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66章 知道了真相
    乔暮瑛怔怔敲着他离去的背影,惊魂不定。她不确定适才与陆殃的对话是否是读到了陆殃的真实意思。

    她淡淡地叹口气,自言自语道:“无怪乎悲离厌,只是你我无缘。”

    此时,就听得百步外一声失措惊呼:“姜尊主,姜尊主。”

    乔暮瑛正杯弓蛇影着,被魔兵这一喊急遽转头便看见了姜重凌身受了重伤。

    她推开了那位魔兵,将他扶起来慢慢问道:“是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快告诉我!”

    姜重凌一向是傲娇的紧,而在这个时候却极其冷漠淡定,他冷声应道:“方才我欲要回魔界,魔兵们本是将我拿下,但念及墨姨与我娘亲的关系,便放过我,怎知陆殃手下的冥兵居然埋伏伤我,想必是先前陆殃已经在墨姨寿宴时安插了兵力!”

    乔暮瑛听着心中一震再一凉,竟似有只蚜虫细细啃噬蛀入肺腑之间。听得那心中忐忑不安,她急道:“你看清楚了是冥兵?而不是天兵?”

    姜重凌神色大惊,“天兵?不可能是天兵,我堂叔父怎会如此对我呢!一定是陆殃,他最是看我不爽!”

    乔暮瑛叹道:“不是你堂叔父,但一定是天后!”

    姜重凌仔细回忆方才发生的事,他想了想后好像彻悟,“我清楚记得好像是蒙面的兵,看不出来究竟是哪方的,但是他们的招式有几分像天界的,只是隐藏的比较深。莫非……真的是天后?”

    乔暮瑛神色不定,失落地说:“总之,不可能是陆殃派的人伤你,他方才带他属下离开了此地。我之所以猜测是天后,是因为今儿在平等王府我听到了天后与陆殃的对话。”

    “天后和陆殃的对话?你听到了什么?”姜重凌急切地想要知晓,急急地问道。

    乔暮瑛索性一五一十地说出来,她神色凝重地道:“我听到他们所说的内容惊诧不已,原来大宴上所发生的事,是他们事先计划好的,为的就是害你!尤其是天后,她为了梦神,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出来!”

    姜重凌其实心中有数,只是万万没想到陆殃也会参与其中,在他的印象中,陆殃虽然不是什么正义的人,但陆殃一般不会多管闲事,他仍旧不明白陆殃这么做是为何。

    姜重凌不解地问:“那么……陆殃这么做到底是为何?也是因为梦神吗?”

    看着乔暮瑛点头应道时,他呆怔在原地。

    乔暮瑛提出:“此事,一定要让梦神知道!”

    姜重凌似乎与乔暮瑛不在一个频道里,乔暮瑛只是觉得此事梦神有知道的权利,也好给梦神一个交代和一个线索,兴许陆殃干的事情不止这一件呢?

    而姜重凌却这么想的,他觉得梦神没有必要知道这些,毕竟他与陆殃关系甚好,说不定梦神早就知道了。

    可想而知,此刻的姜重凌不太能相信明月。

    “怎么?你不想告诉他?”乔暮瑛十分不解,连忙问道。

    姜重凌回答道:“确实是不想,他们关系甚好,陆殃针对我之事,也许明月那小子早就知道了,我何必告诉他这些?”

    乔暮瑛眉眼焦灼,眼见着姜重凌渐渐对他失去了信任感,她连忙劝导:“你们是堂兄弟,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沟通嘛?不能当面问一问呢?你在这里猜想的有意义吗?”

    姜重凌没有说话,乔暮瑛不管不顾地继续说道:“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告诉他去,你干脆留在魔界,回去与我母尊说明清楚此事发生的种种。那本曲谱本从哪里来的?你是怎么知道那是我爹为我母尊而制作的?这些你都要交代清楚。你有所不知,我爹也是死于这个曲子!”

    “啊?”姜重凌失措地大惊,两眼珠子瞪得极大。

    乔暮瑛也懒得与他多解释,她急匆匆地道:“明天我会陪你去找我母尊说明一切,后日我会上天界参加天帝的寿宴,我会找机会和梦神说的。”

    姜重凌没有反驳,他不说话就是代表了默认,随着乔暮瑛回沙里城住下。

    第二日,外面春和日丽,但魔界全年四季皆是暗暗夜色。

    乔暮瑛带着姜重凌来到大殿找魔尊女王,见着魔尊正在用着早膳。她小心翼翼地进来,作揖道:“母尊……女儿有罪,不该这个时候来打搅母尊。”

    “何事啊?”魔尊冷冷淡淡地问:“你不是和陆殃那个家伙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原来魔尊还在生着气,气还没消,乔暮瑛总不能直接说陆殃干的那些事,眼见姜重凌还在殿外,她直接向魔尊提道:“母尊,女儿来此是有其他事说,我把姜重凌带回来了,母尊且听他解释。”

    说完,乔暮瑛对姜重凌使眼色,姜重凌对着门外看了看后再缓缓进来,对魔尊施礼道:“墨姨,重凌给墨姨来赔罪,是重凌的不对。”

    魔尊放下当前的碗筷,淡定从容地起身,一枚大红唇夺艳万分,虽不动声色但也看着霸气逼人。

    姜重凌不免寒颤了一下,听着魔尊道来。

    “你这臭小子给我惹出这么大的祸,险些激起我与天帝之间的旧怨,倒是你能捡便宜。”

    “我能捡便宜?我不明白,还请墨姨明示。“姜重凌自然是不明其中,不解地问道。

    魔尊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然后冷声道:“只因我夫君之事,天帝难辞其咎便自愿让位,将天帝之位让给你!所以……他们许多天界中人皆认为是你故意拿到了曲谱本策划了一切,故意激起我与天帝的矛盾,从而你在其中获利!我问你,你真的策划了这一切?你想做天帝吗?”

    姜重凌着实是被冤枉了,他不明不白地懵了一脸,然后解释道:“墨姨,您不是不知道我最是不喜欢被约束着,又怎会想做天帝?”

    乔暮瑛也上前岔上一句替姜重凌说话,“母尊,姜重凌才不会有那个心思。”

    魔尊转而看向乔暮瑛,带着质疑的眼神看着她,咄咄逼人:“是吗?你很了解他吗?你以为你与他从小到大一起成长,他的心思你就能窥探的完美?若是他有这个机会做天帝,难道他不想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