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六十一章 散打VS洪拳
    “让她来吧,我可不是老顽固!”

    刘文彪的声音远远的传过来,答应了祖儿想观看的请求。

    “谢谢师伯!”

    应泽连忙说道。

    “谢谢刘师傅!”

    祖儿也跟着感谢道。

    随后,应泽一把抱起祖儿,跟在刘文彪后面上了楼。

    来到天台,应泽看到这上面还有几张椅子,想来是刘文彪在楼上看着徒弟们练功的时候坐的。

    应泽将祖儿放在了其中一张椅子上,然后叮嘱她道:“你的脚伤还没好,不要乱动,你放心,他是我师伯,不会对我下重手的。”

    应泽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怕祖儿看到他被打伤,关心则乱影响到伤处,所以提前打好预防针。

    大概是为了晚上也能练功,天台上还装着几盏灯,把天台照的如同白昼,视线非常好。

    应泽安抚好祖儿后,来到了刘文彪的对面站定,随后两人拱手作揖行礼。

    紧接着,刘文彪哈的一声大喝,双腿分开,扎起了四平大马。

    同时左手握拳收在腰间,右手的中指、无名指和小指半曲朝下,拇指和食指朝上,摆出了洪拳起手式。

    应泽仔细的观察着刘文彪,只见他摆出这个架势后,左肩微微下沉靠后,右肩向前,显然,他是个右撇子,右边是他的主攻手。

    见刘文彪已经摆好了架势,应泽也不含糊,双手握拳,拳头与肩头齐平,左拳在前,右拳在后。

    双脚前后分开约四十公分的距离,同样左脚在前右脚在后,微微下蹲,将重心放在位于前面的左脚上,做好了随时发动进攻的准备。

    “小子,作为师伯,让你三招!”

    看到应泽的架势,刘文彪的神色凝重了一些。作为习武之人,他看得出应泽并不是随便练了两下子,而是真的下苦功了,不过即便如此,他依旧非常自信地说道。

    从八岁扎马开始,他在洪拳上浸淫了四十年,即便每到一代宗师的境界,但也算的上洪拳大师了,因此,他有资格自信。

    “得罪了,师伯!”

    应泽虽然已经精通各种散打技巧,但是火候尚浅,实战经验更是少的可怜,所以他对于自己的实力并没有底。

    现在刘文彪说让他三招,应泽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先下手为强还是很有道理的。

    所以他一个滑步上前,一记直拳打向刘文彪的脸。

    经过多次的药剂强化,再加上还在长身体,所以应泽四项基础属性都已经超过了一点二,接近一点二五这个数值。

    也就是说,他比一个普通成年人要强壮了近百分之二十五左右,相当于一个经常锻炼的成年人了。所以,他这一拳还是很有力气的。

    不过,这一记直拳轻而易举的就被刘文彪挡了下来,而刘文彪的脚下动都没动一下,仿佛生根了一般。

    足以见得,刘文彪的力气并不比应泽小,甚至犹有过之。

    “嗯,力气还算可以,看来你小子身体素质还不错。”刘文彪感受了一下应泽手上的力量,评价道。

    “谢谢师伯夸奖!”

    直拳没有作用,这个应泽早就料到了,所以他早就准备好了后招,右腿一记下段踢踢向了刘文彪的小腿腿骨。

    别看同样是小腿对小腿,但是有心算无心之下,下段踢发挥出来的威力是很大的,直接踢断腿骨是正常的事情。

    刘文彪当然不会被这样的小伎俩骗到,只见他的身体一沉,右腿微微一提半路截住了应泽的这记下段踢,然后往下一带,下段踢的力道都被引导到了脚下。

    第二招没有建功,应泽继续出击,在使用下段踢的时候,应泽已经收回了左拳,这时他的右拳由斜下方打向刘文彪。

    以拳头的前进路线看,这一拳似乎会打空,不过刘文彪并没有掉以轻心,他依旧进行了闪避,人往右后边偏了偏。

    果然,当应泽的拳头到达他的耳边时,忽然往左靠过去。只可惜,这一拳依旧没有起到作用。

    刘文彪的那一偏,正好让脑袋超出了应泽的攻击范围。拳头在他的面前划过。

    这是散打技巧里的摆拳,看似直拳,其实在拳头即将打到对手的时候会进行路线的偏移,使得原本会打空的拳头能够命中对手。

    “三招已过,换我进攻了!”

    不等应泽想到该如何继续进攻,刘文彪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只拳头在他的面前放大。

    这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拳法,就是一记简单的直拳,当然,在武术界里,这一招叫做黑虎掏心。

    应泽连忙一个滑步后退,逃出了拳头的攻击范围,然而他又一步向前,继续发动进攻,因为他知道,面对刘文彪这样的拳术大师,只有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接下来,应泽使用了散打技巧里面的各种进攻方式。

    比如手上的直拳、摆拳、勾拳、鞭拳、弹拳、肘击,腿上的前踢、后踢、侧踢、下段踢、弹腿、摆腿、鞭腿、扫腿,以及凌空前踢、凌空侧踢和凌空回旋踢等等。

    接过都被刘文彪一一破解了,不仅如此,应泽还被打中了很多下,虽然刘文彪手下留情了,但是到最后应泽依旧被打的鼻青脸肿。

    一旁的祖儿都看不下去了,从一开始的盯着看,到最后捂住了眼睛,只敢偶尔偷看一眼。

    没办法,应泽实在是被打的太惨了。

    一番比试下来,应泽趴在了地上,而刘文彪依旧神采奕奕,背挺得笔直,刚刚那一架对他来说似乎只配热身。

    看着趴在地上的应泽,刘文彪开口说道:“技巧掌握的很不错,可惜战斗意识太差,实战经验不足,你这样的水平,也就欺负一下普通人,遇上稍微会点拳脚的,你就不行了。”

    “谢谢师伯指点!”应泽有气无力地说道。

    没办法,这么激烈的打斗了半个小时,换谁来都得趴下,更何况应泽在中午扒拉了两口饭之后,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体力早就到极致了。

    “在技巧上,我已经没什么能够教你的了,不过有一点你非常薄弱,就是你的下盘虚浮,可见你平时重心都放在技巧上了,基本功并不好。所以,你要多练习基本功,有时间过来我这边,教你扎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