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二十九章 车祸
    接到命令的重案组成员在树林里搜索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陆陆续续有军装加入到了搜寻的队伍中,很快就有偷渡者被抓获。然而,那个逃走的蛇头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怎么也找不到了。

    “?的,居然被那家伙逃走了。”

    回到警局,金麦基年轻气盛,没有把那些蛇头全部抓获,他十分的不爽,拍着桌子发泄道。

    “不应该啊,咱们搜索的这么仔细,怎么会被他逃走呢?”应泽双手环抱在胸前,思考着为什么蛇头能够从他的包围圈逃脱。

    “八成是找错了方向吧!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他们看似往西跑,其实饶了个圈,然后往东边跑走了。”

    王武当差六七年了,见多识广,随口就说出了一个可能性。

    “有道理!声东击西,真是的,我怎么就没看穿呢!”金麦基又拍了一下桌子,叹气道。

    应泽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对劲。那片树林虽然大,但是林子里的树长得并不算密,再加上那座山坡坡度比较平缓,如果蛇头真的往东走了,那么从东边赶过来的他不可能没看到。

    所以他应该还是往西跑了,可是,他究竟是怎么躲过这么多警察的眼线的呢?难道有人玩忽职守?

    应泽脑中冷不丁的就冒出了这样的一个念头。他顺着这个方向一想,顿时发现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八六年的港岛,距离廉政行动已经过去了十二年,十二年的时间,足以让ICAC的产生的影响消褪殆尽。

    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警队中人对ICAC的了解会更加深刻,所诞生的新的害群之马道行会更加深厚。

    就好像西九龙总署的督察文健仁,身为O记督察,却私下和朱韬勾结,隐藏了这么多年都没出过事,绝对不容小觑。

    应泽开始怀疑,这次的行动会不会就是这次的蛇头给予他在警队里的保护伞的一点好处,这样保护伞有了政绩,而蛇头又赚到了钱,可谓是双赢。

    “会不会是我想多了?”

    脑中越想越可怕,应泽晃了晃脑袋,想要否定自己的想法,但是,他越是这样,那些疑惑越是扎根在他的心里。

    并不是他不相信警队,而是因为他已经知道了这是一个诸多的电影组成的世界,电影的世界里,再荒谬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不能按常理去看。

    “要不,回去再找找看?”

    应泽现在是CID了,上下班时间并没有那么严格,因此他萌生了去树林里再找找线索的念头。

    这个念头一出,立刻无止境的在他的心里增长,最终,他决定再回去看看。整理了一下手头的工作后,应泽离开了警署。

    结束搜寻后,又在警局忙了一天,此时已经是夜晚了,应泽开着找金麦基借来的车子,行驶在前往小树林的路上。

    七号警署离小树林并不算太远,十五分钟后,应泽已经快要到达目的地了。他开始在路边寻找合适的地方停车。

    就在这时,只见路边的林子里忽然冲出来一个人影,顿时把应泽吓了一跳,连忙踩刹车,然而,这个时候似乎已经晚了,只见那个人影闷哼医生,然后摔到在地。

    “孟德令堂的,不会这么衰吧!”

    应泽不久之前才刚考出港岛的驾照,虽然算上穿越前,他已经是个六年的老司机了,但是在这辈子还是他第一次开车上路。

    第一次开车就撞到了人,这实在是太有损他老司机的名声了。应泽立马下车,走到车头查看被撞的人的情况。

    被他撞到的是一个女人,蓬头垢面的看不清样貌,上身穿着一件蓝色的花布衣,下身是一条黑色的布裤,脚上是一双黑色布鞋,看起来十分朴素。

    这样的打扮在港岛基本看不到,在应泽的印象中,他小的时候倒是经常看见周围的女人这样穿,也就是说,这样的着装是大陆的风格。

    换而言之,眼前的这个女人很可能就是凌晨时分逃走的偷渡者中的一个。

    应泽眼神一凝,脑中闪过千万个念头,不过最终他还是将这些念头抛之脑后,把这个女人抱上车,迅速送往医院。

    “刘医生,她的情况怎么样?”

    经过一段时间的检查,急诊室的帘子终于拉开了,应泽强忍着别扭,上前拉着长得像黄飞鸿一系嫡传的洪拳大师刘家良的医生询问道。

    “只是有些擦伤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碍!”刘医生一边脱下手上的手套,一边说道。

    应泽看了看还在昏迷中的那个女子,问道:“那她怎么还没醒啊?”

    “那要问你了,作为人家的男朋友,连你女朋友低血糖,发高烧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人男朋友的!”

    刘医生闻言,脸一黑指着应泽的鼻子骂道。

    “医生,你误会了,我不是她男朋友!”应泽连忙解释道,开玩笑,他一个纯情小处男,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突然冒出个女朋友,这哪受得了啊!

    “不是你女朋友,哦,我知道了,一定是你小子始乱终弃,害的人小姑娘绝食,按照血糖浓度,这姑娘至少三天没吃饭了,你小子真是害人不浅,混蛋,禽兽!”

    也不知道刘医生脑补了什么,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后,指着应泽骂他混蛋。

    应泽真是欲哭无泪,他招谁惹谁了,本想去调查一下蛇头的案子,结果差点出了车祸,好心送人到医院却又被一个脑洞大开的医生臭骂了一顿。

    说句老实话,要不是看那刘医生一把年纪了,应泽早就K他了。

    “医生,那她什么时候会醒啊?”应泽无视了刘医生义愤填膺的目光,再一次询问起女人的情况。

    刘医生瞪了应泽一眼,说道:“已经给她打过退烧针了,再等她打完这两瓶葡萄糖应该就会醒了,趁现在她还没醒,你赶紧去准备一些吃的吧!”

    “……”

    应泽无语的转身离去,再留在这里,他怕自己真的忍不住K这个脑洞奇大的医生了。

    “诶,小鬼,最好买些粥之类的食物。”刘医生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