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17章 冰毒(你意想不到,后文揭晓)
    “怎么如此冰凉?”

    素月仙子先前看过,她凑近来又接着察了察,竟没想到明月的身子更加冰凉!

    她神色诧异:“怎么……怎么越来越凉?这究竟……”

    紫阳仙君摇着头叹气,没有言语,而是默默为明月把脉。

    仙君可是一把汗不断地往下落,手脚分明没有停过,明月丝毫没醒过来。

    素月仙子在旁不断地问:“仙君,梦神如何了?究竟是怎么了?”

    仙君没有作答,只顾着忙碌不堪。

    随后,素月仙子携了几位仙奴正前往天后所在的寝宫,将明月与紫阳仙君撇在了云虚宅。

    她飞过一片金芒霞光,隔着连绵起伏的云彩,不知是否是她看到的错觉,竟觉得九重天上天后寝宫的那道金光多了层透明白色的结界。

    来到寝宫殿外,真正才看清果真是有一层结界……

    这时,掌门的仙侍将结界笔拿出来,再将结界划开一道口子,这才走过来,施礼后才问:“素月仙子来此找天后娘娘是有何事?”

    素月仙子一开口便先问:“母神为何布了结界?”她神色凝重。

    仙侍应道:“素月仙子有所不知,天后娘娘近些时候心情不顺,总是酗酒,布结界只是为了不想被打扰。若不是看在素月仙子来了,我们则是连来问一声也不会问。”

    素月仙子这才明白,她焦急地道:“有劳仙侍进入通报,梦神殿下他……大病不起!怕是……不妙!还请天后娘娘看看去!”

    “好,小的这就去通报,素月仙子稍等片刻。”说着,仙侍便用结界笔关上了结界。

    素月心乱如麻,焦急地左右到处走走,她比谁都着急,毕竟,明月与她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弟。关系甚好,在天界互相照顾。

    不久后,天后走了出来,掀起袖子便将结界打开了,她肃穆问道:“梦神到底怎么了?昨儿不是好好的吗?”或许是昨天之事,天后还在气头上。

    素月仙子固然不理解天后这般态度,难道不心疼自己的儿子?

    素月并非是个直言者,心里面明白,但嘴上不会出言不逊!她不紧不慢地施礼,然后道:“母神,梦神他……全身冰凉,迟迟不醒,紫阳仙君正在为之诊脉,情况恐怕不妙,母神快看看去吧!”

    “全身冰凉?”天后惊诧,又是肃穆的可怕。

    素月仙子应道:“是,母神可知这究竟是怎么了?”

    天后顿了顿,她似乎知道,却不肯说出,只是心里嘀咕着:“莫非是……我体内的冰毒?不可能,若是如此,明月早就突发,为何到如今才……”

    素月仙子见她迟迟不说,又提醒了一声:“母神?母神可知晓?”

    天后却是十分冷漠,瞥了一眼才道:“本座怎么会知晓?先带本座去看看吧!”

    言毕,还未等素月仙子先带路,天后却趾高气扬地先走一步。

    回到了云虚宅。

    天后看到明月虚弱躺在床上,瞧着那个样子,她甚是心疼,又摸了摸明月的面颊,忽地瞪大双眼,紧张了起来。

    紫阳仙君见状,连忙揖手,问道:“天后,怎么了?”

    天后似乎有什么事隐瞒着大家,她冷声道:“仙君留下,雪女,这儿暂且没你的事。”

    素月仙子点点头便退出了房间。

    随后确定只剩他们,天后娘娘才开口道:“当年我体内有冰毒,后来生下明月后,原本以为冰毒会转移到明月身上,可几千年来不曾见他如何,竟没想到……居然在这次发作!”

    “冰毒?”紫阳仙君很是不解。

    “冰毒便是冻结全身,致使昏沉不醒,亦会耗去灵力,若是不及时……恐怕就等同了废人,但可以转移,只是转移的方式,目前还未知……”天后感觉不妙,神色肃穆,心中却十分惆怅。

    紫阳仙君突然想到,提出:“老朽倒是知道九殿,他身子冰凉的很,想必能克制住冰毒!”

    天后娘娘被点醒,再三确定:“你是说灵冥界的九殿王子陆秧?仙君是否确定?”

    “老朽不敢确定,但九殿与梦神殿下关系甚好,兴许会为殿下试一试呢?倘若成功了呢?”

    “可是……陆秧是平等王之子,此事还得和天帝商量商量才好,万万不能为一己而惹大祸。虽说,明月是本座的儿亦是十分重要,但本座还要考虑周全的才好。”

    “是是是,天后娘娘心思缜密,老朽佩服!”紫阳仙君话音刚落,天后闷声不响转身就离开了。

    天后娘娘刚至九霄宝殿门外,便闻一阵钟鼓的琴瑟之音,看门的仙侍拂尘一摆喊喏:“天后娘娘到。”

    还未听得天帝的回应,天后却神情肃穆,庄严地走向大殿,众仙家们唱喝的高兴,一时还未发现天后面上的波澜。

    殿心之中有一司乐的仙倌正背对着天后铮铮奏乐,更是不知天后此刻来到大殿的神色,周遭两溜几案旁诸仙济济一堂有说有笑的,想来正在赏舞。

    天帝更是没管天后,闷在正座上饮酒。

    “天后娘娘来得正好,素闻天后娘娘会舞,今日得了只嫦娥仙子的琴,正好请天后娘娘品评一二,随着众仙高兴,可否赏个舞……”这位的面容表情看起来与月和喜神一样喜趣的神仙一派兴致盎然,他一向是不懂察言观色,有什么说什么,又顶着大胖肚子呵呵大笑。

    天后冷道:“你们和合二神怎么就只有你在?怎么?凡间的夫妻感情不需要你们管了?怎么这么闲时在此言笑?”

    他却在瞧见天后娘娘身后的月和喜神时,话语一顿,面色疑惑。原来是月和喜神在天后的身后给他使了眼色,还好月和喜神察觉出天后娘娘的神色不好。

    月和喜神连忙凑到他们中间来,对天后道:“哎呀哎呀,既然来了,就好好坐下,有什么事不能事后再提?”

    天后没有理睬,而是推开了前面跳舞的仙女们,正是因为这样的举措,所有的仙家们停了手,仙女们见状便往天帝那儿瞧了瞧,直至天帝摆手后,她们才敢退下。

    天后嘴角噙笑一眼望着天帝,瞧见他后眼尾一勾,生生将脸拉得飞流直下三千尺一般,好似看着他如同自己的敌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