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三十二章 港生寻亲(上)
    第二天一早,应泽早早的醒了过来。

    没办法,睡习惯了硬板床,再睡沙发让他浑身都不舒服。翻来覆去睡不好,只好起床了。

    简单梳洗了一番后,他打开卧室的门,往里面看去,只见凌港生还在沉睡,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也不知道她梦见了什么,应该是个好梦吧!

    应泽关上了卧室门,蹑手蹑脚的回到沙发前,找出一张白纸,趴在茶几上写道:“冰箱里有食材,自己做些来吃了再走吧,还有这些钱你拿着,出门在外,身上没钱可不行!”

    写完后,应泽有拿出了身上的一些零钱放在一旁,然后穿上外套出门了。

    因为昨天借了金麦基的车子,所以应泽和他约好今天去他那里接他。等到应泽在金麦基家附近的早点摊吃完第五碗细蓉,金麦基才揉着惺忪的睡眼出现在他面前。

    应泽看了看他那堪比国宝的黑眼圈,说道:“基哥,你昨晚上做贼去了,这黑眼圈,扮演国宝都不用化妆了。”

    “呸,你才做贼去了,我金麦基作为一名正义的警察,怎么可能去做贼!还不都怪你,要不是为了帮你完成剩下的工作,我也不用两点钟才睡!”

    金麦基立刻反驳道。

    “嘿嘿,基哥不要生气嘛,我的错,我嘴贱,这样,早餐算我的,随便点!”应泽闻言,瞬间笑容满面,谄媚地说道。

    昨天应泽为了调查蛇头逃走的事情,就拜托金麦基帮他处理剩下的工作,没想到金麦基居然弄到了半夜。

    不仅如此,他还把车借给了应泽,真是港岛好同事啊!这样的好同事,当然要多亲近亲近了。

    “看你这么有诚意,这次放过你,老板,一碗细蓉!”金麦基冲着应泽说了一句后,立马转身冲着在灶台前忙碌的老板叫道。

    “好嘞,您稍等!”老板迅速回应了一声,手上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

    “今天署里有什么任务吗?”应泽问道。

    作为一名CID,如果不是近期发生重大案件,那他们更多的精力都放在处理以往留存的案件上,大多时间都是在外面跑,寻找线索,昨天那种集体行动,在七号警署来说其实算少的了。

    “赵Sir交给了我们一个案子,回去我再跟你细说。”

    应泽点点头,加快了吃面的速度。

    时间缓缓流逝,约莫早上八点,难得睡了一个好觉的凌港生悠悠转醒,开门走出了卧室。此时迎泽已经离开有段时间了,她四处看了看,很快就发现了茶几上的纸条和钱。

    知道凌港生是大陆来的,应泽特意用的是简体字。凌港生很细心的注意到了一点,看完字条后,她将纸条和钱都紧紧地捏在了手里,心中涌现出一股暖流。

    “谢谢!”她的红唇微微蠕动,轻声道了一声谢。

    随后,凌港生换回了自己的衣服,按照应泽说的,给自己弄了点吃的,填饱了肚子。吃完之后,她便并没有急着离去,而是将屋子打扫了一遍,又将应泽借给她的衬衫洗干净晾好,这才拿着一个灰色的布包离开了应泽的家。

    离开了应泽的家,凌港生照着从她三姨曾经工作过的夜总会问来的地址,坐车来到了港岛郊区的一个小村子,她一直居住在港岛的三姨就住在这里。

    凌港生按照地址找到了三姨家的房子,这是一座古老的岭南式的双层小屋,看上去不是破旧,似乎近期刚刚修葺过。

    小屋的门是岭南特有的趟栊门,不过只有两道,位于里面那道普通大门是敞开着的,位于外面那扇岭南独有的屏风门则关闭着,这表示屋里此刻有人。

    凌港生走到门前,从屏风门上方看进去,一眼就将里面的环境看得清清楚楚。

    小屋看起来很简陋,连独立的厨房和餐厅都没有,只有一块木板将炉灶隔开。一个半人多高的小冰箱充当着电视柜,旁边放着一张圆桌充当餐桌。

    对面则是一个非常简陋的木头沙发,沙发上坐着一个小男孩在玩耍。再往里则隔出了上下两层,同往楼上的楼梯旁放着一个供桌,供桌前的八仙桌上,趴着两个写作业的小女孩。

    大厅的中间,一个三十多岁上的中年妇女正在忙活着一些手工活,在她的不远处,一个小男孩正在骑儿童脚踏车。

    虽然只有在小时候见过,但是凌港生还是立刻就认出了那个做手工活的女人,心中顿时一阵欣喜,开口叫道:“三姨!”

    被凌港生叫做三姨的中年女人听到了凌港生的叫声,转头看向了门口,当她看到门外站着的亭亭玉立的大姑娘的时候,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毛头!”

    也就在这时,她的脸色变的有些阴郁,撇了撇嘴扔下了手上的活计,站起身来说道:“你真的出来了!”

    凌港生开心的推门而入,走到了三姨的面前,说道:“我妈临死之前叫我来找你的!”

    自从母亲死去之后,凌港生可以说是举目无亲,无依无靠了,现在骤然见到亲人,难免有些抑制不住情绪。

    但是,她的三姨就没那么开心了,正想说些什么,就听到大女儿告状道:“妈,阿呆喝了小弟的奶!”

    “你搞什么鬼,真是个呆子!”

    三姨扭头看到自己不懂事的儿子又在瞎折腾,顿时气不打一出来,教训了他几句,然后又看向了最小的儿子,只见他把墨水弄得满脸都是,原本白皙的小脸已经变成黑的了。

    “三姨,我可不可以在这住啊?”凌港生迫切需要一个安身之所,见自己三姨一直忙活着几个弟弟的事,心中有些焦急,于是主动问道。

    “谁来了?”一楼卧室的帘子掀开,一个颓废的中年男人打着哈欠走了出来,随口问道。

    三姨一边给儿子擦脸,一边说道:“大姐的女儿毛头,她想住在这。”

    “姨父!”凌港生也认出了这个颓废的中年男子是谁,轻声问候道。

    这个三姨夫看了凌港生一眼,原本呆呆的眼神顿时一亮,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猥琐的笑道:“嘿嘿,都是亲戚吗,有什么关系,就让她住在这里吧!”

    话说得很好听,但是他那猥琐的笑容,总让人觉得有些不对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