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19章 和合二仙
    月和喜神正凝重思考和合二仙的话,他转过身仔细将他们一望,原来他们是长了一身肉乎乎的大肚皮神仙,原以为天下断没人能赛得过赤脚大仙的珠圆玉润了,今儿此番一对比,才知何为宰相肚里能撑船,他们那肉肉的肚皮此时正上下颤抖。

    月和喜神镇定道:“你们怎么进来的?不是散席了吗?要说没有眼见力,这天界就只有你们当属!天帝与天后争论,你们还敢来?辛亏天后方才离开了!”

    和合二仙其中一位道:“喜神说笑,我们定是确定了天帝天后离开才进来的,想要邀请喜神同我们一起下棋如何?许久不曾聚聚,难得今日这么大好的机会,何不珍惜?”

    月和喜神哪有什么心思下棋?说是想要逍遥自在,怕是这仅是活在梦里的目标罢了,真正的,他怎会撇下自己的好外甥?

    “哎,老夫怕是没了心思啊,老夫的好外甥大病,天帝天后夫妻二位关系变得紧张,麒麟一族的未来堪忧啊!老夫……哎,头一次这么操劳!可怎好?”

    他真想求诉一番,如此便能宽心,可哪有那么的容易,和合二位根本无法理解体会月和喜神的心情。

    他们倒是毫无察觉出月和喜神此刻的惆怅,果然不愧是天界最没有眼见力的!

    其中一位笑哈哈地道:“正是因为没有心思就要寻一番快乐的心思,将那些不愉快的统统忘掉岂不更好?若是什么都在意,可不把自己愁死?一切无法逍遥自在的无非是自己不给自己机会罢了!不若下下棋找找乐子,无事下下凡间游历一番。”

    说起凡间,另外一位蹦哒了出来,热心道:“对对对!喜神不知,凡间有太多有趣的事与人,有许多好吃的东西,不若下完棋我们就下凡间去?”

    “下凡间?”月和喜神先前就有这个想法,根本无须他们诱惑,只是那么久不肯下定决心下凡间固然是心中有放不下的忧虑。

    他继续道:“不可,天界自是有天界的规矩,有规矩就要遵守,无规矩就得罚,否则规矩就是摆设!小仙不可私自下凡太久,若要下凡必须上报请示,否则是要被囚禁起来,和合二仙可是想被天帝关起来?”

    和合二仙方才说的话却也是暴露,他们当真是下过凡,或许下凡的次数较多,又是天界里不算太大的神仙。他们互看一眼,随后就将月和喜神拉拢了起来。

    月和喜神被他们拉到角落里,生怕隔墙有耳。

    他们小声道:“喜神是天帝的红人不是?又是天后的兄长,天界的上仙,要想下凡岂不是分秒之事?也不需要遵守这条天规,而我们二位着实喜欢游历凡间,奈何我们是小仙,咱执掌凡间的任务差不多,何不将我们带带?一同下凡看看?”

    “带你们下去不是不可,只是老夫毫无心情可言纳。”月和喜神十分纠结,最终还是决定将愁思继续下去。

    和合二仙不便磨叽,拉着月和喜神往他们府上去。

    府中的小院儿墙角柳花爬藤,枝头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便是梨花。

    “喜神,您看。”说着,和合二仙在院里的一面桌上幻出了一面棋。

    月和喜神欲要拒绝,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已然是摆了出来,却被和合二仙制止住。他们强硬地将月和喜神往凳子上摁,嬉皮笑脸地道:“我们在此下下棋,切磋切磋,快别拒绝我们。”

    月和喜神实在是拒绝不了,只好硬着头皮与他们一同下棋作乐。

    约摸一盏茶的工夫,月和喜神就已连连赢他们几盘,他将棋子放置一旁,一副疲倦的样子:“就这样吧,下回再陪你们下棋,我得去看看我那好外甥。”

    “暧,那么急干嘛?不如看完梦神后再同我们下凡去,如何?”他们说的十分兴致,但月和喜神确实是毫无兴趣可言,他哪有什么心情?

    月和喜神平日里常眯眼笑,却在这时一下子拉沉了脸,这和合二仙着实不会察颜观色。

    他没有回应,而是不予理睬,扭头就消失了。

    他来到云虚宅,且看到天后也在,原来,天后守在明月身前多时,那担忧的眼神,憔悴的面容和黑眼圈足以证明天后娘娘的挂心。

    “馨辞,你一直守在这里吗?”

    “兄长?”

    天后没想过月和喜神这个时候来,及时一个反应便起身站起来,面色诧异。

    月和喜神喊道:“馨辞,当下的莫要多想多以身体为重,此事应该与天帝无关,事后,慢慢查。”

    天后始终是觉得当年用冰毒的是天帝,她质问道:“那么兄长觉得会是谁呢?”

    月和喜神思忖了一会儿……他摇着头道:“这个……我一时想不到,不过,我会和你一起查清楚,你也别着急,不要等到明月还未醒,你也倒下了!”

    天后转眼将明月再次一望,继而叹道:“有点乏了,我晚点再来看他。”说着,她便离开了房间。

    月和喜神凑到床边,看着明月睡躺不醒,感慨一下:“哎,你若是不醒,舅父连一个陪老夫说真心话的都没有。”

    话音刚落。

    素月仙子端来了些火盆提到月和喜神脚边,温声道:“听仙侍仙奴们说喜神来此,我便将火盆带来暖暖,昆仑冰寒,四季皆冷,可真是委屈喜神。”

    “无妨无妨,老夫是来看明月,一会儿就走。昆仑来的甚少,但不觉委屈。素月仙子依旧如此体贴,天帝真是好福气,有这么一位美丽温柔的雪女。”

    “哪里,父帝的福气则是因为有梦神这么一位帮手。他聪明绝顶,才智过人,天界难得的俊才。”素月仙子谦逊道。

    按照从前,月和喜神不免会夸赞一番素月仙子,说她懂事谦虚,礼貌又温柔。可是现在,他却干笑一声,没有接话,似是心里藏着什么没有说。

    素月仙子观察的出来,不免直言疑问:“喜神怎么了?是素月方才说错了话吗?”

    只是,月和喜神觉着素月仙子那番谦虚有些过,他又但愿是自己想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