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75章 唤醒
    陆殃口中的“必须”是多么的霸气,多么的难为人。明月不予理睬,欲要转身离开。

    “但愿你好自为之吧。”明月丢下了这句后便没我呀再说什么了。

    陆殃一下子叫住了他,叹道:“明月,你不是一直忘不掉逸萱嘛?其实,她是有机会回来的。”

    “什么?”明月又惊诧又心中惊喜,两眼瞪得极大。

    陆殃幻出一面镜子,执手念了法咒,然后用手心轻轻抚了一瞬镜面,他再道:“你且看清楚他是何人。”

    “这不是漫山仙翁吗?”

    画面里是漫山之地,还有传说的高人,漫山仙翁。

    “漫山仙翁乃是素月曾经介绍我认识,只因为受伤需要医治,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他是个不简单之人,绝非是一个一个普普通通的世外高人。”明月皱着眉头,一边思忖一边说着。

    但见他倏地睁开眼,凌厉将陆殃一望,开口道:“你的意思是……漫山仙翁是灵冥界之人?”

    可想而知,明月十分聪明,其实明月先前在灵冥界的忘川河中所见到的那位老爷爷,他觉得非同小可,与漫山仙翁一定有什么联系。

    陆殃愣愣看着明月劈头盖脸叱了一句后又安心地阖上眼睑,不免心中有些感叹:“你说的不假,他就是漫山仙翁,你在灵冥界忘川河所见到的那位长者!”

    明月急切地问道:“那么他究竟是何来历?你可知?”

    不过转念一想,明月又不免感到后怕,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当年,漫山仙翁转赠了一个礼物给他,那个礼物至关重要,他这下子总算是明白了。

    陆殃回应了他:“不知道什么来历,但是,他在忘川河一路待了许多年,或许比我还要久,甚至是说,没人能够有权利管他。”

    接着,陆殃转向问他:“你与他接触有几次,你能否猜的出来,他大概是什么来历?”

    陆殃都不知道,明月又会哪里知道?

    明月摇着头道:“我猜不到,只是感觉他的功力极强,是你我不能及,好似高深莫测,能够通所有未来之事。更不说曾经之事。”

    “罢了,深究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还是言归正传吧,我手中的这个珠串就是他送的,我清楚记得当年在漫山之时,他将此转赠给我。后来逸萱出事后,逸萱消失的几魄似乎被珠串的能量吸了进去。再后来我去过忘川见到了他,当时他假装与我不识,借用此珠串看一看。种种结合起来,我觉得此事不简单。”

    陆殃提道:“将珠串给我仔细看看。”

    明月毫不犹豫地将珠串递给了陆殃,陆殃接过后不免一惊,“这好像是锁魂之物!亦可温养魂魄,看来……我说的没错,逸萱很可能有机会。我见到忘川那位老爷爷时,总觉得他不一般,你将此物给我看,我更加确信我方才说的话。”

    明月连忙点头示意赞同,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不免高兴了起来,“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看来裴若鸢是逸萱的转世!虽然我去孟婆亭查看过轮回记录,丝毫没有逸萱踪迹。但若是漫山仙翁隐藏了记录呢?毕竟他是个高人,这种事难不倒他。”明月猜测道。

    陆殃想着也觉得如此,他建议:“不若你打开她的前世记忆?如何?”

    “此事……就得去找素月了。”明学好似有些为难,垂着眸子惆怅万分。

    “明月,我相信你!这次,我支持你。”

    听着陆殃的这番话,明月终于决定了,无论怎样也要试一试。于是,他回到了天界,去找素月。

    是以,明月也大度地释然了一切。

    明月来到云虚宅,仙奴们前来恭迎明月,“殿下,素月仙子还未起来,似是心情不顺。”

    “我去看看。”明月关切道。说着,他便进入了素月的房中。

    凑在床沿,在素月仙子的耳边细声细气问道:“你可还记得欠我这桩紧要之事?你说过,必会同我一起解决所有的烦恼。你怎么就置气不起来呢?”

    素月仙子呼吸绵长,本是双目紧闭,神态静谧,听闻了明月这么一说,她睁开了双目终于醒来。

    “你既不说话便是默认了?”明月又认真且慎重地与她确认了一遍,“我当下的烦恼便是逸萱之事。”

    素月仙子起身问道:“逸萱之事?你又烦恼什么?过了一千年了,你不是已经打算淡然嘛?”

    “我猜裴若鸢就是逸萱的转世,所以我想请你帮我,帮我唤醒裴若鸢的前世记忆。”

    “先前不是看过吗?你去她的梦识中,她都没有想起来,打开她的前世记忆,真是她,她也未必想的起来。”素月仙子扔劝道。

    无论怎样,明月还是很想试一试,他坚持道:“不管怎样,我还是愿意选择相信,我相信一定会记起来的,我们试试吧。不试试,我无法死心。”

    “好,那你要答应我,若是这次让你失望了,你千万不要振作起来!”素月仙子也是十分担忧明月,她叮嘱且谨慎地说道。

    明月很快就答应了:“好的没问题,你放心吧。”

    说着,他们便趁着深夜之时就下凡去裴若鸢的房间。

    裴若鸢刚好已经睡下,素月仙子伸出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于嘴边喃喃念了个“前世咒”,眼见着指缝中徐徐升起一缕冉冉金光,便快速将两指置于裴若鸢的印堂上,岂料这金光非但不如意想中一般渗入她的额间,反倒被一道七彩结界雷厉反弹而出,若非素月仙子反应敏捷手腕一转疾疾收回手指,怕是这两只手指便要被生生废了才是。

    “怎么回事?”明月面露不悦,神色凝重地问道。

    素月仙子缓了缓后:“我再试试吧,她里面有一股力量驱使着!”

    “力量?还是先让我来吧,我来进入她的梦识。”明月想要亲自试一试。

    素月仙子点点头后便看着明月执手施法,于是,裴若鸢开始做起了梦!

    梦中,有一位白衣少年偏偏,裴若鸢觉得很眼熟,不免去问他是谁,那白衣少年就是明月,他一只手持着琉璃灯,一只手拿着白扇……

    明目告诉她,她叫逸萱!

    梦中,裴若鸢很是不解,她懵懵然。

    梦中这番景象自是惊动了裴若鸢,她差一点醒来,但见她就要忽忽悠悠睁开眼时,明月及时抽身离开了她的梦识,这个时候,裴若鸢又回到先前的状态。

    明月顺着目光看去,床榻躺着的裴若鸢正是他在乎的人。

    再看素月仙子,他一双眼光纠结着,有忧伤,有许多烦恼,“可以了,你再试试吧。”

    既然明月开了口,素月仙子便继续试一遍。

    她的手不免抖上一抖。

    得身后一声唤:“明月。”

    “怎么了?”

    素月一收袖,愕然回身道:“说的没错……她就是逸萱的前世。”

    明月似乎有些欣喜若狂,再次问道:“真的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