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十九章 出庭(中)
    “文健仁,他还真是人如其名!”

    应泽最痛恨的就是文警官这种人,正是有这种吃里扒外的败类存在,才会让罪犯逍遥法外。如果这里不是法庭的话,他真想狠狠的揍这个文警官一顿。

    “有请下一位证人!”就在应泽胡思乱想的时候,又轮到下一个证人回答了。

    陈家驹冲着坐在控方律师身边的骠叔和林署长点了点头后,站起身来走向证人席。一番宣誓之后,他坐下开始讲述自己的证供。

    “当天我奉命在木屋区执行任务,当时第一、第二、第三、第四被告开枪拘捕逃走,我看见他们上了双层巴士,于是我追上双层巴士,在一位坐巴士去上班的新人警员的协助下,抓捕了四名被告。第一被告想用一箱美金贿赂我,可是被我拒绝了。”

    “说得非常清楚,谢谢你。”控方律师询问完,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张大状立刻站了起来,开始询问陈家驹:“陈家驹先生,你刚才说你从木屋区出来,请问当时几点钟?”

    “大约六点钟!”

    “大约六点?请准确一点。”

    “五点五十五分。”

    “我就当你是六点,你知不知道港岛四月份的太阳是在六点二十三分从地平线升起来的?”

    “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有一句文艺术语叫黎明前的黑暗?”

    “噗!”

    就在两人对话的时候,法庭上忽然响起了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

    “肃静,不许扰乱法庭秩序。”法官拿起桌上的锤子敲了敲后说道。

    “不好意思,法官大人,我不是有意的,只是这个张大状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还在那里问别人知不知道,实在是太滑稽了。”

    应泽站了起来,脸上一副强忍着笑意,好像便秘一样的样子说道。

    “这位先生,你对我的问题有什么疑问吗?还是说你是在质疑我一个律师的专业性?”张大状闻言,顿时怒了,也不管自己还在盘问证人,冲着应泽呵斥道。

    “法官大人,我可以回答他的问题吗?”应泽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了法官说道。

    “张律师,请你继续你的辩护,不要做多余的事情。”法官作为法庭上权力最高的人,他当然不会惯着谁,非常严肃的说道。

    “好的,法官大人!”

    张律师再嚣张,也不敢对法官说些什么,应承了一句后,再一次看向陈家驹说道:“这句术语的意思是说,在太阳出来之前,有一段时间是非常黑暗的!”

    “好像听过!”

    “好了,陈家驹先生,请问在这种恶劣的光线之下,我们是不是应该相信你所看见的疑犯就是我的当事人?”

    “噗!”

    张律师话音刚落,法庭上又一次响起了刚刚那个不合时宜的声音。

    “这位警官,如果你不能遵守法庭的秩序,那就请你离开法庭。”审讯再一次被打断,法官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不好意思法官,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因为我想不明白,这个所谓的张大状是怎么当上律师的。”

    应泽还是刚刚那一副便秘一样的表情,憋着笑说道。

    一再被讽刺质疑自己的专业,张大状哪能忍受这种侮辱,声音顿时加重了三分,质问应泽道:“你什么意思?”

    应泽还是没有理会他,而是恭恭敬敬的向法官询问道:“法官大人,我可以回答吗?”

    法官正想说些什么,这时张律师又道:“法官大人,这个人一再质疑我的专业性,我不能忍受这种侮辱,他必须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我将会控诉他人身攻击。”

    法官闻言,想了想,随后说道:“好吧,这位警官,请你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一再嘲笑张律师,影响法庭秩序。”

    “好的,法官大人!”

    应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警服,立正敬礼,然后说道:“我之所以质疑张律师,主要有这么几个原因。

    首先,港岛四月份的太阳升起的时间是六点四十八分左右,而不是张律师所说的六点二十三分。他说的六点二十三分确切的说应该是天亮的时间。

    其次,黎明的意思并不是太阳出来前,而是指天快要亮或刚亮的时候。所以,当第一缕阳光照射港岛的时候开始,才能算是黎明。

    张律师,太阳出来和天亮可不是一个概念,你不要在这里误导法官大人。再说黎明前的黑暗,指的是天开始亮之前有一段时间特别黑。

    而根据光速以及地球自转的速度,可以算出从第一缕阳光照射港岛的时候开始,到天完全变亮,这一段黎明大约持续半个小时左右。

    因此,在陈家驹警官追捕朱韬的时候,你所谓的黎明前的黑暗早就已经过去了。所以,他完全可以看清楚自己追捕的人是不是朱韬。

    除非,陈警官有夜盲症,光线稍微暗一点就看不见东西,不过,我们警队是绝对不会出现招收有夜盲症的人进入警队这样的失误的,所以,这个假设不成立。”

    “……”

    张律师当即被应泽说得哑口无言,他那里想得到真的会有人知道太阳升起的时间这种不是专业人士完全不会去在意的知识,然后用这些专业知识把他的谎言给戳穿了。

    “张律师,这位警官说得是真的吗?”法官皱着眉头询问道。

    然而,他并没有得到张律师的回应,因为张律师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应,他只是个律师,不是天文学家,哪里知道应泽说的到底对不对,唯一知道的也就是自己说得的确是在狡辩了。

    可是,这样的话他能说出来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一旦说出来,那也就是承认他在法庭上说得都是狡辩,那么他这个律师也就当到头了。

    “我实在是不知道张大状这个律师执照是怎么拿到手的,连最基本的词语解释都能够弄错,这水平恐怕连小学生都不如吧!莫非其中有黑幕?”

    应泽再一次开口了,在张律师身上又添了一把火,直接质疑他的律师身份。

    看到张律师一副便秘一样的样子,应泽心里一阵暗爽,论喷人,他还真就没输过,事实证明,就算对方是律师,在信息大爆炸年代的键盘侠也能把他喷的哑口无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