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74章 陆殃的坏事
    乔暮瑛唉声叹气,“陆殃所做这一切,他认为是帮你登上天帝之位。”

    明月听后,十分不解地道:“他,他怎么会这么想?”

    乔暮瑛趁着明月苦恼之时,继续道:“所以殿下应该看清楚了陆殃的为人吧?他绝非善类,为了殿下你,他什么都会做!”

    明月最为看重的是善良,而陆殃居然为了他做出不善良的事,他心中难以接受,也会难辞其咎。

    对此,他神色苍白地转身叹道:“我已知晓了此事,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乔暮瑛继续认真地对他说:“殿下,我觉得,你们需要谈谈。”

    明月回过头,一脸严肃地看着乔暮瑛,又垂下眸子,深知一切,“嗯!我明白。此事再说吧!我现下还有重要之事要做,你……还有其他事嘛?”

    乔暮瑛知晓明月心情难定,她十分理解地作个揖,道:“我这就告退,也该回魔界了。”

    明月关心地问候道:“嗯好,一路注意安全。”

    言毕后,明月转身思索着自己方才听到的一切,乔暮瑛的那些话让明月彻悟。

    不出多久,明月便立刻去往了酆都城之地。

    倒也是天界的梦神殿下,明月来到酆都城大门,士兵们纷纷自个儿就让他进去,一眼就认出他的身份。

    来到了平等王府后。

    明月的到来让陆殃感到十分诧异,陆殃正在大殿中闭目修养,只是听冷辰传唤后才得知明月来找自己。

    “你今儿怎么来啦?”陆殃目光惊惑道。

    明月身穿了一件白裳,手持着琉璃灯,左手还拿着白扇子,他没有说话。沉默惆怅的目光让陆殃一眼便通。

    “今日来,是想把这个琉璃灯送与我吧?”陆殃笑道。

    明月拿起琉璃灯看了看,极为反常地道:“你还记得琉璃灯?”

    “明月,你怎么了?你今天怎么怪怪的?”陆殃神色大变,不解地问。

    突然,不好的预感出现……

    陆殃又改变了些许态度,变得有些不悦,“明月,你知道吗?这么多年了,我们一起诉说的心事还少吗?可是这一千年来,你甚少来找我,我不知你我之间究竟是有了隔阂,还是有误会?为何你对我的态度越来越怪?”

    陆殃讲的已经很直接,明月听的也非常明白,对此,明月先思量了一会儿,再道:“隔阂?态度?一千年前发生了什么,想必你也知道吧?”

    说着,明月转向看他,目光有些严厉。

    陆殃突然躲闪了目光,淡定地道:“一千年前所发生的事,无非是关于逸萱之事吧?”陆殃强装镇定,明月早就一眼看穿,且看他那般躲闪目光,就早已明白了一切。

    明月冷笑了一声,似是身心疲乏,他疲累地道:“没错,就是逸萱之事,当年,她与伏清子去了趟东海,凭她的力量根本就打不开梼杌的封印……你觉得,到底是谁打开的封印呢?”说到这里,他又一次观察着陆殃的神色。

    陆殃神色不变,话题转移的很快,“对啦,你的父帝寿宴办的如何了?”

    明月一丝不苟,他方才说的话还是记在心里,再问了一遍,“我方才问你,你觉得是谁打开了封印呢?”

    或许是明月问的太过于刻意,明显。陆殃也不想再继续掩饰,他痛斥地道:“打开封印?你是在说我吗?明月,你在质问我?质疑我?”

    “回答我吧,陆殃!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倒不如坦诚的好,你说呢?”明月说话决绝,根本不留余地。

    陆殃也能明白明月已经知晓了,逸萱之事与他也有关。

    陆殃索性就坦诚了,“是我打开的封印,你应该早就猜到了吧?所以这也是你一千年来不想来找我的原因?”

    明月继续决绝地道:“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逸萱与你无冤无仇,为何也……”

    明月实在是说不下去,他忍不住停住了口,缓解了心情后,又淡淡地说:“你可知……当年我赶到漫山的时候,看到逸萱消失在我的面前,我有多无助!多难受!我不能保护我喜欢的人!眼睁睁看着她魂飞魄散,我束手难测!你深知我喜欢她,三界中,我只对她好。难道你看不出来吗?为什么……为什么你也参与了其中?”

    陆殃也有愧疚之感,他回应道:“我知道她是你最喜欢的人,这件事幕后之人我不能说是谁,这一切还是你去查查吧。当年,我只知道他们告诉我的是,整个计划是针对姜重凌,但我也不知怎么就变成了逸萱,当时也没想太多……就打开了梼杌的封印。”

    明月无可奈何地道:“我明白了,看来我猜的没错,此事,伏清子是最大的问题!看来是她一心想要害逸萱,所以原本你们的计划是姜重凌,她却想尽办法带着逸萱来东海,否则的话,打开封印之事,必将怪责在姜重凌身上,然而是逸萱,所以……她就这么……”

    陆殃点点头,过一会儿,愧色地道:“不过,是我对不住你,知道是逸萱却还是……”

    “你且不说逸萱,就算是姜重凌,你也不该!此事,我知道最大的主谋是谁!我心中有数,她与魔尊寿宴上发生的事也有关!”明月继续说着。

    陆殃叹道:“看来你早就清楚,也猜到了,只是……”

    “只是我一直在自欺欺人。”明月未等他说完便先声夺人。

    “我一直相信你不是故意伤害逸萱,姜重凌,或者是我猜错了,误会你了。一直麻痹自己一定要查清楚,以免造成误会。可是……我这些皆是自欺欺人。”明月道。

    “你想对我说什么?”陆殃总觉得明月还有话要说,便问道。

    明月无奈地道:“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陆殃。这些事不要再做了,不要为我做这些,你认为对我好的事!天帝之位随缘吧,若是你执着为我而去伤害了其他人,我难辞其咎。”

    “明月!我必将是将来的魔帝!你必须是将来的天帝!”

    陆殃这句话让明月不敢相信,没想到陆殃的计划和野心极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