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91章 月和殿寄姻缘
    “啊?我能上天界?可是我不会法术,只是一个凡人,若是我上天界了,万一掉下来了怎么办?”裴若鸢担忧不已。

    长鱼风不免说说笑笑,“裴娘子说笑,有殿下在还怕什么呢?殿下自然会护着你呢。”

    “可是……我能在天界吗?”裴若鸢还是很担忧。天那么高,那么大!从未想过有那么一天能够上天。

    明月紧握住裴若鸢细嫩的双手,温润地道:“别担心,有我在!你怕什么?”

    裴若鸢害羞地笑了笑,长鱼风在旁看着只觉得尴尬不已,毕竟眼前乃是天界的梦神殿下,长相俊美,气质非凡。

    “哎呀好啦好啦,你们在我面前如此卿卿我我,可有想过我的想法了吗?”长鱼风无奈地道,连忙卡在他们的中间。

    明月笑道:“好啦,我们一起上天界。不要怕。”

    裴若鸢这下子放心了起来,她相信有明月在,她定会安然无事。

    随后,明月带她上了天界准备回到琉璃宫。

    不巧,居然在南天门之处碰到了月和喜神,月和喜神正在与和合二仙会谈竟然还吵起来了。

    还没踏入南天大门就已经听到他们吵闹的声音。

    “你们不过是掌管夫妻间和谐,老夫我却管着是天下间的姻缘,老夫才是最大的功劳!老夫能够让有情人成眷属!而你们!就算成了夫妻,也会有不少的夫妻性格不合最终和离!”月和喜神的声音最大也是说的最激动。

    和合二仙立刻就不满了起来,连忙应道:“嘿!你可别说,还真是你的错,若不是你不小心让那么多情人没法在一起,还会有我们那么多事吗?夫妻和离甚多,可把我们兄弟俩忙坏了!”

    月和喜神连忙想要怼着,却被明月制止住了。

    明月连忙上前,“舅父又在吵嚷什么?”

    月和喜神见到了裴若鸢,神色变得大好,立刻变得热情了起来,他激动地垄上前去,“哎呀哎呀,快让老夫看看,一个凡人上天界可是头等之事,娃娃觉得如何?还习惯吗?”月和喜神热情的很,他关切地问道。

    和合二仙听到月和喜神方才提到的那句凡人上天界,他们神色大变,似乎留意了此话,又趁着月和喜神没有闲工夫管他们便立刻跑了。

    明月见月和喜神如此欢喜裴若鸢,心里面也欣慰的很。

    “好娃娃,快来随着老夫去月和殿如何?老夫的月和殿十分热闹喜庆!”说着,他把裴若鸢往月和殿拉去,和千年前一样,他也时常拉着逸萱往月和殿去。

    “老夫看你就是欢喜,你长得可真是像极了她啊!”月和喜神不由地感慨道。

    明月跟在了他们的身后没有说话,默默陪着裴若鸢。

    叩开月和殿的朱漆大门,看门小仙侍见着她愣了愣,觉得她甚是眼熟,差点要喊出“逸萱”的名字,却突然想起逸萱在一千年前就已经死了。

    看门的小仙侍先是张大了嘴,木头桩子一样杵在那里,再而红着脸扭扭捏捏道:“这位仙子可是寻我家仙人来的?”

    仙侍最开始似是认识她一般,瞳孔放大,现在又倒像不认得她了。

    裴若鸢转身将明月望了望,木头桩子的仙侍却直挺挺伸出一只手来欲拦她,道:“我闻不出你身上的仙气,你莫不是凡人吧?”突然似乎又觉不大妥当,将手缩了回去,着急道:“喜……喜神?!”

    “呆!这是老夫带回来的娃娃,老夫说她仙子,她就是!还拦着干甚?老夫在此,难道你还不让老夫进去?”月和喜神撅着嘴道。

    明月不禁地笑了笑,觉得十分好笑。仙侍实在是呆头呆脑,可爱极了。

    进入后,明月见狐狸仙此番倒似清减许多,两袖飘飘,关心问道:“舅父清瘦了些,是为何事发愁呢?”

    月和喜神委委屈屈停下脚步将明月一瞅,“难道老夫原来很胖吗?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

    不待明月讲话又继续道:“都怨那颗紫色的露珠,偏要设宴。近些日子,老夫本来开心的很,结果去赴宴图个热闹,心想着素月仙子难得有机会可以寻觅佳偶,怎一个不好的,天帝天后和露珠极力支持九殿尊上做素月仙子的配偶。后来也不知怎的,那颗露珠亦是支持渤海龙太子!惹得天帝不悦,众神尴尬!老夫亦是无奈的很!最后,素月仙子寻觅佳偶就泡汤了,可是让老夫一顿发愁!”

    裴若鸢在旁边自然是听不明白,连忙问:“什么紫色的露珠?你舅父在说什么?”

    明月解释道:“紫色的露珠,说的就是天妃娘娘,她的真身就是露珠。素月是她的女儿,便是紫色的冰珠,奉命为雪女!”

    这下子,裴若鸢听的似懂非懂,便装作听得懂的样子,应道:“好吧,原来这么复杂。不过我好奇喜神又是什么?我知道殿下是琉璃色的龙,那喜神呢?”

    月和喜神抢言道:“老夫我呀是……是麒麟!明月的母神是最厉害的蓝色雷麒麟!”

    “麒麟?”裴若鸢似乎很惊讶,又紧接着激动地问道:“麒麟在我们凡人眼中是最神圣的,在我们凡间亦是有崇高的地位。可是,你是麒麟,殿下的母神也是麒麟,那为何殿下不是麒麟呢?”裴若鸢将自己的不解说出。

    明月笑的明朗,落落大方,不免摇着头继续又笑:“你呀,思维很是奇怪。为何我就一定和我的母神一样是麒麟呢?我父帝是龙,我便遗传我父帝多一些吧。”

    原来这个真身还讲究遗传啊,这是裴若鸢最为不理解的地方。

    月和喜神突然拍了拍裴若鸢的肩膀,惹得明月在旁十分紧张。

    “老夫的外甥长得那副俊美的样,那叫一个完美啊,将来怕不是十来房至少也得有七八房姬妾呢,老夫这红线一定要给你留着,你要珍惜哦。”说着,月和喜神拉住裴若鸢的手,把红线围住她的手腕上,再继续道:“这下子跑不了咯。”

    接着,月和喜神转而两另一根红线绑在明月的手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