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68章 姜重凌的困惑
    说起明月,姜重凌深感愧疚。

    过去里,他不断给明月惹来麻烦,只因为明月生性傲冷,对自己对他人皆是以条条框框束缚。原来,这些皆是因为亲情关系所造成的个性。

    在天界里,明月只会和素月仙子诉说衷肠,从不会和其他神仙来往甚多,又长长与姜重凌一言不合就打起来或者怼起来。

    姜重凌知晓了他的隐伤后,决定不再捣乱,给他添加麻烦。

    “明月那家伙其实确实很好,是天界里算是最厉害的神仙,就是性格傲了些。”姜重凌托着腮道。

    乔暮瑛听后忍不住怼了怼他,“那是因为你,他才会傲冷,谁叫你给他不断地添麻烦,让他在天帝那儿受罪,你在天界闯祸,多少次让他为难,既不好给天帝交代又不好劝说上仙们!他对我们谦逊温润细腻的很,怎么就不对你如此?还不是因为你的问题。”

    姜重凌翻了个白眼道:“是是是,是我的问题总行了吧?”

    “哪次就不是你的问题了?你倒是很不服气,你说我听听你不服气的理由是什么?”

    乔暮瑛怼的姜重凌无话可说,姜重凌只好气呼呼地出口而出:“你!你个黑蝙蝠!你一日不怼我,你就不舒服是吧?不就是陆殃甩了你吗?至于把气撒在我身上?”

    “你!你这只臭鸟!”乔暮瑛气的也无话可说,最终被魔尊制止住了。

    若是再不拦,恐怕他们就要打起来。

    “有闲工夫在这里吵吵闹闹,不如好好想办法把这件事解决好。说到底,还是你的错,若不是你那么轻易相信一个新兵,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你也不会因此上当从而惹出麻烦!”魔尊对姜重凌训斥道。

    “重凌知错了,还请墨姨原谅。”

    魔尊提醒了说:“你娘亲晕倒了,在偏殿,你去看看她吧。”

    刚一说完,姜重凌来不及招呼一声就急匆匆地往偏殿去。

    现下,只剩下魔尊与乔暮瑛母女两个。她们有半响没有说话,空气里突然弥漫着尴尬的气息。

    乔暮瑛忍不住开口道:“母尊对女儿是否有吩咐?”

    魔尊撇开身子转向看她,对她苦口婆心地劝道:“忘记那个陆殃吧,你们注定不能在一起。你是魔界公主,他是灵冥界的王子。他会有他的霸业,而你有你的使命。魔界与灵冥界本身就是相对的。”

    “既然是相对的,那母尊又为何能够与爹爹在一起?爹爹不也是灵冥界的吗?”乔暮瑛觉着有些不公平,心想着自己的母尊可以和爹爹跨一个界,而自己不能和陆殃如此。

    “你爹爹虽然是灵冥界中人,但他不是王室,虽然我当时也是魔族公主,但与他并无冲突。只是我和你爹和在后来的时候便见证了,魔界与灵冥界注定不和。当年,灵冥界对于我与你爹爹之事反对声极大,曾经派了冥兵来魔界伸张要人,此时还牵扯了有天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乔暮瑛不解地问道。

    魔尊根本不想回忆过去,她叹道:“这都已经是过去之事,不应该再提起了。就让它过去吧……总而言之,你要明白,我们魔界始终在外人看来是邪道。而灵冥界归顺了天界,与天界是为天地合一,缺一不可,所以……若是你与陆殃在一起,灵冥界必会有反对的声音,到时候是非太多!”

    “可是……我去灵冥界,他们知晓我是魔族公主,却对我很是恭恭敬敬!”乔暮瑛心中有所疑惑,连忙问道。

    魔尊叹息了一声又接着一声,然后缓缓地道:“因为天帝当年成功登基后,为了维护他的天帝形象便与我说要世代与天界和睦,我们魔界可以不归顺天界,但不可对三界不利,魔界必要管制好。我答应了天帝,于是在我的管制下,魔界甚少出现紊乱秩序的人。因此,灵冥界也不会对魔界如何,天地人三界便与魔界逐渐友好。”

    魔尊说完后,皱着眉头语重心长地接着道:“但是,女儿啊,我们魔界始终是妖,妖不能改变他人对我们的看法。灵冥界掌管着凡人生死,而我们与凡人便是人妖殊途。我们修炼得仙需要花上千年甚至万年,而入魔便是一瞬间的事。”

    魔尊的细致解释,总算让乔暮瑛明白了。原来,她只适合在魔界里找一个心爱之人在一起,无论是与谁,都会遭到非议,这是不可磨灭的事实。

    “女儿明白了,母尊若是没有其他事,女儿告退。”乔暮瑛垂下眸子,看样子想一个人待着静静。

    知晓女儿心思的魔尊自然不会强求,她点点头应道:“嗯,你去忙你的吧。天帝寿宴,你替母尊去吧,镜蘅水神今儿应该好些了,想必能够去天界。”

    魔尊言毕后便转过身不闻不听,乔暮瑛真真切切地明白了自己的母尊是有多不想待见天界。可想而知,当年结下来的恩怨是非是该有多大?

    另一边,姜重凌在偏殿照顾镜蘅水神,水神刚喝下莲子羹后,躺在床塌上与姜重凌谈着心事。

    姜重凌一向是捣乱惯了,他极少会静下心来能够与自己的母亲沟通。

    “娘亲,水界之事忙的过来吗?若是娘亲照顾不来,不若让重凌请示堂叔父,辞去在天界的尊位,替娘亲掌管水界。”姜重凌着实看到自己的娘亲已然是顾及不到许多方方面面,内心里很是心疼。

    镜蘅水神听到他说这句话后感到一丝欣慰,伸手抚摸着他的脸颊,“我儿终于长大了,贴心啦,懂得心疼娘亲。”但镜蘅水神的眸子里又闪过一丝哀叹,“儿啊,你这片心意娘亲领啦,你还是好好做你的尊主,可以保全你。”

    姜重凌疑惑不解,为何做尊主就能够保全自己,做水神就不可,他直接问道:“娘亲这句话是何意?为何做尊主就能够保全我?”

    镜蘅水神耐心地解释道:“无论是水神之位也好,还是你堂叔父给你火神之位也罢,你都不许做。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将来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