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三十一章 凌港生(下)
    应泽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或许是被应泽看的有些害羞了,她纤细的手捂了一下自己脸蛋,不过很快又放了下来,大方的走到了应泽的旁边坐下。

    这一幕落在了应泽的眼里,他顿时觉得自己再一次受到了暴击,刚刚强化过的意志力再一次崩溃了。

    唉,说到底,不是我方不坚定,实在是敌方太犯规,饶是应泽看管了后世的各种PS,但是和眼前的港生一比,通通被碾压成渣。

    “你说你叫港生,那你姓什么?”

    应泽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扭头看向别的地方,然后询问起她的一些情况。

    “老公你不记得了吗?我姓凌,因为我是在港岛出生的,所以妈妈给我取名叫港生。”凌港生想了想,觉得这些事情并没有隐瞒的必要,于是说道。

    “……”

    虽然说这样一个大美女管自己叫老公感觉很爽,但是应泽知道这都只是对方想要达成某种目的而所做的伪装而已,这一点让他很不舒服。

    连带着,他对凌港生的观感也有些变了。他本以为凌港生是一个质朴的女人,但是现在看来,她也没那么淳朴。

    应泽决定和她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凌小姐,你我都知道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现在我们也不是在公共场合了,你也没有必要在装了。我的身份是一名警察,所以有些事情即便你想隐瞒我也能轻松调查清楚,因此,我希望你能配合一点,把事情说清楚,我再决定应该怎么处置你。”

    凌港生听完应泽的话,有些意外,也有些害怕。她一开始只是觉得应泽又送她去医院又给她买吃的,应该是个好人,所以想借助他来隐藏自己的身份。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应泽居然是一个警察。这个身份让两人天然的就站在了对立面。

    她有想过继续装傻,装失忆,但是当她看到应泽那清澈的目光时,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隐瞒了,她决定把一切都说出来。

    于是她说道:“对不起,警官,我不是有意想要骗你的,我真的的叫凌港生,也的确是在港岛出生的,我爸爸是大陆人,我妈生下我之后就带我去了大陆。

    可是我爸命不好,死的早,不久之前,我妈也死了,她临死之前希望我回港岛,所以我才拼了命的跑回来。

    警察先生,求求你,你不要把我遣返回大陆,这是我妈最后的心愿了,我一定要帮她完成的。”

    应泽听完凌港生的讲述,想了想港岛的法律规定后,对她说道:“你是偷渡过来的,没有身份证明,是不可以留在港岛的,根本不可能完成你妈的心愿,你还是放弃吧!”

    “不,我可以的,我妈说我当年是在港岛出生的,只要到接生婆那里找到我的出生证明,我就可以注册成为港岛的正是居民了。”

    凌港生似乎真的很怕被遣返,连忙解释道。

    应泽看她坚定的样子,似乎不像是在说谎,但是他自己对户籍这方面的事情也不太了解,于是他拿起一旁的电话打给了金麦基。

    约莫三分钟后,应泽从金麦基嘴里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凌港生说的办法的确是可行的。

    只不过,难就难在她离开港岛已经快二十年了,都不知道当年的接生婆还在不在港岛,当然也有可能已经去世了。

    看着楚楚可怜的凌港生,应泽也狠不下心来把她送回警局,然后被遣返。更何况,应泽自己的内在其实也是大陆人,看到凌港生的时候倍感亲切,颇有老乡见老乡的感觉。

    因此,他决定收留凌港生一段时间,等到她落实了户口问题再做打算。

    于是他说道:“我可以收留你一段时间,直到你找到出生证明落实了户口为止。但是,你绝对不可以再叫我老公,听到了吗?”

    “那我应该叫你什么?”凌港生说道。

    “我叫应泽,大家都叫我泽仔,我今年十八,你多大了?”应泽说道。

    凌港生颇为诧异的看着应泽,她实在是没想到应泽居然这么年轻就当上了警察。诧异之余,她也说出了自己的年纪:“我今年十九岁,比你大一岁。”

    “什么大一岁,大三岁好不好!”应泽闻言,心中暗自吐槽道。

    不过他表面上没有任何变化,眼珠子一转,说道:“那么你以后就是我的表姐了,是我姨妈的女儿,从乡下来投靠我的。还有,你以后不要叫港生这个名字了,太土气了,容易引起别人注意,就叫祖儿吧!凌祖儿,一个洋气的名字更有助于你融入到这里。”

    说道这里,应泽停顿了一下,思考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这些事情必须安排妥当,不然露出马脚就糟糕了。

    “那个,其实我有个三姨在这里,我可以去投靠她的!”凌港生见应泽不说话了,于是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

    “你不早说,浪费我这么多口水,真是的!睡觉!”应泽闻言,顿时一阵无语,嫌弃的把凌港生从沙发上拉了起来,推进了卧室。

    “啪!”应泽从外面把卧室门关上了,今晚他发挥绅士风度,就在沙发上将就一下,至于床就让给凌港生了。

    “对了,虽然我长得很帅,但是你可千万不要半夜出来袭击我,我和曹孟德很像的,他喜欢梦中杀人,我喜欢梦中打人,夜袭我会被打的!”

    刚关上的门开了,应泽的脑袋伸了进来,一脸不放心的样子对凌港生嘱咐道,说完,他再一次关上了房门。

    “咯咯!”

    凌港生看着再次关上的房门,忍不住笑出了声,嘴硬心软,真是个有意思的弟弟!她脑中忽然升起了一个念头:或许,住在这里也不错。

    “我在想什么呢!”

    凌港生抛开这些让人羞怯的想法,打量起这个卧室。卧室很简陋,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书桌,一把椅子,就是房间里全部的陈设了。

    但是就是这么简陋的一个卧室,在凌港生看来却是那么的温馨,她掀开被子,上了应泽的床,靠着枕头上进入了梦乡,那一晚,她睡的十分香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