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十八章 出庭(上)
    “哈哈哈……”

    在陈家驹的嘲笑声中,三人结束了今晚的聚会,散场之后,陈家驹带着阿美去过他的二人世界,应泽则在街上闲逛了起来。

    欣赏了一会港岛的夜景后,应泽提着两碗糖水,来到了圣玛丽医院,金麦基受伤之后,就被送到了这里。

    应泽询问了护士之后,按照护士的指示找到了金麦基的病房。一进门,就看到了趴在床上的金麦基。

    没办法,整个病房就他一个趴着的,还撅着屁股吗,想认不出来都难。

    “基哥,我来看你了!你看我多好,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糖水,新鲜出炉的哦!”应泽提溜起手中的糖水,谄媚的笑道。

    趴在床上的金麦基扭过头看向门口,当他看到应泽的身影时,瞬间扭过头去,看样子是生气了。

    应泽走到金麦基的床位边,把糖水放在了他的床头柜上,拍了拍他的屁股说道:“基哥,咋了,糖水都不喜欢了!难道是屁股痛,来,喝碗糖水止止疼。”

    “啊!应泽,我要杀了你!”

    金麦基痛苦的大叫道,应泽这一下,不偏不倚,正好拍在他的伤处。

    “基哥,不要这么生气嘛,来,喝糖水!”应泽把糖水递到了金麦基的嘴边。

    金麦基一扭头,硬气地说道:“哼,老子就疼死,也不会喝你一口糖水!”

    十秒钟后,金麦基趴在床上美滋滋地喝起了糖水。

    “哈哈,基哥,香不香?”

    “真香!”

    一边喝着糖水,两人一边闲聊了起来,应泽笑道:“基哥,这次你因公受伤,带薪休假,你赚大发了。”

    “赚你个大头鬼,这回糗大了,伤到哪里不好,偏偏伤到那里。现在警局肯定传翻天了吧!”金麦基忿忿地说道。

    应泽喝了一口糖水后,说道:“节哀吧,基哥!谁让你是上午出事的呢?如果是下午的话,说不定能拖到明天。”

    “真是一世英名一朝丧啊!”金麦基说完,趴在床上喝了一口糖水。

    在医院和金麦基闲聊了半个多小时后,应泽把糖水的打包盒收拾好,和金麦基道别之后,离开了医院。

    时间飞逝,一晃就到了下周一。

    在过去的这几天里,应泽过的非常充裕,上交完报告之后,去接受了心理咨询,还别说,真的挺有效的,现在应泽回想起打死女装逃犯的画面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

    不过,警署批的假期还又几天,应泽也就没有回警署,而是窝在枪馆里练枪,上午练枪,下午练拳,这些可都是他安身立命的根本,所以他练得非常勤快。

    至于今天,因为并没有继续这样的日子,因为今天是他答应陈家驹出庭的日子,今天,那个大毒枭朱韬就要接受审讯了。

    应泽早早的来到了法庭,然后找到了陈家驹,等候他的安排。

    和电影里不同,有了应泽的提醒,陈家驹有了搜寻证据的方向,也就没有必要再去保护莎莲娜,自然也就没有在法庭上迟到了。

    所以,当法庭准时开庭的时候,所有人都静静地坐在了观看席上。

    审讯开始了,警方首先做的就是提供证据,然而,出乎应泽意料的是,警方并没有拿出朱韬进行贩毒活动的交易记录作为证据,只是提供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证据。

    这让应泽有些看不明白了。

    “难道他们没有从朱韬的电脑里取得证据吗?”应泽暗自猜测到。

    他碰了碰坐在他前面的陈家驹,悄悄的问道:“大哥,你们为什么不直接把交易记录拿出来啊?”

    “嘘,这事等下再跟你说!等会你也要上台作证,记的坐好准备啊!”陈家驹嘘了一声,悄悄回应道。

    “???”应泽一脸懵逼,难道他不是来打酱油的吗?

    审讯继续进行着。

    这一次行动的警员都作为证人出席了这次审讯,很快就轮到了陈家驹的好友大嘴——莫金发出庭作证。

    “当天你的岗位是什么?”控方律师询问道。

    莫金发说道:“我当天奉命在木屋区监视,看见有十几个疑犯拘捕逃走,我就把第六、第七逮捕被告逮捕。”

    控方律师道了一声谢,随后回到了检方席。

    “莫金发先生,你刚才说你看到十几个疑犯逃走,请问当时是不是十三名疑犯排队在你面前走过,还是你用一种我们从来没有听过的最新科学仪器,能够同时看见现场的全部疑犯逃走的过程?”

    控方询问完证人,作为被告律师的张大状站了起来,走到莫金发的面前询问道。

    莫金发被张大状问的一愣,控方律师立刻拍桌子喊道:“我抗议!”

    然而,他的抗议直接被法官给驳回了。

    “谢谢,我问完了!”张律师并没有继续追问,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有请检方的下一位证人!”

    随着一声传唤,一个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中年男子走上了证人席。

    “我,文健仁,宣誓……”

    一连串的宣誓之后,这个自称是文健仁的中年男子就坐了下来,开始讲述自己的证供。

    “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看见疑犯逃走的时候,你凭什么断定这个疑犯就是我的当事人本人。”

    “凭衣服和体型。”

    “那也就是说你根本没有看清楚那个逃走疑犯的面貌!”

    “可以这么说。”

    “你有没有近视?”

    “好,我没问题了!”

    证人和辩方律师又进行了一次让人无语的对话,随后,张大状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一幕,咋这么眼熟啊?等等,这不就是电影里的原剧情嘛!这是怎么一回事?”应泽有些懵逼的看着眼前闹剧一般的审讯,完全搞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大哥,你们没有调查这个文警官吗?他明显是在帮朱韬开脱啊!”应泽忍不住了,又探过头去,悄悄的跟陈家驹说道。

    “唉,一言难尽啊!”陈家驹的脸忽然耷拉了下来。

    应泽见状,知道肯定是出事了。八成还跟那个文警官有关,不然的话,警方的举证不会这么无力。

    下意识的,他看向文警官的眼神带上了一丝不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