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88章 陆殃长鱼风下凡喝酒
    天后听闻天帝说陆殃上回帮了梦神,她心中啧啧自喜,趁着陆殃没有回话,天后岔上了一句,“原来九殿尊上帮了我儿,本神真为明月感到高兴,有你这么一个真心益友。”

    陆殃客气地回应道:“天后娘娘不需此丽言,陆殃不敢当。”

    天帝也附和地笑了笑,又接着问:“九殿王子对雪女的印象如何?”

    看来天帝是咬着此事不放,天后见陆殃半天没有反应,担心陆殃不答应,连忙帮着说道:“雪女素月仙子德才佳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在天界掌管昆仑山风雪,掌管凡间前世记忆。而九殿尊上掌管灵冥界酆都城,凡人生死,本座以为,你们正合适!”

    陆殃作揖道:“回天帝,天后。陆殃觉得素月仙子甚好,但陆殃配不上素月仙子,还请天帝和天后另为素月仙子选佳偶吧。”

    天帝与天后互看了一眼,若不是陆殃身为九殿王子,很可能当场就发飙定罪,眼看素月仙子面上无光,陆殃亦是觉得如此做太不妥,连忙改口又道:“陆殃十分欣赏素月仙子,但陆殃觉得素月仙子能够拥有更好的,譬如渤海太子。”

    刚一提到渤海太子长鱼风,素月仙子忽地心跳加速,若是真的,她还求之不得呢。

    天帝对此并不满意,他并不希望渤海太子与素月仙子相配,若是如此,恐怕对天帝有威胁。天帝生性有些多疑,渤海虽然效忠了天界,但地形特殊,指不定哪天会有异动也未尝不可。

    对于这个,天妃却是十分欢喜素月仙子与长鱼风在一起,她看长鱼风仪表堂堂,气宇轩昂,身份不比陆殃差。

    天妃见气氛沉了下来,立刻笑着道:“天帝陛下,鄢姒觉得甚好。长鱼风贵为渤海太子,他性格好,为人坦荡,也是良配,陛下以为呢?”

    天帝看了看素月仙子,见素月似乎十分满意的样子,又见长鱼风正在关切地看着素月仙子。

    对此,天帝自然是不满意长鱼风,他没有正面回应天妃方才的话,而是应道:“时候不早,你们先聊,本座乏了。”

    言毕后,天帝即刻起身离开大殿,然而天后并未跟随天帝身后,而是继续坐在中心,再不怀好意地看着天妃,似是在威胁她什么。

    九殿陆殃准备离开,拱手道:“天后,天妃,陆殃想起还有其他事,就此告退。”

    天后自然是允诺了,而有天后在,就不可能有天妃说话的权利。

    长鱼风见状也作揖道:“天后,天妃,我也有事儿,就此先退下。”

    天后早就看着长鱼风不爽,刚好他要走,也就同时允诺了。

    长鱼风连忙退下也是有目的,他很快就追上了陆殃,他似乎心情不大爽利,特别是见着陆殃的时候,那眼神分明书着“厌烦”两个大字。

    是以,陆殃见状,揣摩了一下,长鱼风之所以如此,多半是嫉妒了。

    陆殃停住脚步,连忙道:“你跟着本王作甚?没有其他事做了吗?”

    到底是陆殃,性格怪癖的很。先前在酆都城平等王府中,对待长鱼风的态度可是客客气气的,现下却这般不好相处。

    “我着实羡慕九殿尊上,天后天妃天帝皆满意你。”长鱼风的话中带刺。

    陆殃瞧了瞧,这厮今日面色不好,他嘴角笑涡浅浅隐匿,他亦睨了长鱼风一眼,云淡风轻地拂了拂袖道:“那你就继续羡慕着本王吧。”

    长鱼风上前一步拦住了陆殃,“就这么走了?”

    陆殃却眉间一蹙,勾起长长的眼尾望向长鱼风,“怎的?不乐意了?”

    长鱼风见陆殃一头的气势果然有些骇人,他赶忙道:“我真的不是故意说这句话,心底里羡慕你,没有其他的意思。但我心里着实有些不舒服,不如陪我喝两杯再下界不迟!”

    陆殃一楞,旋即哑然失笑,“原来你是打这个主意,罢了,本王还算有些兴致,索性就陪陪你。你来定,去哪里喝合适。”

    长鱼风也没想到陆殃这么爽快答应,其实男人间没有那么多的心眼,成为朋友是一瞬间的事,成为敌人也是一瞬间的事儿。

    他抬首看了看,其实天色还早,天气也甚好,盯着热烈太阳,他心想着干脆去凡间喝。

    于是,长鱼风提道:“不如,咱们去凡间喝,尝尝凡间的酒,如何?凡间热闹得很,我们就在楼台上喝,听着小曲儿也是极好。”

    陆殃的目光带着一丝丝疑惑,他从未在凡间逗留过,听闻长鱼风这么一说,他也好奇长鱼风在凡间来过,于是一副嫌弃的样子,问道:“我瞧着天色甚好,你说去凡间,本王却认为不妥。凡人与我们神仙有别,本王可不想沾染一些不好,更不想惹麻烦,总觉得凡间世俗,本王不喜欢。”

    长鱼风搭着他的肩膀,轻松地道:“哎呀,九殿尊上多虑的很,又不是让你下界做什么,就是喝喝酒而已。”他一边说着一边把陆殃往下界推去。

    陆殃问道:“怎么?你很喜欢凡间?”

    “相信我,你一定会爱上凡间。”长鱼风自信满满地说。

    言毕,长鱼风带着陆殃往凡间去,来到长安街一处酒楼,到底是神仙,出手就是阔气,长鱼风掏出两锭今条将二楼包下。旁边的客官们皆艳羡又八卦的目光看着他们,不时小声议论:“话说这位郎君出手大方,真正有钱,居然出手比杜七公子还要大方。”

    “究竟是什么身份,居然出手比长安首富杜家还要阔气!”

    “要我说呀,来头肯定不小!”

    等等诸如此类的话题连绵不断,陆殃也听见了,但对于凡间这种七嘴八舌,甚是觉得聒噪,刚一甩手冷冷地道:“凡人聒噪的很。”

    说着,陆殃准备施法想要惩戒他们一番,居然被长鱼风一手阻拦住,然后摇着头劝道:“这是凡间,不可忘了我们的身份,我们的身份不能被暴露,亦不可用法术伤害凡人。既然你是灵冥界,知晓凡人生死,定会知道其中的规则,不用我说。”

    陆殃只是觉得吵,性子压不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