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27章 陆殃吃醋
    陆殃嗤笑一声,摇头无奈道:“是吧,本王随心所欲,你们管不着。”

    蓝沛拿他没辙,一时也不晓得说什么好,既然陆秧如此有个性,她也不想深谈下去。

    “得了,没什么事,本王要离开此处了!”说着,蓝沛没有说过多的话,而是轻轻点头,陆殃一个跃身便是不见。

    回到府中,陆殃仔细停顿了下来,他坐在厅内发呆,忽然想起魔界之地又开始进入沙季。他便起身往沙里城去。

    乔暮瑛回到沙里城已有些时候,刚好这日,她只身一人逛玩市。

    与陆殃互明心意后,乔暮瑛不再身穿全身黑装,而是上身浅色青纱长裙,配有精美锦衣,头梳了个蝶髻。

    她来到一个卖面具的铺子前,拿了一块黑金面具,颇有兴致的样子。

    摆铺子的这位小伙大约二十多,个高,头长有两只犄角,他见乔暮瑛如此喜欢便热情地道:“公主喜欢?不如多拿两个去。”

    “奇怪,你怎么知道我是公主?”乔暮瑛十分诧异这位小伙子怎的就知道她的身份。

    小伙子笑道:“公主忘了吗?先前公主最是常来此处带领魔兵们巡视,那时候大伙儿们都知道您是公主。”

    想来也是,魔族公主在魔界可谓是身份尊贵,她又常常出去示面,固然是被魔界之人记住了她这花容月貌。

    “公主喜欢哪个?”小伙子又问道,显得十分热情,乔暮瑛不买不行,都快觉得不好意思。

    她立刻回过神,随手拿了两块面具,笑道:“多少钱给你?”

    小伙子摆着手摇头,亲切道:“不用了,公主不用给我了,就拿着吧。”

    “这怎么行呀?本公主可不愿意欠别人的。”乔暮瑛执意要给。

    小伙子接着道:“公主万万不用如此不好意思,公主看得重小的这些面具,已是给小的无上荣光了,哪里还好意思收公主的钱。公主若是喜欢什么就拿去便是。”

    小伙子如此热情,乔暮瑛也不晓得该如何再与他拉扯,身后又传来了一声冷哼的声音,“本王不在些时候,你又勾搭上了个小白脸?”

    乔暮瑛转眼一看,原来是陆殃带着气呼呼的样子走到她面前。

    乔暮瑛眨眨眼,低眸整理整理表情再而抬首委屈将陆殃一望:“哪有?我不过是来看面具,看上这几个便想带回去呢。”

    陆殃二话不说便掏出许多的魔币丢给小伙子,那小伙子眼睛如同放了绿光,拿着这些个魔币甚欢喜:“哎呀,我本不收公主的魔币,但这位王子前来替之交付,小的我就收下了。”

    陆殃不屑道:“好好看看有没有少,本王还可以跟你补。”

    “不少不少。”小伙子连忙道。根本也顾不上看陆殃几眼,双目一直盯着魔币。

    乔暮瑛转移了话题,拉住陆殃道:“不若我们去其他地方散散心?”

    陆殃趁着来往人群甚多,他毫不顾忌地搭在乔暮瑛的肩膀上顺手又将她捋到自己的怀中。

    乔暮瑛很是害羞,生怕被谁看见传到了魔尊耳里,她无奈又小声道:“快别这样,若是让沙里城魔兵看到,指不定传到我母尊耳中。”

    “你说什么?”陆殃的声音沉沉坠地,一字一顿,琉璃眼瞳恰似件上好的瓷器经人小锥一敲,裂纹迸现。

    他接着道:“你方才的意思是说,我们之间的关系你还未和你母尊说?我这个九殿尊上难道还配不上你一个魔族公主?”说着说着,陆殃松开手,显得小气。

    这时,旁边的小伙听到了他们方才的对话不禁笑了出声。

    “你笑什么?”陆殃目光冷然,如对视他这般仇敌一样。

    小伙子毫不惧色,淡然道:“原来是灵冥界的九殿王子,长得可真是英俊呐~就是颇小气,少了些耐心,公主既然没说,那九殿尊上何不耐心等等?”

    “我们在此谈论,你瞎听什么?”陆殃看起来略有些凶。

    乔暮瑛连忙制止住,一脸正经道:“你对他凶什么?他难道没有权利听我们对话吗?”

    “暮瑛……”陆殃口中喃喃,面色扑朔迷离、悬疑离奇、错综复杂,有神伤陨落之态,又似当头棒击,懵懂未回魂之态,“你这是在说本王吗?”

    “我只是说句公道话罢了。”乔暮瑛懒得多与他废口舌,气瞪瞪地走了。

    陆殃连忙上前去追她,终于赶到她的面前将她的手拉住,再把她一抱,纵身就飞走了。

    陆殃将她带到了漫山之处,乔暮瑛且看漫山的山水如画,心情忽然大好,本想使些性子却看着陆殃俊俏的脸庞便将怒气克制住了。

    “我带你出来走走,散散心情。再说,沙里城进入了沙季,我担心你。”陆殃平静下心来温言温语。

    乔暮瑛喜滋滋地道:“原来你这么关心我呀?还看不出来,你挺用心的嘛。”

    陆殃转而做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冷冷地道:“你想的太多,我不过是担心你被沙尘暴淹没,我省的还要去给你收尸。”

    说的可是难听,但乔暮瑛知晓陆殃口是心非,便难掩笑意:“是的吧?原来关心我是假,想来也是,你贵为平等王之子,一人在上万人在下,呼风唤雨,哪还有闲工夫关心我呢,我就甚是好奇,若我真被沙尘暴淹没,你何在乎一具尸体?”

    陆殃被她怼的哑口无言,他眨眨眼睛缓解此时的尴尬。乔暮瑛也觉得此刻的氛围突然有些僵硬,她连忙另开了话题,“哦对啦,你知道漫山之处有个漫山仙翁吗?”

    陆殃一字一句地复述了一遍:“漫山仙翁。”他忽地眼前一亮,又道:“好像听谁提过……”

    乔暮瑛连忙答道:“这位漫山仙翁的来历无人能知,但他一直神通广大,隐藏在山间深处不问世事却知晓许多的事!”

    还会有这样的人?

    他一时惊,一时愁,惊讶的是漫山居然有如此神人,愁的是这漫山仙翁的来历。

    但陆殃始终是那个陆秧,他只惊诧了那么片刻,却突然回神似有什么笃定在心中,波澜不惊道:“既然你说的这么厉害,不若带我去见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