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29章 深情不知
    月郎府中。

    这日,明月一身清朗的白衣,他头上别了一根浅褐色的藤条簪子,极为朴质却偏偏有高贵的气质。

    他坐在院前看着院里五颜六色的花,不由地有心事一般难以释怀。

    “月郎。”身后传来的便是裴若鸢好听且温柔的声音。明月起身与她礼貌相视,带过一身湖水般的清风站定在她的面前。

    “裴娘子可还好些?我熬制的药想必服下了?”他目光温润地对着她,泛起一圈静默的涟漪又迅速消散而去。

    裴若鸢甚是感激,满面的轻松:“方才服过,现下觉着好多,面容的红斑似乎消失了许多,看来月郎不仅仅诗歌作画,文武双全,这医术倒也是更奇!难怪当今圣上对你赞许有加!”

    “哪里哪里。裴娘子夸过了,我只是极爱看些古籍,医术称不上奇,但能略施一二。”明月温和一笑,低头轻摇,似乎十分谦逊。

    裴若鸢静默片刻,明月从袖中掏出一朵淡粉色的花朵递给裴若鸢,笑道:“我先前时摘了一朵开的甚是好的花,我将它递予你,希望裴娘子莫要为面容而发愁,有我在,一定会好。”

    得到明月此番的安慰,裴若鸢倍感瞬间温暖,她接过这朵花,欢喜道:“多谢月郎。”

    明月细细看着她,忽然眼眸闪过忧郁的样子,他心想着裴若鸢始终不是逸萱,她们虽然长得很像,性格却截然不同。

    裴若鸢见他发呆迟迟没有言语,面上无波无澜,她关切问道:“月郎怎么了?你今儿似乎有心事?”

    明月忽地回过神,目光定定地看着她,又浅浅一笑:“方才想些别的事儿去了,竟然没能顾上你与我言语,实在是惭愧。”

    “无妨的呢,月郎可愿意讲与我听?”裴若鸢提出。

    见裴若鸢如此关切,他无奈一笑,又不好拒绝,便回应道:“我方才在想该用什么方法能尽快让你的面容恢复从前。”

    裴若鸢心头一暖,从未想过明月会将此事记在心里头,她目光全然温柔,“原来月郎还在替我想些办法,可有想着些什么方法吗?”

    明月好似担心裴若鸢失望,此刻似优似释然,神色轮番交替。自裴若鸢认识明月以来,还从不曾见他情绪似今日这般起伏波动过。

    “方法倒是想出来了,只是需要试试看,裴娘子若是信得过我……”

    明月话音未落,月和喜神却在这个时候赶来打断了他们。

    哪知他这么一来刚刚好。

    “哎呀,我的乖乖,舅父我甚是无聊些,陪舅父逛逛去可好?”月和喜神拉着明月凑近些紧迫问道。

    明月可真是够礼貌,他笑道:“舅父可真是一日闲不住啊,罢了,现下我也没什么事,那便依了舅父吧。”

    这下可算是遂了月和喜神的愿,月和喜神又转而拉着裴若鸢,热情道:“老夫见你这女娃甚是喜欢,不若与我们一同如何?也好给老夫解解闷,咱一起逛,路上多个伴多好。”

    裴若鸢本不好意思,欲要开口拒绝,她发出声时,月和喜神察觉出来却连忙岔了一句:“哎呀哎呀,有什么好想的呀?你就答应便是。我这外甥怂了些,老夫便帮他想说的话说出来。”

    言毕,且看到裴若鸢面色害羞,见着如此,月和喜神暗中自喜。

    明月以澄澈的双眼毫不避讳直直看向我,眼底有什么满得近乎要溢出来,唇角勾着一抹清隽的笑,“我舅父说的话,裴娘子莫要介意,不过是玩笑话。但我的确……希望裴娘子也愿意一同出去逛逛。”

    裴若鸢亦是朝明月一笑,“那行,多谢邀约。”

    片刻间,月和喜神见状高兴地合不拢嘴,连忙热情地站落在他们中间,隔开了他们的眼神。

    蓦地,裴若鸢后颈袭来一阵凉风,似乎有东西滑过她的颊侧,一看,却是发簪自发间不小心脱落,一头长发失去支撑,瞬间散落在腰臀处。一根幻金色的金翎划过发丝勾勒出一道弧线,飘飘坠地。

    她慌忙拾起金翎紧紧握在手中,试图将金翎别在头上,却反手吃力了许久,明月果然是清雅温柔,他温声道:“还是我来吧。”

    说着,明月温柔地从他手中轻轻接过金翎发簪,继而将之别在她的发包上,然后笑道:“方才是我失礼,只是见裴娘子十分吃力便想为之分忧。”

    明月如此温柔,又怎会怪他无礼。

    她摇着头笑道:“应该多谢月郎才是。”

    这时,月和喜神忍不住多嘴:“你们如此殷殷期许,可叫老夫我在旁怎是好?”

    明月转而回过平常的模样,不冷不淡地道:“好了,舅父不是要出去走走逛逛吗?那我们现在出发吧!”

    明月刚一说完,裴若鸢也将目光投向月和喜神,而这个时候,月和喜神吭了两声再道:“好好好,我们走吧。”

    于是,他们便一同出去了。

    搁在暗中默默看着的伏清子此时神色漠然,她恨不得现在就要裴若鸢消失,她一拳紧握着,咬牙切齿。

    在路上,月和喜神走在最前面,看着集市上千奇百怪的东西和络绎不绝的新鲜,他哪还顾得上身后的裴若鸢与明月二人。

    明月在她身旁静静开了口:“我甚是粗俗,不知能否冒昧一问,裴娘子与杜七公子的婚约定在何时?”

    明月既然问了,裴若鸢不免在心里头掂量了一番。

    她应道:“我与杜云鹘的婚约本是定在下月,但我兄长之事,恐怕是要推迟,具体什么时候,我还未知。当下的我需要将我这身上奇怪的病医治好。”裴若鸢说的倒也实在的很。

    明月目光深切,却又开散而去,淡淡地道:“裴娘子放心,我会尽全力医治。只是过后,可能就与裴娘子道别了。”

    裴若鸢突然停住了脚步,面色忽地一沉,明月问:“裴娘子怎么了?”

    方才听明月的意思便是,医治好她身子的怪病后就会与她道别,从此不再往来,她清楚自己日后嫁给杜云鹘,那便不能与明月往来甚多了。

    朋友们~快开新书了哦,新书古言,好玩,甜宠,欢迎多加关注我的微博@王媛茜xi了解下最新小说动态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