烈强势,你父帝他……哎,他们可真是一对冤家!”

    明月看着月和喜神,面色凝重地问道:“我母神当初如何与我父帝走到的一起?难道不是舅父您的牵线?”

    月和喜神解释道:“非也非也,老夫可没有给他们牵线,当年你父帝东征西讨,欲要借助我们麒麟族的力量,你母神贵为麒麟族的公主,便与你父帝就此相识。说起来,倒不过是你母神曾用过心,你父帝的心可不在你母神身上,哎,奈何……情深缘浅……美好的情爱之事必须是两者皆欢喜才好!”说着,他又不禁地感叹。

    明月却记住了方才的那句“你父帝的心可不在你母神的身上”,这犹如一重雷电打落在他身上般,他不由地问道:“我父帝的心在水神那里吧。”

    月和喜神欲言又止……也不知该如何说才好,但也算是默认。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天界的天帝对镜蘅水神十分特殊,对镜蘅水神之子姜重凌更是放纵疼惜,倒对自己的孩子一点也不上心,尤其是对明月,苛刻的很。

    明月心中早就明白,他瞧着月色,轻声道:“我去看看我母神,这就告退。”

    月和喜神微微点头,便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那个孤落的背影。

    明月来到天后的寝宫,仙奴们早早就退下了,只留下天后独自借酒消愁。

    明月捡起地上的酒瓶,看到天后躺在地上微醺的样子,他既气愤又心塞,不免冷冷地道:“母神日夜如此,父帝可知晓?若是不知,母神如此岂不是不划算!”

    听到是明月的声音,天后如醍醐灌顶般坐了起来,目光惊喜,抱着明月的面颊,笑道:“我的好儿,你可是让母神牵肠挂肚啊,今日怎么来天界?你不是在凡间吗?”

    “凡间现在亦是深夜,夜深人静,明月闲时便回九重天看望母神。母神近日可好?莫非连连如此?可是因何事借酒消愁?”

    天后嘴角一沉:“还不是因为你父帝。”

    “父帝……又怎么了?母神在天界威望不比父帝的差,如今麒麟族在天界的权势极大,母神还有什么可愁,更有什么可与父帝去争?难道不能心胸放宽,淡然一切吗?”

    “淡然?如何淡然?麒麟族势力壮大皆是应该的,这些年,麒麟族死过多少氏族,全都是为了天界,为了你父帝所谓的霸业!如今无法难意平的则是你父帝背着我想要削减麒麟一族的势力,欲要让姜重凌接管火神之位!”

    接着,天后摸着明月的脸,心疼地道:“儿啊,你是母神的心头肉,是你父帝唯一之子,将来天界的天帝之位非你不可,千万不能让旁人夺了去,你可多留点心眼!姜重凌狡猾的很,你千万别上他的当,在你的父帝面前依旧要隐忍。不要着急,母神会为你解决一切!”

    明月十分无奈纠结,他不愿看到自己的母神如此扭曲,更不想辜负他母神一片期望,只好硬着头皮,挺起脊梁:“母神放心,明月会保住当下的梦神之位,只是还望母神心放宽,纵使父帝如何排挤打击我,我依旧是他的骨肉,父帝一定会传我之位。”

    天后收手,动作表明了此刻情绪,她眉眼皱着道:“你想太多,若你父帝有这个想法早就立你为储君!可他没有这么决定,一路变着法提拔姜重凌,还削减我族势力!”

    明月叹道:“母神,你还是先起来吧,地凉,莫要再如此了。”他将天后搀扶起来。

    天后一跌一撞地坐在床边,然后道:“明月,你在此陪母神说说话可好?”

    明月点着头,没有开口说话,尽是听着天后嘀咕。

    “多年了,他还是不肯与我好好说过话,好好看我一眼。我真后悔,后悔……”她看了看明月,才没有说出下句话。她当然后悔当初与天帝成亲,她知道天帝一定是利用自己一族的力量,才与她婚配,并非是真心,她也深知天帝一直将水神放在心里。

    明月却疑惑不解,问:“素月比我大,为何天妃没有做天后之位,而是母神作为后者却成为了天后?难道父帝果真是利用母神麒麟族的力量?”

    “是,这也是我的父亲在当年提出的要求,不若,不肯让麒麟一族誓死护卫天帝陛下。嫣姒比我早嫁给天帝,她身份低等,不过是天帝身边的小神,当年你父帝还是殿下的时候便筹谋天帝之位,嫣姒护他身边与他一起,天帝念她一片痴心忠诚便纳为妃。”天后道。

    听着方才提起天帝在做殿下的时候就在筹划天帝之位,明月不免自愁:“我曾听父帝的天帝之位是篡位而来,皆是傲袁神将的效力,也不知真假,莫非父帝的这天帝之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