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二十章 出庭(下)
    张律师的表现都被法官看在眼里,法官也不是傻子,他也看出来了张律师其实一直在狡辩。

    这让他对张律师说的话的信任程度下降到了冰点,天平慢慢的开始向控方倾斜。

    “你到底是谁?”

    张律师直勾勾地看着应泽,愣了半响之后问道,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显然没有了刚刚的自信。

    “哦,我就是一个来旁听的!”

    应泽微微一笑,看看张律师,又看了看被告席上的朱韬等人,然后说道。

    “呵——呼——”

    张律师努力的使自己冷静下来,决心不在理会应泽,继续询问陈家驹,他已经看出来了,应泽和那些警察不一样,他的嘴,很厉害。

    于是,他无视了笑的非常爽朗的应泽,转过身来,说道:“法官先生,我同意那位警官的说法,很抱歉我没有做好功课,让你们产生了误解,现在我想继续询问证人一些问题,不知道可不可以?”

    “你继续!”法官还是很有气度的,点了点头说道。

    见得到了允许,张律师又来到陈家驹面前,询问道:“陈家驹先生,你说你追上了双层巴士,然后抓住了我的当事人,那么请问你是怎么追上巴士的呢?是跟在我的当事人身后上去的吗?”

    “不是,当我追到巴士站的时候,巴士已经开走了,我借用了一位路人的伞,走捷径追上巴士,然后用伞柄勾住巴士的窗沿,攀爬进巴士中的。”

    陈家驹很老实的说道。

    “那么,陈家驹先生,你能否告诉我,当你走捷径的时候,请问当时你的视线有没有离开过双层巴士?”

    “没有。”陈家驹想了想,很肯定的说道。

    “你为什么犹豫?”

    “我要确定一下。”

    “那表示你不敢肯定!”

    “我抗议!”控方律师打断了张律师的恶意引导。

    “抗议有效,证人应该对问题想清楚才回答。”法官同意了控方律师的抗议,肯定了陈家驹的表现。

    “请问当时你用了多少时间走捷径,你的视线又没有离开过双层巴士?”

    “我是全力跑过去的,视线被房子挡住的时间很短!”

    “那会不会在房子挡住你的视线的时候,有另一辆双层巴士超车了呢?”

    “当时路上只有一辆双层巴士!”

    “你说谎!”

    “我抗议!”

    “抗议成立!辩方律师的问题应该问的清楚一点。”

    张律师嘴角微微一翘,他感觉自己又回来了,法庭上的节奏又回到了他的掌控中,果然,刚刚被怼的没话说只是一个意外。

    觉得自己掌控了节奏的张律师再一次的向陈家驹提问道:“你是不是在说谎?”

    “不是!”陈家驹死死盯着张律师说道。

    “你知不知道这段路面经过的公共巴士总共有四条线,其中两条线在这段时间内是每五分钟有辆车经过,而另外两条线是每六分钟有一辆车经过,一小时之内总共有八十八辆车子会经过那。”

    张律师说道这里,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继续说道:“换句话说,每分钟有一辆半经过。”

    “不知道。”

    面对张律师意味深长的笑脸,陈家驹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同时把视线从他的身上移了开来,因为他怕自己再看他一眼会忍不住想揍他。

    得到了自己像要的答案,张律师更加得意了,挑着眉毛询问到:“你从穿过捷径到爬上巴士为止,总共用了多少时间?”

    “大约五分钟!但我视线只离开过巴士不到一分钟。”

    “能不能肯定一点?”

    “一分钟!”陈家驹大声说道。

    “那起码有一辆半的巴士经过,最多可能有三四辆经过。可是你说只有一辆,那还不是在说谎吗?”

    张律师的笑容更加得意了。

    “你没等过半小时一辆巴士吗?”陈家驹给予了一个强有力的还击。

    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律师哑然,不过很快他又想到了另一个突破口。他拿出了一辆双层巴士车的模型,用诡辩哄得陈家驹的证词前后矛盾,从而得出真正的匪徒已经跳下车,而朱韬只是碰巧在车上的结论。

    陈家驹被张律师揶揄的没有了多少底气,只能赌气一样的说道:“如果不是他,他为什么要贿赂我?”

    然而,陈家驹自认为是杀手锏的证词依旧被张律师的诡辩推翻了,反而又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朱韬只是一个普通商人,遇到一个奋勇抓贼的警察,以为他是抢匪,所以才会交钱保命。

    “法官先生,我是控方的证人,我想申请上台作证。”

    就在陈家驹局促不安的时候,应泽知道自己必须再一次站出来了,不然张律师的狡辩真的有可能成功。

    “对了,还有泽仔你在,我怎么把这茬忘了!”看到应泽站起来请求作证,陈家驹也眼前一亮,被张律师问的着急忙慌,都把应泽给忘了。

    “你是?”

    看到应泽站起来,法官也有些奇怪。

    “法官先生,他就是陈家驹刚刚说过的,在车上协助他抓捕朱韬的警员。”

    “……”

    在场的人都无语了,他们都没想到应泽的身份会是这个,尤其是张律师,他刚刚还以陈家驹的视线离开过车子来进行狡辩,结果现在现实直接给了他一巴掌。

    法官点头同意了,应泽替代陈家驹坐上了证人席,进行宣誓之后,他说道:“针对张律师刚刚的问题,我可以帮陈警官回答一下。

    首先,陈警官的视线的确离开过巴士,不过,当时并没有其他巴士超车,因为我一直看着窗外。

    其次,的确有匪徒跳车,不过不是他自己跳下去的,而是被我的攻击伤到了手没抓住车把才掉下去的,因为当时他正在袭击陈警官,为了保护陈警官,所以我攻击了他。

    第三,在朱韬他们上车之后,就威胁司机,威胁乘客,挟持双层巴士逃逸,虽然我是坐在二层,但是他们的对话我听的一清二楚。

    这里我倒是有个问题想问一下张律师你,请问你是根据什么来把一个带着三个持械匪徒挟持整辆巴士的人定义为普通商人的?钱吗?”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