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21章 月和喜神下凡间(二)
    裴若鸢将红线攥紧也没说什么,只是盯着红线看了半响。

    月和喜神疑惑问道:“女娃娃在想什么?”

    裴若鸢低头一笑:“恐怕是要辜负前辈的一番好意,我已有了婚约,这红线倒也不起作用。”

    闻言,月和喜神连连摇头,眉心几不可察地掠过些许纹路,“可惜了可惜了,不知却是许给哪个好命的郎君啊?”

    “杜相府的七公子杜云鹘。”裴若鸢答的不冷不淡。

    月和喜神手靠背掐指一算,似乎一震,“就是那个右相最宠爱的公子?”月和喜神将手放在背后沉思半晌,不待裴若鸢答话却又对她喃喃道:“若真真嫁得他倒也没什么,只怕……”似是在与她说话,又似是自言自语。

    裴若鸢接着他的话问道:“只怕什么?”

    月和喜神一副高深莫测的目光投向她,又摇着头说:“罢了罢了,老夫不过时随口一说,不必在意。”

    正是如此,裴若鸢才真正觉得月和喜神有什么瞒着她不告诉,她也没再追问,只将方才的对话记在了心里。

    “昂,前辈一会儿准备去往何处?可还记得家里的路?”裴若鸢问道。

    月和喜神听着这是在赶他走,他撇着脸道:“怎么?这么急迫地想赶老夫走?”

    裴若鸢连忙摇头摆手:“哦,不是,前辈误会了。若是前辈想要在府中多留片刻也好,当下未吃午膳吧,不若……”

    裴若鸢话音还未落,月和喜神听着吃午膳就连忙摇头:“不了,老夫肚子难受,吃不得了。还是清寡的好啊,不过你方才说这是月郎府,他可是明月?”

    “是,听说是姬明月,起初我甚是好奇当今大唐名门贵族哪还有姬氏。”裴若鸢回答道。

    月和喜神不由哈哈大笑,惹得裴若鸢一顿吃疑,她连忙问道:“前辈笑什么?”

    “老夫好奇你们是如何认得?倒觉得你与明月般配的紧,不若别嫁给什么杜七公子了,就嫁给老夫的明月如何?”月和喜神说的一派轻松。

    裴若鸢问道:“哈?前辈的明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月和喜神下了凡间便是黑发,更是个妙男,他弯起月牙眼睛可可爱爱的,只是声音丝毫不年轻,裴若鸢只听声音才敢叫他一声前辈,但真正不知他有多大岁数。

    “明月是老夫的外甥。”

    裴若鸢大惊,居然路上碰到的这么一个似是老顽童居然是明月的舅父,她不免感到诧异,意外。

    “我看着前辈岁数并不大,起初只是以为前辈大约也就二十,没想到居然是月郎的舅父。”

    月和喜神哈哈大笑:“哈哈哈,老夫为何自称老夫?当然是有些岁数,只是面容嘛看不出来,保养的好罢了。”

    裴若鸢颇有兴致地问道:“如何保养成这个地步的?还望前辈指点。”

    月和喜神哪有保养,自是与生俱来,他活了不知多少年了,明月已有大约八千岁,月和喜神这个老家伙自然不能以千年计算了。

    他尴尬地随口乱扯,道:“说起这个保养嘛,老夫倒没有什么可说的秘籍,或许是天生的吧。”

    如此说来,真叫人羡慕。敢问谁会天生容颜不老,就算是神仙,也会随着千年万年变一次,只能说月和喜神爱笑,忧愁的事并不多,故此永葆了青春。

    “娘子,娘子。”小曲匆忙赶来喊道,样子焦急,想必有什么事。

    “怎么了?”裴若鸢问。

    小曲缓后,急道:“娘子,方才我去月郎的房间看见月郎不在,又去问其他人,他们说未见月郎起来过……那月郎好端端会去哪儿呢?这已经日中了。”

    月和喜神心里清楚得很,明月当然是回了天界,但中了冰毒未醒,他装作不知的样子,随口说了一句:“不着急不着急,指不定什么时候他出去了,若他想回来便会回来,我看午膳还是你们自己吃的好,别等他。这孩子就是这样,向来行踪不与旁人说。”

    裴若鸢心中得到一丝安慰,方才小曲的匆忙告知,她还以为明月出什么事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放心多了。前辈当真不吃吗?若是等会饿了可怎么办?”裴若鸢客气问道。

    月和喜神摆着手:“不吃不吃,老夫找个地方歇一歇就好,你们吃吧。”

    闻言,裴若鸢立刻吩咐了小曲:“小曲,快去扶着前辈找间房给前辈住下。”

    “好嘞。”说着,小曲便安排月和喜神往西方向走去,正巧被伏清子看见,伏清子立刻躲了起来,还好躲的及时,否则会被月和喜神正面看见。

    伏清子神色慌张,心中小喃道:“这……他怎么会来这儿?殿下去哪儿了?”

    想必她是去过明月的房间,见不到人,本来也没多想,方才看到月和喜神来了,心想着肯定有什么事不妙。

    担心明月是真,心里头的鬼主意燃起也是真。

    在天界。

    昆仑云虚宅中,明月还未醒来,已过了这么久的时间,无论是谁都等的焦急不堪。

    守在床边的唯有素月仙子,她帮明月撂着棉被,细心地用热毛巾给他额头面颊处擦拭。照顾的如此体贴入微。

    这时,天帝静悄悄地走入房中,素月仙子根本也没有察觉出什么,她望着明月十分专注的样子,还不禁地摇头叹气。

    闻着素月仙子这么的担忧,天帝不免开口关切:“你在此照顾梦神想必没有好好休息过吧?”

    素月仙子这才听出是天帝的声音,她连忙起身,施礼:“拜见父帝,父帝突然来此,怎么连仙侍仙奴都不来通报一声呢?看来云虚宅让他们闲散惯了,素月定当会好生整治。”

    天帝连忙扶着她,肃穆地道:“不用了,是我叫他们不要通报,怪不得他们。”

    素月仙子没再说什么,由着天帝随意。

    天帝仔细将明月一望,神色闪过一丝疼惜,却还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好像明月不是他亲儿一般。

    素月现在在旁察的仔细,晓得天帝其实心里面也很在意明月,只是有千百种的矛盾、纠结、无奈罢了。

    天帝二话不说,伸手掀起一缕仙障,此刻一道金色的光芒照在明月的额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