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34章 忘川魂魄(下一本新书也快出来,多关注)
    陆殃颌首笑道:“这是自然,一定会邀请你来参加我们的成亲之日。”

    明月欣慰接受,继而道别便离开了王府。

    站在原地的陆殃踌躇了一会儿,若不是冷辰又赶过来,恐怕他还未晃过神。

    “九殿,傲袁那边传信,说是魔族的魔尊就要举办寿宴,问九殿是否有计划安排?”

    冷辰明晓得陆殃会排斥这个问题,他一点一点地抬首观察陆殃微变的表情,陆殃没有表情,他十分沉默,沉默的让冷辰后怕。

    过了半响,陆殃只在冷辰身上停留了一眼,便朝其他地方看去,陆殃神色笃定地道:“有,当然有计划。这件事,我会让你着手去办。”

    冷辰似乎看到真正陆殃回来了,他激动地作揖,“喏!九殿尊上英明!”言毕,他默默退下。

    陆殃惆怅了起来,更加沉闷。众所周知,魔族的魔尊乃是魔族公主乔暮瑛的母尊,而陆殃如今与乔暮瑛相恋,而他却又有霸占摩界当魔帝的志向。

    选择哪一个,或许陆殃有答案,可在这两边中他不肯放下任何一边。

    他不免自叹:“若你不是魔族公主那该多好。你我难道注定无缘吗?”

    说着,他去了趟忘川之河。

    果然是等到了那位老翁,忘川之河中的这位老翁身份一向是谜,陆殃倒是知道些什么,只是不揭穿。

    当他来到老爷爷面前时,一身黑影突然映照在老爷爷身上,老爷爷没有转头看他,而是坐在忘川河边听着以往他爱听的小曲儿。

    陆殃淡淡地说:“老爷爷过的日子可真是悠闲自在,小曲儿也未幻过一回,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难道不无聊吗?”

    老翁慈祥和蔼一笑,虽说头戴笠帽却也能看到他皱着的下巴,笑起来时,皮肤连在一块。

    “老夫不及九殿尊上,老夫自然是坐的住待得久,小曲儿也听不厌。若心不浮躁,必能如此。”老翁讲了一番话,陆殃似乎听的略有些惆怅。

    陆殃居然笑了起来,这次的笑却带着一股化不开的温柔,“老爷爷可莫要如此叫本王,本王受不起,应当是本王给老爷爷一个尊称才是。”

    老翁摆手一笑,显得一点也不在意,“老夫不在乎这些,尊称不过是些虚的东西。”

    继而,老翁起身,看着陆殃半响,似乎是读透了陆殃的神情与此次来的想法。

    他抚着自己的白胡子,笑着说:“九殿尊上来此是叫老夫解解心事?”

    “如何看得?”陆殃先是一惊,再是化作一副无事的样子。

    “老夫看到九殿尊上面容有化不开的忧愁,想必有一事让九殿尊上想不开,纠结彷徨?”老翁道,他目光高深莫测,叫陆殃不得不佩服。

    陆殃两眼呆呆地看着忘川河,道:“本王很是无奈纠结,不知该选择哪一个。一边是放不下的她,一边又是志向霸业。无论选择哪一个,本王会失去另一边。”他的声音很小很轻,似乎透着一股化不开的疲惫。

    老翁似乎早已猜出,他未有神色惊讶,而是淡定从容,“世间并无两者兼得之美事,若你放下权势贪婪,情爱之事或许不是永久但能永远彼此美好的存留。若你放下的是儿女私情,权势所带来的快感不过是一瞬间罢了,最终都是一场梦一场空!九殿尊上可要好好权衡了。”

    陆殃愣住了,因为老翁说话的高深莫测与坚定。难道这两者中没有一方能有利吗?可是他别无选择,如果没有所谓的权势,他永远只是灵冥界空有九殿王子名头的废柴。平等王不曾待见他,亦忌惮他,不愿将权力给他,甚至控制他不得多次出酆都城。

    这点,明月与他有相似之处,父亲皆如此。

    陆殃想到这里,便觉得还是权势重要,在如何也要吐口多年来的气。他正要离开,正与老翁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停滞了一下身形,想要说些什么,却并没有说出口。

    老翁知晓陆殃的疑虑,他叹道:“记住老夫先前说的话,九殿尊上在乎什么一定会失去什么。到那个时候,情爱也好挚友兄弟也罢,或许会让你一瞬失去所有。”

    陆殃假装一切无事,他埋藏了心里的秘密,满意地笑了笑。只是那笑容随即敛去,他转头朝忘川河上停留了片刻,冷冷看去。

    忘川河上有无数个魂魄熙熙攘攘地要上岸,纷纷争先恐后,却无法上岸,一片增上了诡异的气氛。

    陆殃厉声道:“不知分寸的东西们!本王在此,还敢造次?莫不是不想渡了?不若让你们就此消灭的好!”

    魂魄们似乎是不听劝,一点也不在怕的,依旧如此,吵吵闹闹且不说,还变本加厉。

    陆殃看出端倪,施法将一道幽幽红光朝向暗处。只看一只鸟形歪歪扭扭地从暗处飞了出来,不慎崴倒在岸上。

    那只鸟化作透明人形,忐忑地与陆殃对视一眼,惊吓第欲要离开。

    陆殃凶巴巴望去,质问道:“快说,谁叫你跟踪窥探本王?”

    那只鸟不说,已是想好就此任由宰割。陆殃眉眼紧蹙,伸手欲要灭了他,哪知被老翁及时阻拦。

    “九殿尊上这么逼供是没有用的。”

    “那该如何逼供?”陆殃急急问道,显得十分没有耐心。

    老翁还是那么的淡定,他对着那只鸟笑了笑:“老夫看你还是个野魂,可想过要渡桥改正入那极乐世界?亦或是等待重轮机会?”

    “老爷爷莫要说笑,你能帮我?”那只鸟质疑道。

    老翁仰天大笑,抚摸着白胡子继续说:“老夫真能帮你,平等王帮不到你,但老夫可以。你可要想好。”

    “想好什么。”那只鸟似乎犯糊涂,懵懵懂懂不自知。

    老翁点道:“当然是想好告诉老夫究竟是谁叫你这么跟着九殿尊上?若是说了,不仅放你走,老夫会帮你。”

    那只鸟还是在迟疑,总是觉着老翁的话假,陆殃在旁不说话。

    又过半响,那只鸟依旧迟疑。老翁继续说:“可要想清楚,若是不说,你也被发现了就是回去,恐怕魂飞魄散,你好不容易化了形能存半魂,老夫还能救得你。”

    就冲这句话,那只鸟开口道:“是,是平等王。”

    果然不出所料,陆殃早就猜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