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65章 恩断情绝
    陆殃到了魔界沙里城后,莫名被魔兵们挡下,他们用着魔剑紧紧逼着陆殃后退,大声喝道:“沙里城不欢迎九殿尊上,还请速速离去!”

    “不欢迎?可莫要忘记!你们的魔尊的夫君便是我们灵冥界之人,魔界与灵冥界素来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何如此?莫不是你们的公主下的命令?”

    “知晓就好,还不速速离开?”魔兵当然是毫不留情面,既然是乔暮瑛下的命令,吗必然是要遵守,管它眼前之人究竟是什么身份,有多厉害。

    陆殃没有擅自闯入,而是静静站在原地淡定地说:“本王不进去,本王就在此等他!”

    魔兵们也无法拿他怎样,只好严肃地回应道:“随你的便!”

    说着,他们将大门守的死死的,陆殃则是插着腰等待着。

    今儿的他一身圆领红装,头戴纱帽,依旧那么的邪魅妖惑。

    站在那儿足足两个时辰,他没有变站立的姿势,也没有变任何表情,目光温润地看着大门处,内心却是焦灼不安,等她能够出来与他见上一面,好好沟通此事。

    正好,乔暮瑛在这个时候终于出来了,陆殃皂白分明的桃花目眯了眯,在幽幽之光中对乔暮瑛突兀绽出一笑,似红梅漫山焚皓雪,妖惑至极,魔兵们与冷辰望见陆殃的笑靥怔了一怔,毕竟从未看到陆殃如此。

    乔暮瑛却目光生生地掠过一丝寒意,陆殃虽然平时喜怒不形于色,但素来性子阴晴不变,对她不是冷嘲热讽,便是霸道地呼来喝去,玩弄与此,何曾这般和颜悦色对她暖笑过,他控制不住地寒笑了一声。

    正趁陆殃还未恍过神,乔暮瑛衣摆忽地无风自动了起来,她手中的紫剑哗然出鞘,戾气四溢,剑刃与出鞘之声相摩擦,显得极其锐利刺耳,叫旁人见着不免寒颤与惊讶。

    剑身寒光一寸寸划过陆殃疑惑的双目,差一点就要刺伤了他,他心中大骇,不解地问:“你怎么了?为何想要……伤本王?”

    冷辰身形一动,侧身挡在陆殃的面前,后背僵直紧绷,宛如上弦之弓,竟满是蓄势待发的意味,他凌厉地道:“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伤我们九殿尊上,莫不是反了?我们九殿尊上如此用心对你,你为何不知好歹?”

    不知好歹未免说的有些过分,但冷辰的确是护主心切,再加上对乔暮瑛十分的有意见,故此说话冲动了起来,连“不知好歹”也说出了口。

    僵持了片刻够,陆殃突然仰头阴隼大笑,“怎的?你还想伤本王?也罢,你母尊不赞成我们在一起,何不就此恩断义绝的好,以免长痛!”言毕,陆殃欲要转身拂袖而去。他方才的那一段话说出,语气,表情皆好比打雷霹雳之后竟不下雨,留下一干莫名其妙的面面相觑。

    乔暮瑛冷声地叫住了陆殃,随后她支开了身边所有的魔兵,大门前后左右也没有魔界之人来来往往。

    眼看乔暮瑛的意思便是想要与陆殃单独谈话,索性就依照她的意思,陆殃则支开冷辰。

    奈何,冷辰实在是不肯放心下来,方才乔暮瑛如此对他,冷辰怎会放心,他迟迟不肯退下,“九殿,万万不可依着她,她的心思难测,九殿尊上难道没看出来吗?对你意图不轨!”

    “住口!本王让你退下!”陆殃执着让冷辰退下,无论冷辰如何劝阻也无效。

    对此,陆殃最讨厌他人说乔暮瑛的半点不好。

    “本王支开了冷辰,已经是对你够好了。快说吧,你有什么话与本王说?”陆殃放不下身段,依旧是一副不可一世的姿态。

    乔暮瑛冷冷一笑,笑的寒心,失望……

    她道:“明明是你来找我,不应该由你先说吗?”

    起初,陆殃来此找她的主要原因是想让乔暮瑛给他一次机会,他不会对姜重凌如何,想要与她解释。但也是确实,陆殃后来与天后明确说明,他是最后一次帮天后,这次结束后,他不会再针对姜重凌也不会伤他分毫,是生是死与陆殃自己无关。

    只可惜,乔暮瑛没有听到这段话,听到的是前者。

    也罢,陆殃方才说的那么绝情的话,长痛不如短痛!

    “本王方才说的那么清楚,咱们长痛不如短痛,难道公主没听清吗?不若,本王再阐述一遍?”陆殃冷冷地道,但他目光闪过一丝的无奈。

    乔暮瑛听后,心冷如霜,却保留最后的尊严,她当然不肯示弱,不肯在陆殃面前输。

    “我听的当然一清二楚,只是我想要听实话!”

    “实话?”陆殃装蒜问道。

    乔暮瑛不耐地说:“你不要装了!你与天后在平等王府中所说的那些我听的一清二楚!恩断义绝之前我想要听听你的解释!”

    “既然你同意恩断义绝,又为何要听本王的解释呢?”陆殃不肯放下面子,与她对到底。

    其实,他心里并不好受,他觉得乔暮瑛不会那么决绝的就要离开他,他方才说的那些话不过是试探,赌气,并非是真心话。没想到乔暮瑛居然当真,他又拉不下面子把话收回,亦或是解释清楚。

    乔暮瑛知道陆殃说的那些话并不是出于内心所想,但她也不肯拉下面子否决他的话,同样麻痹自己,将对方说出的话当作真的。

    她回答道:“我只想知道,你接近我是否同样有所目的?你深知姜重凌是我从小至大的伙伴,你却费尽心思去害他!没想到你的心机如此深重!”

    陆殃就猜到了乔暮瑛会这么说,他的内心在滴血,表面却一副不屑的样子,回应道:“你有什么让本王可图?是你的魔族公主之身份?还是你与姜重凌认识?你问问自己,本王哪次利用过你?”

    乔暮瑛不禁冷笑,“你是没有利用我,但保不齐将来会利用我!你如此有心机,我怎会放心!”乔暮瑛必然要变得内心敏感脆弱,他不论如何,始终不理解陆殃是这么的腹黑。

    陆殃说出违心的话,“本王如何,你又不是第一回知道?既然如此,早点看清我也好!”言毕,他转身离开了此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