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37章 明月与裴家渊源
    明月看着小曲与裴若鸢神色焦虑,他安慰道:“无妨,此事……我也会与令尊解释清楚。”

    “此事与你无关,是我出走未与阿爹说明,阿爹担心找过来也是情有可原。”裴若鸢道。

    小曲挽着裴若鸢,担心地说:“娘子,我们还是快去大厅看看去吧。”

    言毕,他们一同去了大厅。

    裴若鸢看着厅内裴如面色发青,神色肃穆且不说还愈加压着气焰就要随时爆发似的。

    “阿爹,女儿有罪。请阿爹责罚。”裴若鸢刚踏入大厅,开口便如此说。

    裴如似是为难,他又怎会对自己疼爱的女儿下手,他转而严肃地看着明月,轻轻一瞥:“月郎拐走老夫的爱女,究竟是有什么目的?”

    “阿爹,月郎他……”裴若鸢连忙帮明月掩护,哪知裴如厉声制止,致使裴若鸢戛然而止。

    明月作个揖,垂头低语:“裴公误会了,我带裴娘子来此,便是帮助裴娘子恢复面上的红斑,痊愈裴娘子体内的怪病。”

    “哼,也不知道月郎哪里来的自信,居然试图想要做个神医?老夫寻名医查爱女的病因到如今都未查出什么,倒是月郎有这本事?老夫真不信,你一个画师居然还会医术?若是医术了得,怎么不做大夫?”裴如语气不好,对明月处处有敌对。

    明月还未开口继续解释,裴若鸢却忍不住道:“阿爹真的误会了月郎,是我不辞而别。我来此的确是为了面上的红斑,阿爹可以看一看我面上的改变。”说着,裴若鸢掀开面纱。

    裴如两眼一怔,他见到裴若鸢的脸上的确是少了些许红斑,他急切问道:“那你可有感觉到身子疲乏无力?”

    裴若鸢摇着头笑道:“没有,自从月郎帮我,不再出现先前那些症状。”

    裴如这才放心了起来,也相信他们方才的话,但对于明月,裴如依旧是非常的严肃,他肃穆道:“就算是帮鸢儿,我也不会对月郎存有半点好感。月郎应当知晓鸢儿许配给了杜家的杜七公子杜云鹘吧,不出多久,他们便要完婚,我劝月郎自重,离鸢儿远一点!”

    裴若鸢大声喊道:“阿爹……”

    “你住口!你阿爹我也是为你好!你与月郎私会在月郎府,若是传出去名声不好听,再传到杜云鹘耳里,今后不会被杜云鹘疼惜。阿爹做的一切不会害你!你必须与月郎保持距离,以后别再来往!”裴如说的直接,但也是关切过急才会说出如此之话。

    裴若鸢当然理解裴如作为父亲的一片用心,但仅仅对裴如方才不给面子直接误会明月的言辞举措而表示抗拒,她耐心地道:“阿爹方才说的过了,我与月郎只是朋友,没有其他。月郎更不会对鸢儿僭越。”

    明月相继开口道:“我知晓这些,对裴娘子一直保持距离。裴公放心,我不会再与裴娘子来往。”

    “那就请月郎记住方才说的话,君子一言,可要驷马难追!”裴如目光凌厉,肃道。

    明月用余光轻轻瞥了一眼裴若鸢,目光闪过一丝关切的柔光,接着收回了目光,冷冷地道:“裴公放心,我还有事就失陪了,你们随意。”

    言毕,明月冷冷地离开了大厅,在旁的小曲恨不得立刻叫住明月,想与明月说清楚不要将家主的话放在心里,只是当下不好抽身,只好干看着急。

    裴如看着下人们吩咐道:“你们都退下吧!小曲也退下!”他调开了所有人,唯独没有调走管家。

    他牵住了裴若鸢的手,一脸的担心,急切道:“阿爹我真心希望你能与明月断绝来往。”

    “为什么?只是因为女儿我与杜云鹘有安排好的婚事吗?”裴若鸢神色疑惑,也颇有不满。

    她的情绪早已被裴如看清,裴如直言回应:“也不全是因为这个。”他没继续说下去,这很快就引起裴若鸢的疑问。

    她追问道:“那还因为什么?鸢儿着实愚钝,还请阿爹明示。”

    裴如好似非常焦虑,又看这是月郎府,似是觉着不妥,便提道:“回去后,阿爹我会告诉你。杜云鹘昨儿来看你,被我搪塞了过去,再如何,你还是要回去。我会找更好的大肚为你医治,你不用担心,一切交给阿爹去办吧。”

    裴若鸢只好听着裴如的安排,也没有表示抗拒。

    回到裴家宅后。

    裴如在房中密室里拿出一幅画,此画用着上好的布料所绘制,也用着特殊的手法保存完好,前后左右便有金色的保护着。

    “这是什么?”裴若鸢不解地问,她还未看到画中的内容。

    裴如将此画展示给裴若鸢看,然后道:“你且仔细看看,这是谁?”

    裴若鸢看到画中是一位白衣少年,此刻。她的脑海突然闪过一瞬关于梦境中那位白衣男子,似乎有些相像,但也不敢确定。

    再仔细一看,画中的白衣少年肤色白皙,眉心处有一点红,白齿唇红,长得俊美傲然,单看眉心处有一点红,裴若鸢神色一惊,她看出了是谁。

    “阿爹……这是月郎吗?阿爹怎会有他的画像!”裴若鸢心底的疑问太多,她神色不仅仅疑惑,还有更多的惊讶。

    这幅画虽然保存完好,但也是有很长的岁月,不难看出画中有些许残留岁月的痕迹。

    “没错!画中之人便是月郎!也是我爹当年口中的白衣仙人!这个画像保存了至少有千年!”裴如刚说到此,裴若鸢已是面容惊慌。万万没想到明月居然是神仙。

    但她依旧有许多的疑惑,道:“爹爹如何确定这就是月郎?”

    裴如回答道:“我爹在我很小的时候带我看过此画,提到说祖上代代传承下来,此画之人叫明月,是天界的神仙,因为一件事帮助了祖上,对祖上启发颇大,不久也如愿的光宗耀祖,裴家也成了名门望族!香火不断!”

    他神情凝重,继续道:“当我得知有个月郎后,曾有过怀疑他是那位神仙,他也穿过白衣,气质看上去一模一样。但觉着世间总会有些巧事便没多想。只是后来看他眉心有一点红,与画中十分相像,再加上月郎府中的摆设有些许琉璃颜色的饮杯,我才断定他是神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