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61 男人的醋意
    陆殃听后,神色愤然地甩袖先离开了。

    过了半个时辰,终于疗伤完毕。乔暮瑛缓缓睁开双目却不见陆殃,便左右顾盼,接着就问:“陆殃呢?”

    “什么?我给你辛辛苦苦疗伤,你却问我陆殃在何处?你怎么不先心疼下我?这次疗伤,我耗了不小的精力!陆殃陆殃陆殃!你满脑子皆是陆殃!现在,你都不叫他九殿,却直言唤他名讳!你老实交代,你们是否有什么隐情?”

    乔暮瑛连忙掩饰着说:“哪有什么隐情啊,我还叫不得他大名了?”

    “不对不对,你们一定有什么瞒着我!你受伤的时候,他无故那么献殷勤,你刚好就要找他!该不会……你们……”

    姜重凌还没说完,乔暮瑛立刻道:“说什么呢!”

    “嘿?我有说什么吗?你看看你,你都已经暴露了!”姜重凌调侃道。

    忽地,姜重凌悠哉悠哉地问:“你觉得陆殃喜欢你吗?”

    这么一问,乔暮瑛忽然紧张了起来,她不知姜重凌这问到底是为何,是认真的问还是玩笑调侃。

    乔暮瑛干脆遂作了个态度,答道:“应该是喜欢我吧。”

    应该?

    姜重凌却挑了挑眉,倾身问她:“黑蝙蝠!你如何晓得陆殃喜欢你?陆殃可是贵为平等王之子,他会看得上你?”

    “切,你还别说,说喜欢我,还是他亲口跟我说的!”乔暮瑛据实答他。

    “噗哈哈嘎!”姜重凌老到一笑,“差矣!没想到黑蝙蝠平常那么聪明,一遇到男女之情变得却如此天真了,男人说‘喜欢你’多半和女人说‘讨厌你’一样,不可信不可信!此话说的轻松,甩的也轻松。这情爱之事博大精深呐,内中猫腻甚多,最最讲究这‘言不由衷’四字的精髓呢,道行稍欠便栽于其间难以自拔,最后输的一塌糊涂。若是你相信男人的话,那便是等着被欺骗吧。”

    “呵呵,你这么一说,就好像是你特别懂男女之情,这博大精深之事就只有你懂得了,我们这些个女子皆是些傻瓜不成?冷暖自知,他喜不喜欢我,我是有感觉的,断不会自欺欺人!不过你倒是说说看,那要如何知晓他是真的喜欢自知呢?”乔暮瑛其实甚好奇,干脆坐下来好好听。

    姜重凌就好像是被受到了崇拜,他好似骄傲的不得了,一脸高深开坛讲法,好像装了博大精深的知识一般,“一个男人若是真心喜欢你,便会经常看着你发呆,害羞。”姜重凌满脸自信地望向乔暮瑛,生生望得乔暮瑛抖了抖。

    “一个男人若是真心喜欢你,便绝不会对你发脾气,譬如我对你这样好,一个男人若是真心喜欢你,会在你开心的时候比你还开心,你不开心的时候哄你开心,会比你自己还心疼你自己,比你自己还懂得照顾你自己。譬如你现下受伤了,那他浑身便像被碾过一般疼。而不是不管不顾地离开。”姜重凌忽地抱住自己的手得意忘形。

    乔暮瑛听着突然一颤,果真没见到陆殃守在身边。方才姜重凌为她疗伤,她都快要睡着了,哪里还注意到陆殃方才为何出去了。

    姜重凌这么一说,她似乎失去了平衡感,亦或是安全感。心中焦虑了起来。

    这个时候,陆殃急匆匆地推开门,气道:“暮瑛,你休要听他胡说!”

    乔暮瑛回首,对面站着的是长身玉立之人,那人华服焕然,魅惑十足,他皂白分明的眸子正瞧向姜重凌。

    不是谁,当然是陆殃。

    乔暮瑛朝他友善笑了笑。他却不置一词,目光蜻蜓点水掠过,又刀光剑影闪了姜重凌几眼:“不是你叫本王滚出去吗?”

    乔暮瑛带有怪责的目光看着姜重凌,没有说话,但她眸子里居然闪出的是冷意,这让姜重凌多么的寒心,好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居然还及不过一个陆殃。

    姜重凌气鼓鼓地说:“你这么看着我干嘛?你可真是一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哼,何为重色轻友?分明是你做不对,我才会这么看着你。”乔暮瑛怼道。

    姜重凌不予理睬,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吊儿郎当。

    陆殃则是邪魅轻笑一声,“若本王没记错,大尊主阁下素来不齿天界,亦不多管闲事,如今总是打扰我俩究竟是为何?”

    “文人骚客有言,最是难消美人恩。我姜重凌别道不图,自是为了美人而来。凡间与天界的美人自然是看够了,来看看我的黑蝙蝠有什么不妥吗?”姜重凌故意道,不看到陆殃生气,他就觉得不够过瘾。

    乔暮瑛紧张了起来,小声地提醒姜重凌:“闭嘴,别给我乱说话!”

    姜重凌不理睬,陆殃怎会忍受自己喜欢的人被其他人如此玩笑,或者被其他人盯着呢,哪怕是他们从小到大一起成长,青梅足马也不行!

    姜重凌的侧剑穗迎风动了动,“哼,本王看你这位天界的大尊主阁下前科累累,众神皆怒,就是魔界、麒麟一族、山灵族、花果族、人鱼族等众多族类与你为敌,恨不得抓到你千刀万剐,而你所犯天条不胜枚举,却成天不以为然,四处游荡,如今莫不是想再攀新高添条夺妻之罪名?你也不看看本王是谁!”

    姜重凌果然是依旧无甚所谓扇了扇衣襟,“哎,跟你们说话就是费劲,还很累!你我不想想,人生在世,不闯一闯怎知道自己有多大的能耐,再说咯,你说的太夸张了吧?他们怎么的敢将我千刀万剐?我还是奉劝一句吧,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况,我在六界里都有熟识的好友,我怕谁?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高兴就玩玩,不高兴嘛,就图个乐子。九殿尊上是因为什么而想不开?放着自在快乐不图,偏偏来数落我?浪费的不还是你的时间嘛?”

    陆殃手扶剑柄,笑得有些阴森,“素来知晓你善战喜欢打斗,不若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吧?以为何如?”

    姜重凌一下像被戳了七寸,脸一并绿了,之前与陆殃交手过,他可不想难堪打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