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83章 妄想破结界
    “明月一直心系三界苍生,却根本躲不过一个情字,为了她,明月可谓是牺牲太多!”

    “哎,看来明月是个情种。”长鱼风也跟着感慨。

    不久后,听到了明月的咳声,陆殃比长鱼风反应的还要迅速,表现得更为激动,他凑到明月的面前,不免急急地问道:“你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明月缓缓睁开双目,面色苍白,他先是看到陆殃焦急的样子,接着听到长鱼风的喜泣之声,“醒啦醒啦,这下应该没事啦。”

    明月没有第一时间管顾他们,而是神色凝重地看着裴若鸢,他急忙起身打了个踉跄,陆殃看不过去,拉住了明月:“你自己都这么虚弱,你还管她干什么?”

    明月冷冷地甩开陆殃的手,走过去把裴若鸢放到床榻上,着急地看着裴若鸢闭目的样子。

    “她也中了冰毒……”

    长鱼风不知事情的严重性,也不知方才陆殃与明月那会儿的互动是多么的冷心。

    “啊?她也中了冰毒啊,那可怎么办?九殿要不再帮帮忙?”

    这让陆殃很是觉得不值,心寒不已。为了她,明月好似忘记了陆殃的不易,陆殃为他转移冰毒所承受的代价是有多大。

    长鱼风心大,没有想到那里去,故此随口问了一句,以为陆殃目前状态还可以再施法将裴若鸢体内的冰毒吸出来。

    陆殃却意外地道:“我不帮。”

    明月皱着眉头,心疼地看着裴若鸢:“她是凡人,中了冰毒,那必死无疑,也不知杜云鹘被谁蛊惑,居然会使出冰毒之计!”

    说着,明学开始施法,看样子好像是要替裴若鸢吸出冰毒,如此阵势,长鱼风都大跌!

    “明月你干嘛呢?你刚……你就要……你”长鱼风不知所措,立刻劝阻。

    明月当然是不会听劝,既然陆殃不肯,咋就只有自己动手亲自来。

    陆殃将明月拉住,狠狠地阻止住他,怒斥:“你疯啦?你刚被我转移了冰毒,好不容易恢复过来,你就要去帮她转移,若是冰毒转移你体内可怎么办?岂不是又要耗尽你原本的修为灵力?你可是梦神殿下啊!将来的天帝,为何为了一个她,你就要放弃那么多那么多?”

    明月也甩开了他的手,冷冷地道:“若是你不肯救他,那就由我来,我可不想看着她再次在我的面前消失离开!”

    “这一切兴许是天意,何必如此执迷?”陆殃仍劝道。

    他见明月开始了沉默,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样子,唉声叹气了一下,然后妥协了,“好吧,我实在是败给你了,你还是快快把她扶起来,我试试看吧。”

    “你……你恢复的如何了?”明月关心问道。

    陆殃的心早已寒成了一道铁,这句关心话对他来说,不痛不痒的。

    “我目前无事,先救她再说吧。”陆殃道。

    言毕,陆殃开始施法帮裴若鸢转移她体内的冰毒!,

    不出多久,冰毒终于吸出来转移到了陆殃的体内,明月虚弱却担心地扶住陆殃,关切问道:“怎么了?还撑得住吗?”

    “不用你管,我能解决。”陆殃性子也很倔强,他是不希望明月担心他,会因此为他传输灵力。

    长鱼风也绝不会无动于衷,他立刻道:“还是让我来帮你恢复恢复吧。”

    陆殃没有拒绝,自当是默许了,他坐下来等着长鱼风给他输些灵力。

    不出多久,陆殃发现自己体内的毒素排不出,又与冰毒相融合,让他很是难受。

    体内的毒素便是他修炼阴邪之术所残留的,他一直没有好好的注意到,如今就因为冰毒之事,险些就暴露给他们看了。

    长鱼风给他输的灵力,乃是正道之术,岂是陆殃的邪术,完全就不能融洽,他故作好了的样子,制止道:“好了,本王好多了,多谢太子。”

    长鱼风听后便停了手,疑惑问道:“怎么让我停住?你确定好些了?”毕竟时间也没多久,一下子就好了确实让人觉得匪夷所思,难道恢复就真的这么快吗?

    明月正在思考着这个问题,他一直揣度着。

    陆殃回应长鱼风方才的问题,“好多了,不用多虑。我恢复的已经差不多了。”

    “哦,恢复的可真快啊。”长鱼风依旧是不肯相信,从未想到过恢复居然可以这么快,方才明明看他十分痛苦的样子,事态又似乎很严重一般。

    “这些都是多亏了太子你的灵力,想必力量大,帮我的也自然是顺畅。”

    得到了夸奖,长鱼风一下子忘记了方才的疑虑,他毫无心眼,高兴地回应道“多谢你夸奖!多谢多谢啊!”

    长鱼风转而对明月道:“不若我带着九殿去找个地方休息休息。”

    “好。”明月很快就答应了,然后拍了拍陆殃的肩,不知为何,陆殃的肩膀异常的坚硬且重,他没有表现出很惊诧的样子,而是如平常一样的淡然。

    陆殃并未看出明月在观察他自己,他依旧是表现得十分平常。

    离开此房间后,他与长鱼风在门口不远处看到了杜云鹘等人。

    杜云鹘触碰了结界,刚刚摔倒在地,正爬起来继续,他捏了捏那结界,将不知是什么人教他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心想着这个经文一定能够解开结界。

    杜云鹘默默回忆了一遍,“无上大明咒里似乎有破解结界的方法,只是以我是个凡人之躯想必是无望了。不管怎样先试试,若是不行我就找重凌那臭小子,想必他如今的修为对付月郎的结界应该是绰绰有余。”

    陆殃与长鱼风听着他在那里自言自语就觉得好笑,尤其是最后那一句话,简直是大言不惭。

    陆殃小声地道:“姜重凌的那点修为根本就不配打开明月布的结界!”他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与长鱼风说。

    长鱼风在旁偷笑不止,忍不住想要吐槽,“太搞笑了,他居然用咒法试图打开结界!”

    的确是好笑,一个区区凡人就想念个咒法妄想把结界打开,简直是可笑至极。

    陆殃对长鱼风道:“我单独会会他,要不然你先走吧。”

    “好说好说。”长鱼风先行离开了此处。到底也是个脾气好性格好的渤海龙太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