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95章 天妃暴露
    天后去到了下界,约见了黑鹰和蓝沛仙子。

    她只身一人,双手靠背,淡定又神威。蓝沛仙子前来之时,轻轻瞥了她一眼。

    天后转过身来,肃穆地道:“本座要那个裴若鸢死,你们可知裴若鸢?”

    黑鹰眼风随着扫至天后面上,拱手回应道:“天后,我倒是知道一点。她乃是裴家之女,许配给了杜云鹘,还未成亲。”

    蓝沛补充了一句:“依我看,杜云鹘是当年的睚眦,伏清子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投奔了天妃!就在前不久,她替天妃办事,利用杜云鹘给梦神殿下和裴若鸢下了冰毒。”

    天后这才知道,万万没想到下冰毒之人果真是天妃,其实她心里早就有数,毕竟她的死对头乃是天妃。

    “哼!原来是鄢姒!看本座如何教训她!”天后气愤地道。

    黑鹰先是看了蓝沛一眼,得知蓝沛想要做甚后,他才敢开口,“天后找我们来只是为了此事吗?”

    “本座也想问你们,陆殃是不打算和你们一个阵营了吗?”天后问。

    正确来说,他们是陆殃的阵营,本是打算对付魔尊,只是这个秘密还不能和天后说。

    “天后,原本是,但是陆殃向来心思变来变去,现下怕是不会与我们是同一条线了。”蓝沛自个儿回答道。

    天后得知后也没再说什么,收下所谓的答案后,二话不说就回天界去。

    瞬时变得安静许多,趁着天后离开了,黑鹰连忙上前问:“少主,天后问陆殃究竟是什么意思。”

    “天后想要陆殃出手,当下决定杀掉裴若鸢,恐怕陆殃不会参加。此事就交给你和伏清子吧,其实伏清子一个人就能够解决掉裴若鸢,不需要我们出手。我们当下的应该规划好我们的目标,魔尊必要死!”蓝沛答道。

    这一番话,黑鹰十分赞同,连忙允诺:“喏,属下必会完成任务。只是杀魔尊之事,是否要和陆殃说?毕竟魔尊是乔暮瑛的母尊,乔暮瑛又是与陆殃……”黑鹰不敢说下去,因为深知她心里头喜欢着陆殃,虽说常常和陆殃相杀,但是她始终是把陆殃当年救她的事记在如今。

    蓝沛眼尾一皱,“呵呵……当然要告诉,不仅要告诉他,还要提醒他!”

    黑鹰默默不作声,伴随在蓝沛左右。

    在天界。

    明月来到了天妃的宫中,天妃也不明他为何来找自己,吩咐仙奴们招待好明月。

    “梦神来此处找我是有什么事?可有没有找素月?她还好吗?”天妃客气地问道。

    “明月来此之前并未找过素月,若是找了,素月一定会随我而来,我不想让她知道天妃做了什么。”明月直接开口回应道。

    “什么?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呢?”天妃装的很无辜很无辜,明月从她神情之中还是看出了破绽。

    明月轻声一笑,“天妃的目的未免有些太僭越吧?天帝还从未诞生过女子来当,难道天妃要做这第一人?明月也是万万没想到天妃竟然如此有野心,不知告诉天帝,天帝是否与明月一样,没想到所谓的温柔贤淑的天妃居然是一个谋杀天帝之子的主谋。”

    天妃没有再装了,她似乎很张狂,“哼,你告诉天帝没有用的,你以为冰毒之事他就不知道吗?其实他知道就是我干的,但他并没有对我如何,你可有想过原因没有?”

    明月没有回答,天妃连忙解释:“比起我,天帝陛下更想看到你母神死!”

    此话一说,明月神色诧异,天妃得意一笑:“怎样?你是不是很惊讶?没想到你的父帝会是如此?”

    “谁说的!本座倒想看看你究竟要做什么?”远传天帝的声音,不过一会儿,天帝便现身在他们的面前。

    “父帝?”明月不理解天帝为何会出现,难道是早已知道这些事,却偏偏等到今日?

    “鄢姒,在斩馨辞嫁给本座之前,你确实对本座尽心尽力,但你要知道。你只是本座身边的一个随从!是你说要侍奉本座,做一个仙奴!只是月和喜神参合其中,必要将你与我撮合一起,本座迫于众仙家的极力推荐,只好立你为天妃。你要知道,以你的身份根本不可能做天后。不论是斩馨辞也好,还是其他人也罢,只要是身份尊贵,必将是天后,本座从未考虑过要娶你!”天帝说了一大串的话,句句伤人,可是天帝说的也是实话,他自己没有体会出哪里伤人,但他只想把想说的说出来。

    天妃的心里必定还是不平衡,哭笑不得之际,倒是翻脸不认人了,“哼!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吗?这些年来!是我伴随你身边,从你还是殿下的时候,我就衷心不二地陪着你,你备受先帝与当年天后的欺压,殿下的位置受到先火神的威胁,这一切都是我陪着你过来的!我知道,你心里面只有水神!包括现在也是,对不对!”

    天帝摇着头,一怔道:“你还是冥顽不灵!”他没有正面回答天妃方才的问题,问他现在是不是还是心里面有水神,他没有回应,只怪她有些咎由自取!

    “呵呵……终是摆脱了我,接下来是不是到了斩馨辞?”说到这里,她朝明月看了一眼,感慨道:“你长得确实很像你父帝当年的样子,你也确实是一个好神仙!我不是有意害你,而是多年以来积压在心里的不公!”

    “不公?你不公什么?”天后意外地冒出来。

    此时,天帝却是非常的愤怒,“你来干什么?”这种愤怒并不像是责骂她,而是迫于担心,迫于她来了坏事才会如此。

    天后应道:“我来看看她口中所说的不公究竟是什么?我倒是想知道,她陷害明月的主要目的到底是什么!”

    看来,女人在的地方,是非多!天帝所担心的点终于到了,他阖上眼很是无奈。

    “不公!呵呵,不公凭什么我先来,你却是天后!凭什么就你可以肆无忌惮,天帝却不怪罪你?凭什么梦神就能做天帝,素月不能?她可是长女!”

    “本座先前说的那些话难道不够清楚了吗?本座也十分诧异,你变得如此,真叫本座失望!”天帝满面失望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