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20章 月和喜神下凡(一)
    “老夫是觉得素月仙子谦逊低调,其实无须如此,你与梦神关系甚好,在老夫看来,你们二位都很优秀。”

    月和喜神刚说完,素月仙子半蹲施礼,再道:“多谢喜神,其实谬赞了。素月怎能与梦神相提并论呢。”

    素月仙子依旧如此谦虚,月和喜神也没再说些什么,看了几眼明月后便提道:“老夫还有事,烦请素月仙子好生照顾梦神。”

    她欠了欠身子,道:“喜神放心,素月必会好好照顾梦神的。”

    “如此甚好,甚好。”言毕,月和喜神离开了云虚宅。

    刚回到月和殿,又看到了和合二仙,他们堵在殿门外不让月和喜神进去,简直是个赖皮。

    月和喜神拿他们没辙,也知晓他们为何如此,喜神摇着头无奈道:“哎,也罢,老夫带你们下界。”

    一听,和合二仙欢喜地鼓着掌,迫不及待地拉着月和喜神往凡间去,一个腾云驾雾,飞出天界。

    来到凡间,月和喜神果不其然东张西望,根本就无暇顾及和合二仙,哪知和合二仙顽皮的很,刚一下凡便趁月和喜神正应接不暇时转身消失不见,他们则是偷偷离开潇洒去。

    月和喜神回过神后便没看到他们二位在身旁,不免左顾右看,一脸的愣然。

    他来到长安集市上,且看着些许大汉挑着扁担梁子。有的卖些田里挖来的红薯甜瓜,有的则是挑着大斤大斤的肉往回赶。

    集市上络绎不绝,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喧闹的很。月和喜神且听到斜角对面年轻的汉子大声吆喝:“来呀来呀,新鲜的甜瓜,快来看看呀。”

    月和喜神一脸好奇地凑过去,围着那年轻汉子买瓜的人甚多,年轻的汉子看着月和喜神站在那儿仅望着却不买,便嚷嚷道:“官人快来看看,新鲜的甜瓜,刚从田里摘的,好吃的很,要不要来尝尝?”

    经年轻汉子这么一说,月和喜神终于决定买下。他看着这瓜呈白色,不晓得叫什么瓜,只是尝了两口就爱不释手,连吃不断。

    年轻的汉子期待的眼神看着他,问:“官人,如何?好吃吧?”

    年轻的汉子自当是想要得到他当场的满意与夸赞,那样会吸引源源不断的人来买。

    月和喜神伸出大拇指称赞道:“嗯!好吃,这瓜甜的很呐,老夫吃的开心,不知这瓜名叫什么?”

    “就叫白香瓜,味道可口香甜,官人吃着开心就好。”年轻的汉子憨憨一笑,换谁都会笑的如此开心又真实。

    没想到,月和喜神再多吃两口忽地捂住肚子,手里的白香瓜摔在地上噼里啪啦的碎一地,他面色痛苦难堪,捂住肚子疼道:“不好,这瓜是否不干净?老夫怎么……怎么吃着肚子疼,哎呀。”

    他刚说完,旁边的几位正买瓜的人统统将瓜放回,各个跑的比兔子还快。

    年轻的汉子感到痛惜,好不容易招揽过来买瓜的人,却被月和喜神给弄砸了,一时心里不爽快便责怪道:“你这老家伙怎么这样?方才吃这瓜还夸瓜好吃,怎么现在又喊肚子疼?你看,把我的客都给赶跑了!快走快走,别挡我的生意!”

    月和喜神来凡间甚少,更是不知这行商之人最忌讳的是这般影响他们的生意。他捂着肚子不想多计较,匆匆离开。

    着实是肚子闹的厉害,月和喜神误撞到裴若鸢。

    裴若鸢出来依旧蒙着面纱,毕竟面容还未好。这时,已是日中,她在集市上买来了许多的食料,欲要回去给明月做顿可口的膳食。

    “哎呀,疼啊,肚子疼!”

    裴若鸢听到他在那儿惨叫着,她本是觉着此人无礼,可见他这般情形又不得不管,她问道:“前辈,您这是怎么了?需要我们帮忙吗?”

    月和喜神也没顾上仔细看她,只摸着肚子难受道:“姑娘,能帮老夫问问看,附近哪儿有茅房?老夫这肚子疼的厉害,实在是憋不住,憋不住啊!”

    惹得在旁的小曲不免捂住鼻口掩饰着即将冲口而出的笑意。

    裴若鸢见状,对小曲严肃道:“小曲,你快扶着前辈。”小曲听后立刻严肃起来然后照做。

    接着,她道:“前辈,这附近哪儿有茅房我不知晓,但前面不远处是我朋友的宅院,不若给你借用?”

    “好好好……那便好!多谢姑娘了!”

    月和喜神心想着总算遇到个好心人,总算是撞见了个好姑娘。

    待月和喜神借用完后,且仔细将宅院一看,满处的院子风格与明月相似,作为明月的舅父,他自然是一眼认出,但还是再三确认一下,他问向裴若鸢,“姑娘,老夫多嘴问一句,姑娘的朋友姓甚名谁?老夫要好好言谢一番才是。”

    裴若鸢笑道:“前辈客气了,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我的朋友是长安美男画师月郎,前辈是否听说过?”

    月郎?那便是明月。月和喜神一下子就猜出来了,方才裴若鸢一问,他配合的极好,连忙点头:“听说过,月郎是个俊美无双的才子,琴棋书画精通,文武双全。”

    裴若鸢微微一笑,“原来前辈听说过,看来前辈似乎也十分关注。”

    她这么一岁哦,月和喜神这才仔细注意到了她。

    “不错不错,老夫远远就瞧着女娃娃长得讨喜的很,虽说戴着面纱,近前一看,不仅长得灵光,心肠还这么好呢。”他那笑眯眯的眼想来十分显现的满意,余笑持续了约摸一盏茶的工夫,笑够之后,方才上下瞧了瞧她,摇着头将她评头论足了一番,又道:“你这女娃既如此心善友好,不若老夫赏你个东西当作谢礼!”

    裴若鸢遂觉得有亲切之意,她清雅一笑:“多谢,不知前辈赏我什么?”

    月和喜神上下翻滚一找,找的好似十分吃力,生怕她等不及便说:“女娃不急,待老夫先找找。”

    半响后,他终于掏出了一根红线,然后道:“这是根红线,赏给姑娘。若是看中哪家郎君,就将此绑在手上,这样,你们就能被拴在一起。”他热情又开心地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