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18章 大殿质问
    天帝放下青玉的酒杯子,与天后冷眼相对,月和喜神瞧着氛围不妙,连忙给在场的诸仙摆手示意散席。

    诸仙则是闷声不响地离开,他们便是看到天后一副怒脸,再不走恐怕是遭殃,若是被天后抓住个什么罪行,不是削仙籍贬入凡间做个普通之人就是带到徐川之地自生自灭。

    敢问何等仙人胆敢?他们在天界习惯了逍遥快活,虽说各个有仙阶有职责所在,却也不用受凡人那般百灾病害。

    月和喜神疏散众仙离开后,他便转身正要往大殿门口去,却被天后叫住了。

    “兄长莫走!”

    月和喜神诧异,他们夫妻二位之事莫非需要他留步解决?

    月和喜神没有回应,而是回到先前的位置站在那儿不言语,只察他们神色,只见天帝冷眼片刻,月和喜神又转而偷偷看向天后,天后亦是如此看着天帝。

    二位谁也不肯开口先说话,月和喜神连忙岔了话:“哎呀,你们这是干甚?有何事敞开的说不好吗?”

    接着,月和喜神看向天后,问道:“馨辞,你先说。”

    “今日我让兄长来评一评,看看欲要统一六界霸业的天帝陛下是否是个称职的父亲!”天后的语气带着很重的情绪,月和喜神没有回应,天后却接着道:“不知天帝笙箫可还好?可知晓梦神在何处?”

    天帝固然是不知明月怎么了,只知道明月在凡间,他严肃且斥语相对,“明月被本座派去凡间有任务,天后突然问这个做什么?在大宴之上打算唱哪出?”

    月和喜神看着他们就要吵起来,连忙上前一步制止,岔一句:“哎,你们有话好好说嘛,干嘛吵起来呢?馨辞,你慢慢说,说清楚,明月那家伙到底怎么了?为何突然问这个?”

    其实月和喜神知晓明月昨儿已经回到天界,只是还不知明月中了冰毒未醒。

    “兄长听好了,我儿昨儿就回天界看我,今儿却未醒,紫阳仙君亦是束手无策,他手脚至全身发凉,一动也不动,敢问天帝在九霄宝殿又是干什么?看仙女们舞跳?或是作乐?天界政事无须天帝理会吗?”天后一字一句说的那么愤恨不已。

    月和喜神听的出来,天帝面上却毫无有意外之感,仿若明月如此,他并不心疼。

    且看天帝如此,天后的神情目光显得愈发的愤然,在九霄宝殿金光四壁之下映落的脸颊,暗沉。

    天后忍不住道:“天帝怎么不说话?可知我儿中了冰毒!”

    天帝吃疑,微张嘴唇,不拢嘴:“什么……冰毒?”

    “怎么?天帝不知道?这冰毒难道不是天帝当年趁我不注意之时所做的手脚嘛?当年我怀有子嗣,明月出生后,我体内的冰毒被转移,如今却转移到了明月的体内!试问天帝,你这么做意欲何为?莫不是想要削弱我族再赶尽杀绝?”说着,天后的眼尾再次一勾。

    天帝着实疑惑,他愣住,真正一副被冤枉一样,却依旧不肯放下软的态度,冷声道:“你是怀疑本座?请问天后,本座这么做对本座有何好处?”

    尴尬且紧张的气氛再次发酵,月和喜神在旁左看右看也不知该帮谁说话,一个是他的妹妹贵为天后,一个是他的妹夫贵为天帝,二位皆不能怠慢。

    他思来想去,终是决定化解他们此刻的矛盾,便道:“好啦好啦,不要吵了,我总算是听明白了。我看是一场误会,馨辞,泽玉(天帝)怎么可能这么做?明月是他的亲子又是我的好外甥,怎会加害你亦或是明月?再者,你们是夫妻,相处陪伴了几千年,泽玉若想对你怎样恐怕早就用了千种万种方法!”

    月和喜神说的不无道理,天后却根本听不进去,她直接唤天帝的名讳泽玉,“泽玉,你扪心自问!我麒麟一族效力天界,哪次不是冲锋陷阵,哪次不是誓死扞卫?莫非你当年利用我得到我族的支持,结果让你满意了,你倒是想要灭了我族不成?若是如此,我可回族恳请我父王收兵!”

    月和喜神连忙阻止:“哎呀别冲动啊!不要什么事就惊动父王!”

    “兄长很早就在天界做逍遥神仙,看不到外面的残酷!数年,我族为效力天界东征西讨死伤无数!父王很是心疼,若不是我贵为天后,恐怕父王是不肯如此的心甘情愿了!”尤其是最后一句,天后特意说给天帝听。

    天帝终于开口道:“本座不可能伤害你们!不论你信不信,本座没做过这种事!”

    “哦?没做过这种事?泽玉,你精通水系法术,生的女儿会冰系法术,想必你一定会知道冰毒!不是你做的会是谁?”天后咄咄逼人,不肯罢休。

    天帝懒得多解释,只甩袖便离开,天后气得双目发红,怒道:“泽玉!若你还是个好父亲,就应该去看看他!”

    天帝已走远,也不知听到否。留下的月和喜神唉声叹气,也不晓得和天后该说些什么好,只顾着摇头叹息。

    “兄长叹什么气呢?”天后问道。

    既然是天后主动问,又是亲兄妹,月和喜神自然是毫不避讳地道:“你和泽玉当真是合不来,也不知是苦了你还是更苦了明月,他才是你们之间最为难的那一个!你和泽玉都只是为了自己,却从未真正考虑过明月的感受!”

    月和喜神似是点明了一切,天帝与天后皆是为了自己,哪怕是天后心中有天帝,却不也是为了自己而去争不平之时,为了自己的地位被巩固,逼迫明月做自己不想做的事。奈何,这一切都是帝王家悲剧的人生!

    天后思虑了半响后才彻悟,她丢了一句“多谢兄长点明”后便迅速离开了九霄宝殿,只留得月和喜神独自待着。

    月和喜神摇着头不禁叹息,去到几案旁抓了一把西域葡萄干,又干了一杯琼浆,不禁地感慨:“老夫何故操心?倒不如继续逍遥自在的好!”

    “想要逍遥自在还不简单,干脆与我们游历游历人间?”

    后面传来和合二仙的双双之音,他们二位的声音分辨不出来,就是连体型,性格解释相同,唯有样貌不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