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59章 陆殃上门求亲
    其中一位老仙人先是颌首赞同,再是上前一步也作个揖,“天帝陛下,天后娘娘,老夫亦是如此赞同白鼠仙的猜测,此等猜测若是真的,恐怕姜重凌所犯下的错误足矣关押天牢。陛下,还请莫要袒护姜重凌。虽然他是先火神与水神之子,但他在天界闯下的祸数不胜数,陛下若是外袒护,恐怕九重天所有的仙人们皆要抗议。”

    刚一说完,其余的神仙们也附和点头,都表示对此态度坚定,站在旁边的还有些花果族,人鱼族皆表示不满。

    其中一位乃是花果族的代表,他大胆地道:“天帝陛下,天后娘娘,可要为我们花果族做主啊,姜重凌破坏了我们花果族中数千里的花果,打伤了我们族中小兵闯进我们秘堂偷走了我们的珍宝。”

    “若天界出了一个如此盗图,不知天帝要如何给我们解释?”人鱼族的壮汉大胆且大大咧咧的痛斥。

    在如此环境下,镜蘅水神实在是撑不住,说教昏厥倒下。

    天帝顾不上其他,连忙起身欲要上前帮忙,居然被天后一把拉住,他站愣在原地,方才的关切担心的神色立刻变成黯然,再变得冷漠了起来。

    天帝冷冷地道:“白鼠仙听令,此事交给你去办,你将姜重凌抓回天界,带到本座面前,本座给众仙以及你们一个交代。”

    白鼠仙听令后,诸位皆行礼叩首道:“尔等叩谢陛下,陛下英明。”

    说完,当下稳住了众仙后,天帝甩开了天后,连忙跟上前随着众人将镜蘅水神抬回房里去。

    这时候,魔兵叫住了魔尊,附耳小声通报:“魔尊,灵冥界的九殿王子特意来到访,已在偏殿,见还是不见?”

    旁边的乔暮瑛虽然没听到魔兵对魔尊说的话,但她能够感受到一定有事,于是她特意留意了,眼神紧紧盯着动向,直到魔尊去了偏殿后,她才收回了目光,开始思忖着。

    偏殿里。

    魔尊刚踏入,陆殃便作揖行礼:“晚辈参见魔尊女王。”

    “何故行礼,堂堂的九殿王子,掌管酆都城,如此身份怎会来我小小的魔界之地?”魔尊故意如此说,十分低调。

    从魔尊此刻的面上露出的神色来看,陆殃觉得魔尊一定是遇到什么事而受到了情绪影响,当下情绪不稳定,若是不顺她之意,恐怕是要吃到炸药。

    而陆殃好像已经知道魔尊是没什么事而如此心情不悦,他心中有数,也没感到任何意外。

    他故意笑道:“前辈谦虚过头了吧,陆殃我虽然贵为灵冥界的九殿王子,但实际上是个虚位罢了,没有真正能够掌管酆都城的实权。陆殃听闻今日是魔尊寿宴,故此来拜见祝福,特意前来献上寿礼。”

    说完,陆殃吩咐冥兵们将寿礼抬进来,然后说道:“前辈看看是否喜欢?”

    前前后后带进来了十余箱的首饰珠宝,这叫哪个女人不心动不喜欢?

    又看到后面带进来了许多用着红纱包住的箱子,看上去像是求亲聘礼。

    魔尊不明不白地问道:“这些是什么?”她专门指着那些用红纱包裹装饰的箱子。

    陆殃不带半点掩饰,他自信地说道:“回前辈的话,这些都是送给暮瑛的,皆是些绫罗绸缎,首饰珠宝,新的衣食起居用品。将这些作为聘礼向前辈的女儿乔暮瑛求亲。”

    魔尊早就猜出来陆殃过来定是为了乔暮瑛,只是根本没想到他居然是求亲,毕竟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魔尊愣了愣。

    陆殃再次问道:“敢问前辈,这门亲事是否答应?陆殃与暮瑛情投意合,还望前辈同意。”

    魔尊神色一震,听到陆殃方才所说到的,他们已经情投意合……

    “情投意合?你们何时情投意合?本尊怎么不知道?你们是如何认识的?”

    魔尊一下子问了许多的问题,各个问题都是命题,着实在为难陆殃。

    陆殃还未反应过来时,乔暮瑛冲了进来,一口坚定地说:“母尊快别为难陆殃,女儿与陆殃互相喜欢,希望母尊成全女儿的幸福。”

    “幸福?你是觉得嫁给他幸福?”魔尊质问,言下之意便是一点也不赞同他们在一起。

    乔暮瑛主动地牵住陆殃的手,这次比陆殃还要坚决,她认真地对魔尊道:“母尊,女儿和喜欢的人在一起陪伴自然是最幸福的,若是女儿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在一起那便是煎熬。女儿和陆殃着实是互相喜欢,我们不后悔在一起,还望母尊成全。”

    魔尊犹豫不决,迟迟不发话,陆殃忍不住问道:“不知前辈究竟是不放心哪一点?”

    幸好陆殃直言相问,魔尊终于开口了:“因为你是灵冥界中人,又是贵为平等王之子,只要是生在王室,必会多生口舌事端。”

    乔暮瑛气呼呼地上前,与魔尊正好是相对,她两眼直瞪瞪看向魔尊,颇有不满地发泄道:“母尊介意陆殃是灵冥界中人吗?那女儿的父亲就是你的夫君,也是灵冥界中人,为何母尊和父亲结为了夫妻呢?难道女儿不配嫁给灵冥界之人?母尊分明是有偏见,什么生在王室必会多生口舌事端?明明是母尊的偏见!”

    “母尊都是为了你好,你怎么就没有觉悟呢?你既然去过凡间历练了这一千年,应该看到了王室里没有一个女子是幸运的吧?王室复杂,会使之深陷泥潭,母尊这是在救你,不让你走弯路,难道你的心是铁做的吗?有了他就忘了母尊吗?”魔尊无奈地道,满目的担忧。

    陆殃连忙从中劝导:“前辈莫急也莫生气,暮瑛心直口快,只是说了自己想说的话罢了。如若实在不愿意我们在一起,晚辈也不必强求。晚辈和暮瑛做一个熟悉的好友也不是不可。”

    陆殃叹道:“前辈想好了吗?”

    乔暮瑛急迫想要得到答案,没想到魔尊居然模凌两可,“今日是本座的寿宴,不方便定夺这等事情,还是等寿宴结束后,待本尊忙完一阵子再决定吧。”

    乔暮瑛性子也火爆,听着这个回应等于没回应她,她二话不说扭头就离开,离开前瞪了魔尊一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