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三章 我叫应泽,编号PC2238(下)
    偷袭完第二个劫匪,应泽也注意到了车外还挂着一个人,听那些劫匪的意思,这家伙应该是个警察,那也就是同事了,必须要帮一把。

    于是他向自己的这个同事伸出了手,打算拉他一把的同时问道:“你没事吧!”

    “谢谢!”

    挂在车外的警察抬头看向了应泽,也看到了应泽向他伸出的手,顿时明白了应泽的意思,一把握住了应泽的手然后说道。

    也就在这时,应泽也看到了这个同事的脸,浓眉大眼一脸英气,最关键的是,他长了一个中国人都熟悉无比的大鼻子。

    “龙叔!”应泽惊叫道。

    没错,就是龙叔。作为一个看着港片长大的九零后,应泽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这张脸,尤其是那个大鼻子,就宛如黑夜中的萤火虫一样耀眼夺目,完全证明了他的身份。

    “∑(°△°|||)︴?”

    陈家驹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惊讶的看着自己,还叫管自己叫龙叔,虽然他是长得成熟了一点,可也没到被一个大小伙子叫叔的年纪吧!

    “难道他认识我?”

    可是陈家驹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自己在那里见过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认错人了?”

    陈家驹一脸懵逼的样子自然落到了应泽的眼里,让他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可是那标志性的大鼻子又明确无比的告诉他他并没有认错。

    “等等,一九八六年,成龙,警察,爬双层巴士,难道这是……”

    应泽虽然不是成龙的铁粉,但是他的作品他一部都没落下,很多还看了好几遍,当各种线索画面综合在一起后,他瞬间想起了龙叔的代表作《警察故事》系列。

    “陈家驹警官,我这就拉你上来。”

    应泽试探性的叫道,同时也加大了手上的力气,把陈家驹往上拉。

    陈家驹也顺着应泽的力道使劲,有了地方借力,三两下的功夫,他就爬进了车内。一进车厢,他立马就跑向楼梯口。

    陈家驹如同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了巴士的一层,一枪解决了挟持司机的劫匪后,把枪对准了位于车尾的一个中年男子。

    “别动,朱韬,你现在被捕了,你有权保持沈默……”陈家驹说道。

    然而,他那套港岛皇家警察抓人必备台词还没说完,朱韬就一脸奸笑地说道:“只要你放我走,这箱东西就是你的。”

    说着,他打开了手中一直紧紧抱着的黑色皮箱,露出了里面一叠叠整整齐齐的富兰克林。

    陈家驹顺着朱韬的话看了他手中的皮箱一眼,然后再一次看向了朱韬。朱韬立刻作恍然大悟状,把箱子一合,递给陈家驹,同时有道:“你几辈子都花不完呢!”

    陈家驹又看了眼箱子,又看看朱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心中的怒火已经烧的愈发的旺盛。

    朱韬见陈家驹不说话,以为他心动了,立刻趁热打铁:“你收下不会有人知道,只要你放我走,咱们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陈家驹冷着一张脸,伸手接过了箱子,正打算说些什么,就听见朱韬奸笑一声:“聪明!”然后越过陈家驹打算逃走。

    陈家驹瞬间转身再次把枪对准了朱韬的脑袋,大声喊道:“站住!”

    朱韬被他吓了一跳,以为陈家驹想要杀人灭口,战战兢兢的扭过头看向他,这时,只见陈家驹一脸正气的举着箱子说道:“我现在多空告你一条,涉嫌贿赂警务人员。”

    朱韬:“……”

    “啪啪啪!真不愧是西九龙重案组第一勇探,陈sir,好样的!”

    就在这时,一阵掌声传来,应泽从二楼下来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咔嚓一声,一对明晃晃的银镯子戴在了朱韬的手腕上,这时,陈家驹才彻底松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看着应泽说道:“谢谢,要不是你帮忙,说不定就让这家伙跑了。”

    “陈Sir客气了,以你超级警察的实力,就算没有我帮忙也能轻松搞定,我只不过是恰逢其会。”

    应泽并没有因为陈家驹的道谢而居功,而是谦虚地说道。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就算没有应泽的帮忙,陈家驹也只是再多费些功夫而已,比如从车上掉下去,然后再翻过几个小山坡,冒着被车撞死的可能在马路中间拦车。

    “呵呵,哪里哪里,一般般而已啦!”听到应泽的夸赞,陈家驹不禁有些得意。

    应泽见他那一幅我很厉害,快夸我的样子,心中也是一阵好笑,恭维两句就飘了,难怪在电影里被署长雷蒙和助理骠叔忽悠的团团转。

    “等等,从刚刚开始你就一直叫我陈Sir,我记的我似乎没有告诉你我姓什么吧,难道你认识我?”

    得意了一阵,陈家驹总算是想起询问应泽的身份了,也只有神经大条如他才会到现在才注意到这一点。

    听到陈家驹的询问,应泽瞬间一脸肃穆,立正敬礼,说道:“陈Sir你好,我叫应泽,编号PC2238,是今天刚刚加入警队的警员。”

    “诶,是吗,原来你也是警察啊!那么,加油吧,新人!”

    当得知应泽也是一名警察后,陈家驹的态度变的更好了,拍拍应泽的肩膀鼓励道。不过他马上话锋一转,又问道:“不过,你还是没告诉我你怎么认识我的?”

    “诶,难道陈Sir你不知道你五年前的毕业考核成绩现在还是警校的最高记录吗?这几年警校毕业的新人可都是笼罩陈Sir你的阴影下啊!”

    应泽解释道。

    说起来,这理由还真不是他瞎编的,原身留下的记忆里,陈家驹的照片的确挂在警校的荣誉栏里,他正是八一年那届学警中银笛奖的获得者。

    “哈哈,是这样啊,看来这几年的新人都不怎么样嘛!”

    整天忙于抓贼的陈家驹其实早忘了还有这回事,现在被应泽当面一夸,他顿时更加得意起来,大鼻子都快翘上天了。

    乐了一会,陈家驹似乎想到了什么,询问应泽道:“师弟你姓应,这个姓氏很少见吧?”

    应泽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