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26章 陆殃的内心世界
    “既然月郎能开心与前辈相聚,那你们聊,我和小曲先行回房。”裴若鸢欠了欠身子便道别离开了。

    明月不忘关切道:“裴娘子回房好好休息,空了便去看你,裴娘子放心,我一定会治愈好你面上的红斑。”

    裴若鸢礼貌回应:“多谢月郎……”言毕后,她与小曲先行离开了。

    随后,月和喜神疑惑不解地问道:“她的脸上到底怎么了?为何用面纱挡住?”

    明月叹道:“这个就说来话长了。”说着,他与月和喜神一同坐下,慢慢道来。

    另一边,陆殃在平等王府中闭门修炼,没有他的命令,无人敢来打扰他,可冷辰似是有事与他告知,焦急地等在门外。

    陆殃似乎是察觉出外边儿站着个人许久不离开,他猜出是冷辰,于是冷漠地掀起袖子便将门忽地打开。

    “说吧,找本王又有何事告知。”他冷冷地道。

    冷辰不敢抬头看他,低头微微怯道:“蓝沛找九殿有事相商。”

    一千年了,蓝沛甚少找过陆殃,这一千年,蓝沛几乎都在修炼各种邪术,又常躲在沙隐城。

    陆殃感到奇怪,突然来找他会有什么事?一千年前,他不过是顺手帮了蓝沛一把,但他也没想过要杀害逸萱。想起这件事,陆殃感觉十分气愤。

    “她要找本王是有何事?一千年了,她不曾有何事找本王,突然如此甚是奇怪,不过也罢,本王是该找她谈谈千年前那件事了!”言毕,他起身,缓缓走到冷辰面前,冷辰下意识地低头作个揖,也更是明白陆殃之意,便迅速退下,给陆殃安排好一切,他们动身去往徐川乱葬岗之地。

    不久后,来到徐川乱葬岗,果真是蓝沛找的他,她背对着陆殃,还未察觉出陆殃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

    “找本王?”陆殃不屑一诘。

    蓝沛转过身来,竟没想到,她早已摘掉了黑纱黑帽,真正的是以真面露人。

    “哼,你这么快就摘下黑纱帽,不怕被发现吗?”陆殃很是不屑,“你来此,找本王到底有何事?本王甚忙,没有时间与你多废话,有事快说,无事就赶紧走!”

    蓝沛对于陆殃的冷漠态度全然不甚在意。她轻声一笑:“沙隐城上下已然知晓我的身份,断不会泄露出去,他们皆是我爹爹的死士,我怕什么?再说,沙里城的那位魔尊在这一千年来管的甚松,加上她的废材女儿,还能察觉出什么?察觉出沙隐城魔主冒出了个女儿?”

    对于蓝沛的身份,陆殃最是清楚。当年他救了蓝沛后便将蓝沛带到了沙隐城,谁知,蓝沛却在沙隐城得知她是魔主的女儿,父女相认。起初,陆殃对于蓝沛这样的身份,是感到十分意外的。

    不过,方才蓝沛提到魔尊有个废柴女儿,则是说的是乔暮瑛。真正说到了陆殃的心头,陆殃岂会给她好的颜色,便道:“废柴女儿?你是如何觉着魔族公主就是废柴?她就算是废柴,那也是本王的女人!你不许说她!”说着,陆殃紧紧靠近蓝沛,语气带有威胁的意思。

    蓝沛后退了几步,神色凝重,竟没想到她自己口中的废柴公主居然是陆殃的女人?她仍是带有怀疑的态度,问道:“哦?你的女人?九殿一向是孤冷惯了,素日最是讨厌女人,怎么就一下子将魔族公主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

    “她是本王喜欢的女人,亦是与本王相恋相爱之人,你在本王面前说她就是对本王不敬!怎么?本王和她在一起,还要遭到你的偏见或是质疑吗?”陆殃紧紧逼问。

    蓝沛闻言,不可能不信了,她这下子才知原来魔族公主乔暮瑛与陆殃相恋。她当然是诧异。

    但她又作死多岔了一句:“可是九殿尊上莫要忘了千秋霸业!你可是助沙隐城,打下沙里城,到那个时候,或许九殿尊上是这位魔族公主的大仇人呢。”

    真正说到陆殃的心坎,陆殃一直以来也在纠结这点。蓝沛既是在提醒他,也是在暗示他们不能在一起,未来必会有不合,甚至会变为仇人。

    但依照陆殃以往的个性,他怎会被蓝沛的一言一语所影响到,他轻嗤一笑:“这就不用你担心,你还是担心下你自己吧。一千年前,你一手害死了梦神殿下的人,那只白鹤的死一直在梦神心里放着,他可是要早晚查出杀害白鹤的凶手,以目前来看,就算你修炼邪术,也打不过梦神殿下!”

    蓝沛根本不受陆殃的影响,她讥讽大笑:“哈哈哈哈哈,九殿尊上莫要忘了,那只白鹤的死,九殿尊上也有责任,亦是在那场计划里参与了。”

    “本王只不过是答应帮你们一下,当初你们可是计划姜重凌,本王行动的时候发现的是那只白鹤,敢问少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陆殃撇开一切,只觉自个儿是清白的。

    想起这里,蓝沛突然来了气,她仇恨似的目光看向它处,“都是那个贱人害的!是她利用了我们,借助我们的手达到她的目的,她的目的就是计划害死那只白鹤。那只白鹤被押入天界时,碰见了天后,天后断不会放过那只白鹤,欲要置她死地,天界的素月仙子带那只白鹤去往漫山,可是天后派的人通知我们前去堵住她们,务必除掉那只白鹤,这事也怪不得我,都是那个贱人害的,天后亦是有置她死地的心思。”

    陆殃不屑道:“你说的那个贱人就是伏清子吧?这事与本王也无关,要杀害那只白鹤的是天后和伏清子,非本王。本王不过是答应你们先前的计划除掉姜重凌。”

    蓝沛不依不饶,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是吗?但九殿尊上您依旧改变不了的事实就是,您还是参与到了计划之中,不是吗?”

    说的陆殃一时无法回应,只好转移了注意力,另开话题,“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既然陆殃问了两次,蓝沛固然是不会再卖关子了,她轻视一笑:“我这次来,是告诉九殿尊上一个好消息,沙里城的魔尊寿宴就在下月举行,九殿难道不想想计划?傲袁还在我们的沙隐城呢,他好像是你的人吧,难道九殿尊上没有可吩咐的地方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