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76章 前尘过往一瞬之间
    “当下的就要唤醒她的记忆,恐怕需要些时候,不若,将我带入她的梦识中吧。”素月仙子请求道。

    明月愣了愣后又发现如此也是可,他点头应道:“好,那便好。”

    说着,他开始施法,一道金色珠光点向素月仙子的眉心之处,素月仙子深感印堂徐徐而入,流经百穴似的,一股在体内与她的元神一番交汇后彻底浸入,一股通透之意直逼灵台,刹那间一片豁然开朗意。

    没过多久,素月仙子进入了裴若鸢的梦识里。

    在梦中,裴若鸢且看到素月仙子的模样,身穿彩翎衣,眉心间有一处花形印记。

    “汝乃何人?”裴若鸢讶然问道。

    “小娘子莫惊,看来,我得唤醒你的前尘记忆!”言毕,仙子便从食指与中指的指缝间划过一道浅光继而触碰到她的眉心处。

    此刻,有一股蛮力驱使她记起前尘过往,使她头疼欲裂,无数种可怕的东西穿刺大脑渐渐将其疼痛蔓延,最后无数的碎片重逢成画面浮现在她眼前。

    裴若鸢想起了太多太多前尘往事,她仿佛睡了很久很久……

    裴若鸢伸手捏了捏眉心,“我……我这是在哪儿?我为何哭了?”裴若鸢抹着自己的泪痕道。

    明月揣摩着她现下半醒,尚且不甚清明,便眨了眨眼,诚恳将她一望,道:“一千年了……都过去了!你……终于醒来了!”

    裴若鸢镇定地意外了一下:“你……你是殿下?我的前世……是逸萱对吗?那只白鹤?和我一模一样的她?”

    明月和素月仙子互看了一眼,没有异议的时候,明月点头应道:“是的,一千年前你灰飞烟灭,我以为你……没想到居然轮回转世投胎成为了裴若鸢。”

    说着,明月在床沿坐定,他伸出手缓缓将裴若鸢额前刘海拂开,她配合地闭上眼,脸色一红。不过多久,她突然定睛一看,下意识将明月的手拉开。

    “你……怎么了?”明月关切问道。

    裴若鸢好似十分不放心,她眉头紧蹙,“殿下到底是喜欢一千年前的逸萱,还是现在的我?”

    素月仙子忍不住站出来,焦急地道:“有区别吗?无论是逸萱还是现在的你,有什么区别吗?”

    明月没有说话,但在深深地思忖着。

    裴若鸢叹道:“当然有区别,一千年前的逸萱虽然是我的前世,但性格不同,殿下着实是喜欢逸萱那样的性格。而不是现在我这样的一副皮囊。我现在是凡人,不是白鹤,没有法术。只是长着和逸萱一样,只是……我的前世是逸萱。可我的性格丝毫不一样!”

    明月读懂了裴若鸢的意思,他吩咐道:“素月,你先出去一下,我想与她单独聊聊。”

    素月仙子默默离开了裴若鸢的房间。

    随后,明月轻轻地握住裴若鸢的手,夜凉如水,明月的手倒是温润得很,裴若鸢不免寻着暖意靠近了几分,他手上一顿迟迟没有接下来的动作。

    “无论你是逸萱也好,还是裴若鸢也罢,其实都是你,我喜欢的就是你。无关性格,无关长相,只要是你,我心一直如此心心相惜。”明月温润地道,曾经那个只对逸萱好的梦神殿下温润细腻,他又回来了。

    裴若鸢抬首一看,却见明月全神贯注将眸光纠结在她脸上,此刻,她颊上淡粉顺着面孔一劲儿向着修长的脖颈蔓延泛滥而去。

    “可是,我还是……很纠结你到底是……”裴若鸢的担忧不无道理,她总是觉得明月只是对她前世一往情深,而不是现在的她。

    明月安慰道:“一千年前所发生的一切皆过去了,现在的你我亦欢喜。其实起初以为你是逸萱,但后来慢慢的不自觉的就想要保护你,我控制不住自己……就像是控制不住去保护曾经的逸萱。其实,你和前世都是一个人,无需担心多想太多。”

    裴若鸢伸出手,一派斯文揽了明月的肩,明月身量本颀长,她勉力伸直了脖子才稍稍与他平齐些许,裴若鸢大义凛然地躺在明月怀中,“其实,我记起了好多过往,想哭。我累了。”

    明月神情的眸光流转着,伸手抚着她的发丝,“想哭就哭吧,累了就躺会儿。”

    说着,明月俯下身,温润地将头靠近在裴若鸢的头上,他们贴的很近很近。

    似乎在互相取暖一般。

    裴若鸢凄凄然煞白了张脸,继续道,“我知你对我情根已种,我亦对你生了情意,怎奈……造化弄人,似乎天道不公……”

    明月关切问道:“怎么了?我们不是已经相聚了吗?为何又惆怅了起来?”明月起身一望,将裴若鸢也一并拉起来。

    裴若鸢解释道:“怎么说呢,前世里,我们互相有情,却躲不过天劫。你我阴阳不见,千年才转世投胎。不过真是造化弄人,我居然与你在凡间相见,我还能记起许多前世之事。但记起那么多后,我益发感叹不已。”

    明月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耐心地听着她说,裴若鸢接着道:“我觉得我们那么的真心实意,为何就不能在一起呢?果真是命运不公。”

    说着,裴若鸢反手拉住明月的手,急切地道:“殿下,希望你可以好好的将来能够掌管自己的命运,我希望我们可以在一起。”

    “世间有两全的法子吗?”明月似乎心中在滴血一般。

    就这样,持续到了第二日。

    明月守在床边,看着正在躺在床塌上安逸休息的裴若鸢,他神色淡然,目光中泛着温柔,静静地等待着她醒来。

    裴若鸢缓缓醒来后,睁开眼便能够看到明月,她笑着问道:“殿下难道一直这么看着我?莫不是没有睡?”

    “神仙是不需要睡觉。”明月开着玩笑道,果真将裴若鸢逗得开花。

    随后,他起身将桌上的银耳粥拿起来递给裴若鸢,然后道:“鸢儿,快起来喝,是甜的。”

    明月面容上尽是些欢喜,裴若鸢不免被逗笑了,道:“殿下方才叫我什么?”她感到有些意外。

    明月愣了愣,“鸢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