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三十四章 再见港生(上)
    “谁在这?蛇仔明吗?”

    应泽忽然停住了脚步,这让金麦基有些奇怪,听到他的自言自语后,更是惊讶的询问道。

    “不是,哎呀,你先走吧,我还有事!”

    应泽说着,推了金麦基一把,让他赶紧走。

    “这么急着赶我走,说,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金麦基的眼神瞬间凌厉了起来,先是盯着应泽一阵扫视,紧接着东张西望的四处观察了起来。

    应泽见状,推着他把他塞进了车子,说道:“不关你的事,有时间管我还不如赶紧去交个女朋友,你知不知道,警局里的人见你整天跟我待在一起,都以为我们我GAY了。”

    说完,应泽扭头就走。

    “切,重案组谁不是天天俩大男人在一起的,这种借口你也想得出来,一定有问题,早晚揭穿你!”

    金麦基看着远去的应泽,啐了一口说道,嘴上这么说,不过他还是很听话地发动了车子离开了,并没有下车继续跟着应泽。

    应泽站在路边,远远地看着坐在花坛边上的港生,并没有过去打扰她。虽然和港生相处时间不长,但是他看得出她是一个很要强的人,不然现在也不会在街头闲逛。

    应泽记的她昨天说今天要去找三姨的,但现在看来,她今天去找她的三姨的这件事一定很不顺利。

    约莫十分钟后,港生似乎是休息够了,用手支撑着身子站了起来,沿着街道继续往前走。

    远远靠着路边的栏杆的应泽看到她动了,也站直了身子,跟在了她身后,她走到那里,应泽就跟到那里。

    不知道走了多久,天渐渐的黑了,路灯也都亮了起来,凌港生最终在一座天桥下停了下来,蜷缩在天桥下的桥洞里,乌黑发亮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前方,没有什么神采。

    应泽也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站在她的视线死角,一直观察着她。

    “我留下的钱虽然不多,但也够她买东西吃了,她为什么不用呢?难道丢了吗?”

    应泽看看时间,从下午遇到港生开始到现在,已经足足过去五个小时了,可是他并没有看到过港生买东西吃,这就让他有些想不通了。

    他想了很多种可能,最终还是把这些想法都抛之脑后了,他终究不是港生,不可能知道港生是怎么想的。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再帮助她一次。港岛的夜晚风很大,正是这不断刮过的风,让应泽想到了一个帮助港生的办法。

    他从身上拿出了几张十块钱的港币,用口水沾湿了手指后举高手,测试风向,寻找合适的位置。他要利用风把港币送到港生的眼前。

    试探了几次风向后,应泽感觉差不多了了,在又一次风起的时候,他放开了捏着钱的手指,让风带着钱往前方飘去。

    那张十块钱飘啊,飘啊,并没有如应泽估计的一样落到港生面前,而是偏离了一点,撞到了桥墩掉落在了那旁边。

    应泽又拿出了一张十块钱,进行试验,这一次他换了一个角度放手,十块钱再一次被风吹起,乘风而去。

    然而,这一次还是失败了,这一次的风一下往左,一下往右,彻底偏离了方向。应泽不信邪,悄悄地把钱捡回来,继续进行尝试。

    尝试了二十几次后,或许是老天爷也不忍心看到港生继续再挨饿受冻下去了,终于有一张十块钱乘着风飘落到港生面前,就落在离她不到一米的地方。

    港生也发现了这张从天而降的钞票,下意识的伸手过去将它握在了手里。紧接着,她左右张望了起来,似乎是想寻找钱的主人。

    不过,她注定是找不到钱的主人的,先不说这里人迹罕至,现在又是晚上,这附近也不是夜场聚集的地方,更不会有什么人经过。

    又过了半个小时后,凌港生似乎才认定这张十块钱已经找不到主人了,这才拿着它走进了附近的一家便利店,几经挑选之后,才选中一个又便宜个头也大的面包。

    她拿着面包到收银台付完账,小心翼翼的将找回来的零钱放进包里装好后,拿着面包走出便利店,狼吞虎咽的吃起了面包。

    不到两分钟,这个两个巴掌大的面包就进到了她的肚子里,随后,她又回到了天桥下,靠在墙角,闭上眼睛,蜷缩着身子进入了梦乡。

    应泽站在不远处又观察了一个多小时,确认港生已经睡着了之后,他才慢慢的靠近她,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

    带着应泽体温的外套似乎给港生带去了一丝温暖,她原本一直皱着的眉头渐渐地舒缓开来。没有再做其他多余的事情,将外套盖在了港生身上后,应泽便转身离去。

    而当他准备回家的时候,却愕然发现,自己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一直跟在港生后面走,应泽还真没注意港生走到了哪里。

    现在一看,应泽觉得港生大概是想来找自己吧!可是到最后,她又放弃了,选择在天桥下度过这一个夜晚。

    翌日。

    应泽早早的来到了天桥地下。港生还在睡梦中没有醒来,他悄悄地拿回了自己的外套,随后起身悄悄的离去。

    然而,悄然离去的应泽并没有注意到,当他转身的瞬间,一滴晶莹的泪珠从港生的眼角滑落。

    当应泽远去后,凌港生原本闭着的眼睛悄然睁开,眼角红红的,眼中还泛着泪光。她看着应泽远去的身影,千言万语最终都只化为了一句:“谢谢!”

    她看着应泽远去的方向看了很久,很久,似乎是想要将应泽的身影深深印在脑海里。

    直到阳光穿破黎明前的黑暗,她才收回了目光。整理了一番衣着后,她搭乘着第一班巴士,来到了给她接生的陈二姑留产所。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她寄予了全部希望的这个地方,此时已经在拆迁了,至于诊所的主人陈二姑,更是已经离开了港岛,至少要一个星期以后才能回来。

    深受打击的港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好转身离去。她再一次行走在街头,却不知道自己可以去那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