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78章 逼嫁
    “殿下放心吧,一切无事的。尽心尽力即可,其余的就交给天意吧。”裴若鸢也来安慰了明月。

    接着,又道:“殿下,还是快躺下歇一会儿吧。”说着,裴若鸢起身,将位置让给明月。

    确实是许久没有睡,明月困得快不行,虽说神仙不一定就要睡觉,但也会有疲乏的时候。

    明月抖了抖,裹紧身上锦被。没过多久,明月便昏昏入睡了。

    再次睁开眼,又晨光正好。

    明月揉了揉眼翻身坐起,没有看到裴若鸢,他四处一望,不见半点踪影。

    他都已经环顾了一周,没想到就不见了。

    他甚是担忧地皱着眉头。

    此时,他一派清爽地推门而出,便看到了裴若鸢的父亲裴如一脸的严肃和怒气。

    尽管如此,明月依旧对他菡萏一笑,“不知长辈有何贵干?”

    “你怎么会在鸢儿的房中?嗯?”裴如质问道。

    明月回他一笑,道:“今儿来找裴娘子,亦是高兴了过头便休息了会儿,但明月没有对裴娘子做什么,前辈放心便是。”

    接着,他又四处望望,还是不见裴若鸢,他作个揖,担忧道:“不过……怎么不见裴娘子?”

    裴如好似十分不欢迎明月,面带凶光:“月郎还是离开我家鸢儿,你们注定不能在一起。她是要嫁给杜云鹘!不出多日,杜家就要登门,还请月郎肯主动离开!”

    明月自然是不肯有半点想要离开的想法,他怼道:“难道前辈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未来幸福吗?让她嫁给一个她不愿意不喜欢之人就好吗?”

    裴如固执又严肃,他冷哼了一声后才道:“那又如何?作为她的父亲,我要为她负责!她的将来我做主!还由不得你来说!”说着,裴如越说越激动,越说越严肃。

    明月没有言语,只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迟迟也散不开忧愁。

    裴如继续道:“月郎,你是神仙,我知道。鸢儿万万不能与你在一起,她是个凡人,需要度过一生平安快乐。我们比不得你们神仙,仙凡有别,这一点我们是知道的。你们不能一起,我是坚决不会同意的。”

    明月明白裴如作为父亲的一片用心,但明月却执意要在一起,他扔坚持道:“前辈固然是为自己女儿好,但若是我能让鸢儿与我一样成为神仙,与我可生生世世在一起,您还会反对我们吗?”

    裴如毫不犹豫地道:“会!当然会!就算鸢儿能做成神仙,我也不会同意!”

    明月突然嗤笑了一声,“前辈口口声声说为女儿好,如果女儿能和自己心爱之人在一起生生世世,不愁吃喝玩乐,你都不同意,偏偏让她嫁给一个她根本不喜欢的人,去为难她。可想而知,你并不是为她好,而是在断送她的将来,前辈只是为自己好罢了!”

    裴如指着他的鼻子,气愤地道:“你什么意思?”

    明月淡然地解释道:“杜云鹘乃是右相之子,身份显赫。若是鸢儿嫁给了他,那么前辈必会官仕前途无量。不过就是让鸢儿牺牲牺牲罢了!”

    裴如好似被明月无情地拆穿了一切,他气得脸色发青,“岂有此理!怎会有你这样没教养的与我如此说话?”

    “说实在的,论年纪,我都比你祖上的还要老,何谈没教养。你还不够资格。”明月再也不肯忍让,一下子就怼的裴如无话可说。

    裴如哪肯放得下面子,索性甩袖就离开了此地。

    裴若鸢被关进了客房,出也出不得,喊也喊不动,叫天不灵叫地不灵。

    裴如叫下人们将客房之门打开,吩咐道:“快给你们的娘子好好服侍服侍。”说着,下人们将喜服捧在裴若鸢身前,其余两个下人把裴若鸢架住。

    “阿爹!你这是干嘛?阿爹!”

    “听阿爹的话,好好嫁给杜云鹘,如若不肯,休怪阿爹不仁!”裴如这下子是下定了狠心,不会那么的心慈手软一般,可是他的做法实在是太恶劣,他这样逼迫着裴若鸢,也不知裴若鸢会如何是好。

    下人们眼睁睁看着裴若鸢在动弹,力气都及不过她,裴如却决定亲自来,他将喜服穿在裴若鸢身上,然后认真地道:“听话!阿爹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你不可任性!不可胡闹!明儿,不出几日,他们就要登门接亲!”

    “登门接亲?为何如此突然?阿爹怎么这么突然的告诉我呢?”裴若鸢用着质疑的目光质问裴如。

    裴如掩饰着神情,表现得毫不在意,“哪有那么多的问题?你和杜云鹘的亲事是铁定的,一直以来,因为你兄长的情况就耽误你不少的事情,如今,眼看也没什么大事,早嫁晚嫁都要嫁人,何不就此决定?”

    裴若鸢闷闷不乐,她极具反抗,裴如越说,裴若鸢心中的厌烦感表现的越来越强烈。

    她摇头反对,“阿爹,我并不喜欢杜云鹘!难道阿爹要看着女儿痛苦一生吗?阿爹忍心?”

    就像明月所说,裴如之所以这么做,不过就是为了自己,但好歹是裴若鸢的父亲。经裴若鸢方才的那句话中所提出的问题“难道阿爹要看着女儿痛苦一生吗?”

    裴如对此想了想,站在父亲的角度来看,当然不忍心看自己的女儿痛苦地度过一生。

    他强忍着内心的不痛快和心疼裴若鸢的心情,表现出一副不悦的样子,“痛苦?你能痛苦什么?杜云鹘乃是右相之子,够你吃香的喝辣的,足以生活一辈子,衣食无忧!比你在裴宅过的还要好,这是所有的名门之女皆羡慕不来!为父也打听好了,杜云鹘谦逊有礼,在外谦恭的很,也不沾花惹草!怎么不好?我看你们之前也有所交流,看得出,他对你也是有喜欢之情!只要你不讨厌他就足够了!”

    “阿爹!我就是讨厌他!那些旁人所看到的是他谦谦有礼,谦恭礼让,不过是他装的好罢了!阿爹根本就不了解他!更不了解女儿想要的是什么!女儿只想要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平平淡淡的生活,足以!”裴若鸢依旧反抗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