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52章 先火神与天帝之事
    长鱼风站在原地愣住,他带着忧愁之色看着素月离开的背影。

    长鱼风怅然喟叹一声,恋恋不舍的目光不愿转移,作满面凄风惨雨状自言自语:“她到底对我是何意?”

    来到琉璃宫,明月不在大殿,听闻仙奴所说,明月在后池。

    来到后池,长鱼风颦蹙浓眉,淡淡扫了一眼周遭,不见明月。

    岂料,忽地一阵冷风从他身后掠过,他镇定地转身之时,便是明月幻出一道金光袭击而来,叫长鱼风猝不及防。

    他顿了顿脚好,急急道:“也好,让本太子看看你这千百年来是何长进?可莫要叫我挫骨扬灰才好。”说着,他手中拈起一捧熠熠金光朝明月使去。

    长鱼风话音刚落,本来满溪飘荡的流光水泡刹那间应声破裂,水深骤然升高,周遭悠哉游哉游弋的小鱼一只两只挣扎着翻起了白肚皮。

    原来是明月使出来的结果,长鱼风不免停住了手,一番叹息:“梦神不愧是九重天第一人,真叫我不好意思说方才的那句话。”

    明月颇有兴致地一笑:“怎么?你方才不是说将我挫骨扬灰吗?”

    “怎敢啊?方才的话不过就是个玩笑话,且不说梦神何等身份,我已然是不自量力。再说了,梦神殿下如此的法力高强,高深莫测。”

    长鱼风的一番话说出,明月十分开心的笑着,这个长鱼风果真是长了一双好嘴,会说会哄人。

    “你与你的父王这么早就来天界。想必不全是为我父帝的寿宴吧?”明月和煦春风拂面一笑,想要调侃他一番。

    果不其然,明月聪明的很,一眼就能看穿一切。长鱼风不免佩服:“我真是败给了梦神,竟没想到什么事都瞒不住梦神殿下。”

    明月必定是懂,他也不便让长鱼风羞羞难看,闻言后,他提出:“走吧,我们喝上几杯。”

    于是,他将长鱼风往大殿方向领去。

    来到大殿,仙奴仙侍们立刻施礼:“参见龙太子。”

    这如此整齐大礼让长鱼风毫无准备,他愣了愣后才开口夸赞道:“还真别说,琉璃宫的仙奴仙侍们皆如此懂事,想必梦神殿下平日里没少教导吧?”

    明月低头一笑,一边将他领到饮酒桌上,一边笑着说:“天界的规矩一向是严谨,就算是没有我盯,他们也会逼迫自己必须守规矩。你贵为渤海太子,又甚少来天界,这好不容易来一趟天界,他们自然是要行大礼。”

    长鱼风坐在明月的对面,明月与他倒了一杯酒,是琉璃色的杯子,长鱼风拿起杯子之时不免暖阳一小,“果真是琉璃色,殿下还是那么喜欢琉璃色呀,这琉璃宫中的摆设总会有那么一两件独爱之物是琉璃色的杯子。殿下着实喜爱文雅,和素月仙子一样,不愧是姐弟二人!”

    或许是长鱼风说的过头,他没有其他意思,而是在平常不过的话题。可明月听后神色一变,似乎是听到了敏感的词,例如“姐弟”二字,换作之前,明月欣慰一笑,不晓得他今儿怎么了,他人提到这二字,他便是神色凝重了起来。

    长鱼风发觉了出来,也没问,无奈地另开了话题,“哦对了,那个成天闯祸的姜重凌怎么样啦?听说天帝欲要让他接管火神之位?”

    明月叹道:“他接不接管火神之位又与我何关?随他去吧!”明月说的轻松,可他的心情可不见得如此轻松。

    长鱼风连忙劝解道:“别呀,你说的是什么话?随他去?若是他接管了火神之位,你可知道意味着什么?”长鱼风眼睁睁看着明月又饮上了一口,一副寡欲无求。

    长鱼风继续道:“这便是意味着天帝想要将天帝之位继给他,如此,那你该怎么办?你甘心吗?你可是天后之子,天后乃是麒麟一族,你又是天帝唯一的亲子,如此尊贵,必将是天帝才对,若是叫姜重凌以后成为了天帝,我必定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想必到那个时候,一定会六界大乱。”

    明月毫不在意地说:“其实这仅仅是父帝的意思,并非是姜重凌想要的,姜重凌习惯了自在逍遥,他不会选择做什么天帝。”

    “可你想过没有,姜重凌是水神之子!你难道不知道先火神,水神以及你的父帝的故事?”长鱼风说出后,明月面色灰暗了起来,他知道,他怎会不知?只是不想去提。

    既然长鱼风提了出来,明月索性与他一起讨论道来。

    “我知道……这也是听我母神和我舅父说的,起初我觉着这一切是大家的猜测罢了,直到我曾经追赶睚眦之时,睚眦提到我父帝的天帝之位是赦父而来,这更让那些传言的话愈来愈真似的。虽然我们不知真相到底是什么。但是父帝对我冷漠,对姜重凌关爱有加,对水神仙上如此的用心,对我母神却是那么的薄情。我几度奉劝自己莫要多想,可是……我又该如何不多想呢?”明月颇为烦恼地道。

    长鱼风为此叹息,他沉着声音道:“我倒是听我父王提过,你父帝的确是爱慕水神,也确实与水神走过一段美好时光,他们本是该成亲,也是因为被从小赐了婚,只是因为水神心有他属,那人就是先火神。所以你的父帝和先火神从兄弟情深到反目成仇,他们为此不惜代价争夺天帝之位。”

    “争夺天帝之位?此话怎讲?我父帝当年可是堂堂正正的殿下,是嫡系长子,而先火神只是我父帝的堂兄弟罢了,论身份论辈系皆不如我父帝,何来抢位一说?”明月十分疑惑,不免问道。

    长鱼风耐心地道:“哎,谁叫历史总是那么的相像,当年先天帝也就是你祖父帝喜欢先火神之母,据说先火神是你祖父帝的私生子!奈何你祖母神身份尊贵,乃是当年天后,不忍先火神之母,也就只好他嫁你祖父帝的兄弟!”

    这么一说,明月神色大惊,“所以这也是我父帝赦父夺位的理由?”

    “恐怕不仅仅是这些理由,当年你父帝也只是控制你祖父帝想要逼位,但你祖父帝自己投死,怪不得谁,其实当年众仙也都盼着你祖父帝退位,只因为你祖父帝罪孽太多!”长鱼风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