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85章 天界挑婿
    “你来的真及时。”天妃鄢姒从伏清子身后走了过来,笑着道。

    听着声音感觉她甚是客气,丝毫没有一点怪意,毕竟她没能办好一件事儿。

    伏清子向她作揖,道:“小仙有罪,没能完成天妃娘娘的任务。”

    天妃鄢姒知道她没做好,却也没怪她,而是温柔地扶她起身,再道:“你快起来吧,我知道你也不易。梦神殿下岂是那么好对付的,毕竟他是一只苍龙,威力不可小觑。”

    “此次我只晓得梦神殿下体内的冰毒应该是陆殃转移的,所以梦神殿下才能够有精力布结界。”伏清子如实说也如实分析反映。

    这么一说,天妃心中有数,若是没有陆殃的出手相助,想必梦神殿下就会成了一个废人,其他人便是束手无策。

    “陆殃和梦神殿的关系不一般,他们向来互帮互助,情同手足兄弟。这次是我失算了。”伏清子愧疚地讲道。

    天妃鄢姒知晓她也不易,也没多说半句,仍是温柔笑着,可总是觉得这温柔笑意中暗藏杀机。

    “无事,不怪你。清子,将来你有何打算?”说着,天妃鄢姒挑动她的发丝,将她头上的发钗拿掉,然后略有挑衅意味地道:“乖,虽然你回不来天界,但我仍会罩着你,将来素月成为了九重天之主,你便是头等功臣。”

    这等话也就哄哄小孩子,伏清子听着已然没有什么感觉,只配合应道:“是,天妃说的是,有天妃的照应,清子心安。”

    言毕,天妃继续温柔一笑“哈哈,好,你还是那么温柔体贴的伏清子。这会子怎么怎么走投无路投靠了我?以前不是常常伴在斩馨辞身边吗?”

    伏清子甚是无奈,但在天妃一再逼迫下,她只好回应道:“天妃说的是,清子已经走投无路,天界去不得,蓬莱没脸回去,天后那边恐怕是不会再用我,唯有天妃人美心善肯给我机会,清子感激不尽。大恩大德,清子无以回报,能愿天妃左右,侍奉天妃,将来亦是侍奉素月仙子。”

    “好,我今儿记住你说的话,但是,倘若你背叛了我,那该如何是好?”天妃鄢姒不依不饶道。

    “若是背叛了天妃娘娘,我伏清子必将自毁元神,任其自灭!”伏清子对天发誓,天妃这才放心了下来。

    “眼下看,明月还没如我们所愿,我们是该要换个法子了。”天妃随口道。

    伏清子思忖良久,接着看了看天色暗淡无光,她道:“此事不可操之过急,梦神殿下身边除了有陆殃,还有一个长鱼风。这些时候,我派人跟紧了他们,确实发现他们在一块。天妃娘娘有什么好的主意吗?”

    天妃鄢姒双手靠背,好像想出来了什么主意,却不肯说出来,憋在心里闷闷自喜。

    “天机不可泄露。”她只丢了一句此话便离开了。

    过了两日。

    明月与裴若鸢皆恢复的差不多了,而陆殃也大好了起来,他终于压制住了身体里面的邪气,变得一贯正常了起来。

    今儿也不知道天妃娘娘怎的就兴致了起来,请示天帝非要在天界举办一个众仙比试,欲要给素月仙子看一个如意郎君。

    凡间这么办也就罢了,图图热闹,而在天界这么办,许多仙家们匪夷所思,神仙皆不谈恋爱,更不婚嫁,除非是天作之合,亦或是月和喜神牵了线,否则的话,都是孤寡一人度过。

    而更难让人理解的是,居然还邀请了陆殃,一个灵冥界之人也能被邀请上天界参加这等喜事,不过却没有请明月。

    素月仙子和明月关系甚好,怎会没有请明月,这更是让人不得理解。

    陆殃拜别明月后,本是想要回自己的平等王府,天上居然掉下来了个神仙,挡住了陆殃的去路。

    陆殃不解地问:“仙人何事?”

    此神仙就是好久不见的紫阳仙君,他慈祥地笑了笑,然后道:“九殿尊上走的这么匆忙呀?天界正在办热闹之事,老朽特地下来通报给九殿尊上,天妃有指令,邀请九殿尊上与我上天界一同参加。”

    这么个热情邀请,陆殃不便拒绝,只是他与天妃甚少来往,怎么会被邀请或者让他实在不能理解。

    紫阳仙君只是一贯秉公执行,没有想的那么多,他顾着完成任务便是。

    陆殃却是神色凝重地道:“好,仙君有心,我与冷辰这就上天界去。”

    “好嘞好嘞,老朽我这就先去,烦请九殿尊上快点来。”说着,紫阳仙君转了个圈圈,便一闪而过。

    来到天界后。

    先是看到了其他的仙家们与陆殃打招呼,冷辰在旁小声地道:“九殿,这是什么意思?好像没有请梦神殿下上来,却请了您上来,还是天妃……”

    陆殃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却又不敢断定,只好打断了冷辰的思路,“莫要多想,来到天界,还是少说话为妙。”

    冷辰即刻就闭嘴了。

    月和喜神这个最喜欢凑热闹的老家伙时常不会错过这么一桩开心大事,他在与仙家们谈话间,不慎转头,这一转头不打紧,一转便瞅见了陆殃,见陆殃的一双星眸似乎也飘在他自己这角落里,面色几许古怪诧异,瞧着他,仿佛意料之外,又似乎尽在意料之中。

    月和喜神朝陆殃友好地笑了笑,陆殃却不笑,似陷入一派沉思之中。

    月和喜神这就纳闷起来了,就算是陆殃心思再奇怪,既然他都对陆殃先笑,陆殃为何不回一个笑呢?

    莫不是哪里得罪了陆殃,正在怨恨他这个老头子。

    月和喜神忍不住上前一步,问道:“怎么了?老夫我看你甚少来天界,如今来一趟不容易,怎么就如此不高兴?似乎是有什么心事?”

    陆殃神色安详淡然,“哪里,难道喜神不好奇好奇,为何我能来天界参加这等之事?”

    “这不难理解,你身为九殿尊上,亦是地底下最尊贵的王子,与明月一样还未婚娶,你们皆是美男子,不婚娶岂不是太可惜?能参加这个大事,那是好事情,老夫看呐,兴许与素月仙子良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