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28章 陆殃乔暮瑛情定(未完待续)
    漫山甚大,如漫山仙翁这般隐居深山的神人自然是知晓的人不多。

    乔暮瑛将陆殃带到了仙翁的住处,陆殃仔细想了想后,似乎想起这个漫山仙翁是谁了。

    他突然怀疑到了什么,好似得到了结论。

    乔暮瑛见他又是一顿呆愣,便问:“你在想些什么呢?”

    “没有……”他随口一句。

    乔暮瑛没再多问下去,只见漫山仙翁也不在此处便一副毫无生趣的样子,“仙翁不在,来此便是白来了。”

    陆殃见她低落便笑着安慰道:“无妨,隐居深山的高人都是如此,行踪一向是不明,我们还是去别处走走吧。”

    乔暮瑛一下子就答应了陆殃,便随着他去了河边。

    漫山此处无风无雨,遍地细长的灯心草却轻轻摇曳,纷纷偎依向乔暮瑛脚边,有一绺细微的叹息自她的嘴角飘荡而渗入淡薄的晨雾之中,遍寻不着。

    陆殃低头瞧着她,满目的湖水微微起澜庭之际,陆殃浅浅问道:“你怎么了?有心事?”

    或许是看着一面清净的河水清澈,乔暮瑛才会在平静中理智了起来。

    她一脸严肃地道:“我们或许不会长久。”

    陆殃望着她,不晓得过了多久,似乎像一场梦境一般长,又似乎像一场梦境一般短。他追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你这是占了本王的便宜就想跑?”

    乔暮瑛抬头看天,用细柔清澈嗓音说着他听不懂的话,“或许不长久,但你仍旧是灵冥界中执掌酆都城的九殿王子,仍然可以陪着你最爱的彼岸花。而我在魔界潇洒自如,各自安好。”

    陆殃撼了撼,停顿后又伸手将乔暮瑛牵住,“不想,你居然如此愁然,想将本王甩掉不成?本王既然牵住你的手,你就不可逃掉!你这辈子下辈子都不能将本王甩掉。”他的言语悲伤却含有深情,望着她却是殷殷切切。

    乔暮瑛惊了惊,陆殃这般说,难道是真正分不开她了?

    正游移不定间,一道翠生生的影子愣是定定砸在了乔暮瑛身旁不足两寸处,她转头看了看,原来是只蜻蜓。

    “小妖在此拜见公主,公主可还记得小妖我?”忽地,这小妖化作一个人形,活脱脱的嫩男子,他热情地将乔暮瑛一拢,便亲亲热热要来拉住乔暮瑛的手,见她手上正覆着另一双手,方才顺着那手向上瞧,见到那手的主人,这只蜻蜓小妖立刻站挺了身子,整整衣襟,严谨地道:“小妖方才唐突,竟不知面前还有个九殿尊上。”

    陆殃清亮透彻的眼睛看了看蜻蜓小妖,水波不兴:“你这只小妖好生无礼,方才简直是漠视本王的存在。”

    蜻蜓小妖倒是对陆殃毕恭毕敬,这六界的礼数果然有些讲究,他先是一拜行个大礼,再而道歉:“小妖方才有错,全然不知礼节,还望九殿尊上绕过且过。”

    “罢了,念你如此诚意满满,你起来吧。”陆殃也不好继续再与之计较。

    蜻蜓小妖敛眉垂目,正经地道:“九殿尊上果然是大度宽宏呀,小妖我今日有幸,有幸呐。”说着,蜻蜓小妖又乐嘻嘻地道:“方才碰巧看到了公主,不知公主对我有印象否?”

    乔暮瑛没有说话,却是连着点头。陆殃闻言却眉峰轻轻起伏了一下,“你何时又勾搭了一个?”

    “哈?什么叫做我勾搭?”乔暮瑛不解地问,一脸茫然不知。

    看陆殃这般模样竟是有些疑窦,质疑,乔暮瑛很是不情愿地又道:“我从不勾搭谁,只是欢喜我的甚多。”

    “是呀是呀,我甚是欢喜公主呢。”蜻蜓小妖连忙道,也不知他是故意岔了一句还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既然如此,本王也不多说其他了。”陆殃转身就俏皮地扭头走了。

    乔暮瑛神思迷离,站在一方朦胧的水雾之中,天边干净美好的云朵瞬间与之相映衬。

    蜻蜓小妖见状,神情一波折,复又壮阔开来:“原来九殿尊上与公主是一对的呀?”他又咪咪一笑:“如此甚好,倒看着也般配呢。”

    乔暮瑛颤了颤,神色波动,黄连般苦涩一笑:“般配?般配又如何?”

    “哎呀~公主还不快去追?九殿尊上方才十分在意公主呢,他定是吃醋了呢。”

    乔暮瑛突然转向他,“真的吃醋了?”

    蜻蜓小妖回忆了一番方才的种种,道:“小妖我确定嗳,九殿尊上确实吃醋了。”他又开着嗓子大大咧咧道:“不若现下追上去问问。”

    乔暮瑛颌首,连忙跟了上前,将陆殃堵了起来,双手撑开挡住他的去向。

    “怎么?你要拦本王的路?”陆殃故意道。

    “你分明就想要我来追上你,否则的话,你早就一跃飞走了,何必磨蹭到现在,慢悠悠走到这里。”乔暮瑛拆穿了他的心思,岂料,陆殃颓然敛起他的面子。

    乔暮瑛趁现在,立刻问道:“你方才可是吃醋啦?我从前救过那蜻蜓小妖呢。跟他倒也没什么,他就是小孩子性格,随然的很。你真生气了?”

    陆殃翻着白眼,正经地说:“今儿好似天气不好,本王觉得闷的慌。”

    “闷?”乔暮瑛心想着陆秧想来年纪大了,难免要犯糊涂,答非所问得很。

    乔暮瑛虽未得到确切答案也不接话纠正,只用两只柔水般腾着水气的眼珠盯着他,含着几分殷殷期许。

    随后,她乖巧地伏在他肩头,闷闷地道:“我今儿说的话你定是生气了,我只是担心,在乎罢了,害怕我们之间关系会遭到我母尊的反对。”

    越过陆殃的肩头,且看陆殃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她遂抽了抽鼻子埋首入陆秧的怀中,陆殃一边抱牢我,似乎是十分在乎的样子。

    他一边伸手爱怜抚过乔暮瑛的发顶,徐徐道:“想那么多干甚?暮瑛切莫担忧,过好每一日才是正事。若是真到了那日,你母尊反对我们在一起,那我便祝你安好就是,默默护你也好。”

    她一个人独来独往数余年,身为魔族公主从不曾觉得自己缺少什么,给他这般关切一搂,她却怔了怔。只觉整个春天仿佛缩影在了这温暖的一抱之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