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73章 乔暮瑛将秘密告知
    “我要回应什么?”姜重凌不以为然地疑问道。

    镜蘅水神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叹道:“你这孩子,为娘的是该要给你找个媳妇好好管管你了!”

    “管我?不可能,谁管谁还不知道呢。”姜重凌一顶嘴就让镜蘅水神哑口无言。

    言毕,姜重凌随口道:“娘亲,我还有事儿,先行一步咯。”于是,他吊儿郎当地离开了宫殿去往了自己的宫殿之处。

    刚一回到自己的宫殿,就看到自己的寝宫被打扰布置的无尘,他满意地道:“嗯!不错,也不知是谁这么能干,居然布置得这么好!”

    “尊主甚少回水界,小的们每日都在坚持为之打扫,只为等来尊主回来后住的舒适自在。哦对啦,最近是一位果霜姑娘在为尊主打扫寝宫,这些布置也是那位姑娘精心布置的呢。”旁边的奴婢热情地道。

    听闻后,姜重凌沾沾自喜,还自言自语地道:“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这么贴心,布置的这么好看,想必心灵手巧咯。”

    话音刚落,他就感受到了后背有一双手向他伸来,他正准备转身之时,还来不及阻挡突然的甜甜笑语:“重凌小夫君终于回来啦,果霜等你等得好辛苦。”

    此话略有些露骨,让旁边的那些奴婢们纷纷表示不理解,不知道果霜与姜重凌之间发生了什么,猜测着他们的关系。

    姜重凌害怕被误会,连忙推开果霜,想必是推开的力度有些大,果霜撅着嘴失落地问道:“重凌小夫君~你这是怎么了?我哪里做得不对?说的不对?你教教我,我可以改哦。我千辛万苦终于来到水界就是来找你的,你可不要对我这么冷落,要不然……我来此就不值得了哦。”

    姜重凌觉得果霜说的话又气又好笑,也罢,他也不计较什么,无奈地笑道:“没有哪里不好,只是你不要总是莫名其妙吓我一跳可以吗?”

    果霜连忙点头,答应的十分乖巧。言毕后,姜重凌四周看了看自己的寝宫,唯一不变的就是那些个摆设的物件。

    “你怎么这么会布置?”姜重凌见到自己的寝宫被布置的就像是皇宫里的大殿,贵气好看。

    果霜不由地说道:“小夫君~我根本不会布置,全凭梦神殿下的风格去做的。因为果霜知道梦神殿下喜欢什么,就知道小夫君喜欢的东西亦是一样。”

    果霜说的不假,其实姜重凌十分向往明月的生活方式,状态,以及所有。

    但姜重凌考虑果霜提到了明月,还是有些不太高兴,他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

    “小夫君怎么啦?果霜又说错了什么吗?”果霜不解地问道。

    姜重凌摇着头,随后又道:“我就是好奇,你方才说我和明月喜欢的东西是一样,你怎么觉得我们喜欢的东西一样呢?”

    果霜机灵古怪的很,她笑嘻嘻地道:“那是因为梦神殿下优秀,小夫君你也很优秀哦。你们是堂兄弟,互相优秀,喜欢的东西自然是一样的呢。”

    这么一解释,姜重凌听着很是舒服。

    “竟然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会说话,不错不错,不枉我这么看好你。”

    “看好我?真的吗?小夫君看好我什么呀?”果霜好奇地问,目光炯炯,想要得到答案。

    姜重凌四处瞟了一眼,就是不敢与她对视,他随口敷衍道:“看好……看好你一定会很棒!”

    说着他立刻奔向桌前倒一杯茶喝了一口凉,然后若无其事的样子在那儿坐着。

    果霜还在懵圈中,她不晓得是什么意思。

    其实,姜重凌想说的是,看好她可以做自己的仙妃。

    看着姜重凌不断地喝着茶,果霜立刻上前笑道:“小夫君,还是由我来为你倒茶吧。”说着,她悠哉悠哉地为姜重凌倒满茶,具事到位。

    在琉璃宫中。

    明月与乔暮瑛一起讨论一些事情,乔暮瑛将陆殃之事都与他说明。

    “殿下,我与陆殃的关系,殿下应该是明白,但是如今我们已经恩断义绝了。”乔暮瑛开口便是沉重的话。

    “恩断义绝?何事如此?”明月还未反应过来,感觉他们来的快去的也快,一时没能够接受。他能够这么一问,证明一切,他还不知道。

    乔暮瑛耐心地解释着说:“殿下,我先来与你说起我母尊寿宴之事吧,起因是姜重凌为了给我母尊献礼便吹奏了一曲我爹曾经给我母尊制作的曲子,但姜重凌并不知晓此曲亦是害死我爹的重要东西!当时,我母尊质问姜重凌怎么有这个曲子的,姜重凌一问三不知,最后先走了,我母尊大发雷霆之际亦是和天帝吵闹了起来。说起来也复杂,那是当年他们上一辈的恩怨。只是,天帝当时说,为了让我母尊觉得平衡,便张退去天帝之位,将位子传给姜重凌。就因为天帝这句话,大家当时皆猜测是姜重凌故意得到这个曲子特意挑好时机激怒我母尊与天帝之间的矛盾,他好坐利。但是,这个猜测是天后娘娘提出来的。”

    “果不其然,又是我母神。不过……此时很奇怪,你可有查清楚?”明月思忖一会儿后疑问道。

    乔暮瑛严肃地点点头,认真地接着道:“有,此事情和陆殃有关。”

    “陆殃?和他有关?”明月错愕地看着乔暮瑛,甚至是质疑乔暮瑛的话。

    乔暮瑛肯定道:“我说的话千真万确!”

    明月缓了缓惊讶的情绪后,又问:“你方才说此事和陆殃有关,想必也是因为如此,你要与他恩断义绝吧?”

    “殿下,我和陆殃之间,我不想再提,我就来此就是告诉殿下关于陆殃所做的一切,望殿下好好掂量。”说着,乔暮瑛转过身继续道:“那日我去了酆都城平等王府找陆殃,无意间听到了他与天后之间的对话。天后想要他帮自己害姜重凌,然而陆殃策划的一切正是他自己所做的!甚至陆殃还和天后说,将来也会同样去害镜蘅水神,而陆殃所说的理由是,全都是为了殿下你好。”

    明月不解地问:“为我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