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89章 凡间喝酒谈今后
    幸好有长鱼风的提醒,否则酿成大祸紊乱天界人界灵冥界的秩序。

    反正也是凡人,陆殃也不想过多计较,于是随着长鱼风上去了二楼。

    二楼可直接看到楼下络绎不绝的马车和人行,长鱼风一边看着楼下,一边四处看看,兴致问道:“九殿尊上感觉如何?只要把楼上包下来就不会有人打扰我们,我差遣了小二们给我们带来了上等的好酒,是这里存了数十年的佳酿,一会儿尝尝凡间的酒,告诉你什么叫做醉生梦死!”

    陆殃还是懵懵懂懂的,他问道:“什么?什么是小二?”

    长鱼风差点就喷笑了出来,只觉平日里威风霸气,邪魅狂拽,如今却像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村夫。

    “小二是凡间的一个称谓,则是酒楼里饭馆里的伙计。”长鱼风耐心解释道。

    这个时候,小二端着酒坛子上来,热情地道:“二位贵客慢用,还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小的。”说完,他笑着下楼去。

    长鱼风先给陆殃倒满了酒,再给自己满上,然后先干为敬,再抹了抹嘴角,大方地道:“九殿尊上快干了这一碗,真的很好喝。”长鱼风喝酒就像是喝水一般。

    陆殃拿起酒碗就喝上了一口,再大大咧咧爽快地灌下去,犹如肝肠洗礼了一般,爽呼呼地道:“嗯~的确不错!本王觉得比平等王府的千年佳酿还要好。”

    长鱼风满意一笑,“九殿尊上觉得好那便好。”

    停歇之际,陆殃疑惑问道:“本王好奇,你是怎么知道凡间这么多的门道?是否经常来凡间呢?”陆殃忍不住问,其实他早就想问这个问题。

    长鱼风点头应道:“是的,只有来到凡间感受一片凡人的生活,静下心来才觉得就是活了千年万年也并不觉得孤独无趣。其实凡人虽说一生短暂,但是他们能感受到酸甜苦辣,大喜大悲,也不枉人间一场。”

    说的也是,这正也是他们神仙羡慕不来。

    陆殃颇有同感,感慨道:“是呀,凡人都羡慕神仙会法术,可以长生不老。想尽办法修炼,不惜逆天付出代价。而我们虽然拥有法力活这么久,却倍感孤独无聊。羡慕凡人们的多姿多彩。现在想想,也不知是哪一方讽刺哪一方。”

    长鱼风叹道:“无论是神仙也好,天地人三界中任意一个身份也罢,都是命中所注定。九殿尊上若是感到无聊,其实大可不必如此,不若常来凡间走走,看看百味人生也未尝不好,别总是待在酆都城。”

    陆殃自己倒酒灌了一碗,这让长鱼风吃惊的很,长鱼风不解地问道:“九殿尊上怎么也开始有了心事?不妨说来听听?”

    居然莫名其妙勾起了长鱼风的好奇心,陆殃缓缓地道来:“本王一直以来心里空落落,在平等王府也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儿,却遇到了乔暮瑛后便喜欢上了她,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本王居然不能和她在一起。”

    “为何不能在一起呢?其实灵冥界与魔界并不冲突!”

    陆殃冷笑了一声,似乎对于这个很是无奈,“外人看来,灵冥界与魔界并不冲突没错,但若是根遡上古,恐怕是敌人势不两立!”

    “如何见的?我对于古籍记录的旧事了解并不多,灵冥界掌管凡间人们的生死,不受天界约束,只稳定秩序。魔界如今和平共处,两者都没有彻底哪方属于天界。再者,魔界亦是属于灵冥界的一种。哪里冲突呢?”长鱼风实在不理解陆殃口中的势不两立。

    陆殃解释说:“你有所不知,我们灵冥界不受天界约束,却还是算归顺天界,天地一体。这让魔界并不接受,或许很久很久以前,魔界属于灵冥界,却因此分支了出去,做天下妖物魔兽的主,便是魔界。”

    这么一说,长鱼风就明白了,他倒了一碗酒后,与陆殃敬一碗,满目惆怅:“实不相瞒,我喜欢素月仙子,也是烦恼不能和她在一起,我想依九殿尊上的聪明才智应该知晓我与素月仙子不能在一起的原因吧?”

    陆殃早就看出来了,只是看破不说破罢了,既然长鱼风提出来,他干脆说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本王早就知道,只是看破不说破。素月仙子好歹是天帝的女儿,属于天界正统。而你是渤海太子,地势所在复杂地形地貌特殊,对于天界来说,也算是一种威胁。天帝最忌讳这些,他生性多疑罢了,还是个野心勃勃的天界,欲要统一六界十族,便是天地人水魔冥界,麒麟族、山灵族、龙族、花果族、人鱼族等,其中你们渤海并不包含在其中,虽说你们和睦,但天帝始终不放心。”陆殃分析的妥妥当当的,长鱼风不得不佩服。

    “九殿尊上说的是,所以天帝并不满意我与素月仙子在一起。”长鱼风想起这个就难受又头大。

    然而陆殃另问了话题,“本王问你,若是将来梦神殿下坐上了天帝之位,他能够统一六界,你会支持他还是另有他想?本王只是说如果,你可以不用回答。”

    其实不需要陆殃问,长鱼风心里早就想过这些,他回应道:“我长鱼风承诺过,誓死守护梦神殿下,若是将来他的天帝之路坎坷,我长鱼风必会助他,更别谈是否将来支持他统一六界。”

    陆殃听着十分满意,可是长鱼风心中的疑惑太多。

    陆殃和梦神殿下明月的关系虽然很好,却也不至于死心塌地效劳明月。长鱼风也看出陆殃是个有野心之人,难保将来不会争位,窜谋。

    陆殃看到长鱼风一直盯着自己,大略猜出了长鱼风大概在疑惑什么想些什么。

    “怎么?你在思虑本王?”

    “不敢,只是好奇九殿尊上和梦神殿下的关系,远传你们关系情同兄弟。疑惑不解你们是如何搭建这般友好的关系。居然能够让九殿尊上愿意尽心尽力帮助梦神殿下,难道九殿尊上没有自己的霸业吗?”

    “霸业?”陆殃突然轻声笑道,接着又说:“好笑,霸业算什么?本王配拥有霸业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