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七十三章 署长家里有僵尸
    看着一脸懵逼的风叔,其实应泽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系统这事,真要说起来也根本说不清楚。

    他只好装糊涂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桃木剑的功效变弱了,我下意识的拿枪打他,六发子弹打完之后,他忽然就不动了,然后就变成了这样子。”

    “不可能啊!僵尸怎么会怕枪呢?以前遇上的时候,枪一点用都没有啊?”

    风叔听完应泽的讲述,皱着眉头,自言自语地思考了起来。

    “风叔,先别管这个了,女僵尸烧掉没有,我已经通知警署过来抓人了必须在他们来之前尽快解决掉啊!”

    应泽怕露馅,连忙分散他注意力道。

    “你不早说,这么短的时间,那里烧的完啊!这样,你留在这里等警察,我把女僵尸带到个隐蔽的地方处理掉。”

    风叔一听,顿时急了,连忙说道。说完,他便匆匆跑了出去。

    然而,他刚一出去,立马又掉头跑了回来,捡了地上桃木剑,又拿上了他的黄布包,然后才急急忙忙地跑出去。

    应泽也跟了过去,帮他把女僵尸装进后备箱之后,继续留在这里等警署的同事来支援。

    十分钟后,警署的同事到来,把善后的工作交给他们之后,应泽叫了一辆计程车后,赶往风叔的药铺。

    到了风叔的药铺后,应泽只看到依旧在捣药的阿炳,其他人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好在风叔吩咐过阿炳,让他在应泽来了之后转告他,自己等人的去向。在阿炳的指引下,应泽找到了在不远处一个废弃工地的风叔等人。

    一进入工地,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张供桌,已经站在供桌后面,穿着道袍,挥舞着桃木剑的风叔。

    黄色的帽子,黄色的道袍,铺着黄布,摆着贡品的供桌,和应泽记忆中的英叔简直一模一样。

    这让应泽不禁一阵怀念。

    此时,风叔正在开坛做法,会来之后,他已经准备好了各种材料,也画好了黄符,此时正在为桃木剑加持法力,然后斩杀女僵尸。

    此时的女僵尸依旧被镇尸符镇着,男僵尸也已经死了,周围也荒无人烟,不用担心有人出来打扰。

    所以,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风叔成功讲桃木剑开光,然后一剑刺穿了女僵尸的心脏。

    在心脏被刺穿的瞬间,女僵尸额头上的镇尸符忽然自燃了起来,紧接着女僵尸发出了一声哀嚎,同时身体一阵颤抖,大约几秒钟,她就不再动弹了。

    然后,风叔拿起一张黄符,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只不过抖了抖手腕,他手上的黄符也烧了起来。

    只见他把黄符往女僵尸身上一扔,明明没有任何助燃剂的女僵尸身上唰的就燃起了大火,火焰将女僵尸包裹在了其中,然后不断地焚烧了起来。

    ……

    翌日。

    结束了和风叔的首次合作后的应泽和金麦基回到了警署,然后,接受着署长的训斥。

    “什么,僵尸,你们当我是傻瓜吗?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僵尸这种一点也不科学的东西!”

    “是真的,署长,那官服真的是僵尸留下来的,我发誓!”

    应泽竖起三根手指说道。

    “你们两个小王八蛋,想耍我啊!”胡信一脸愤怒地扬起了手,想给应泽和金麦基一人来一下狠的。

    “我们真的没有撒谎啊!局长,一共有三只僵尸,我们干掉了两只,还有一只小的还在外面逃窜,不赶紧抓住它,恐怕会出事!”

    金麦基见状,连忙澄清道。

    “少废话了,报告拿回去重写,还有,文物局已经向我投诉你们毁坏文物了,做好被处分的准备吧!”

    胡信臭骂了应泽和金麦基一通之后,挥手示意两人滚蛋了。

    应泽和金麦基一脸郁闷的离开了署长办公室,相视一眼后,叹了口气回到了刑事组办公室。

    “真是冤枉,要不是我们干掉僵尸,还不知道它们会闹出多大的麻烦呢!居然还投诉我们毁坏文物,真是太不讲道理了!”

    大马金刀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金麦基一脸不忿地说道。

    应泽撇了撇嘴,说道:“谁让人就是一种视觉动物呢?没有亲眼看见过,换你你信不!”

    “当然不信!对了,你知不知道这个附近那里尸体最多啊?”金麦基道。

    “干嘛,你想去偷尸啊!”

    “当然不是,我想看看能不能在找到个僵尸给局长看看,说不定到时候就不用背处分了!”

    “我觉得局长打死你的可能性更大!”

    “……”

    就这样,两人一边瞎掰,一边修改报告,一直修改到了晚上八点。为了把昨晚上的事情给编圆满,他们真的是绞尽脑汁了。

    将报告放在署长桌上后,两人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就在这时,应泽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八成是你家的小娘子来催你回家了!”金麦基顿时露出了一个猥琐的笑容说道。

    应泽耸了耸肩膀,道:“也许是报案的呢?”

    说着,他接起了电话,“喂,我是应泽。”

    自报家门后,电话里传出了一个很小声的声音说道:“喂,是应泽吗?我是你们的胡信署长!”

    “哦,是署长啊!”

    “嘘!小点声!”

    应泽刚一开口,电话里就传来胡信的嘘声,他自己的声音也放的很轻,不知道再搞什么。

    “发生什么事了,署长?”

    应泽顿时觉察到不对劲,在胡信手下当了半年差,他也算是挺了解自己的这个顶头上司了。

    他平时说话肯定要昂首挺胸,鼻孔朝天,声音也比别人大一倍,好像不这样不能体现出他的身份一样。

    忽然间说话轻声细语的,完全不符合他的人设啊!

    “唉,说来话长,你和金麦基都还没走吧!十分钟之内赶到我家,处分取消,推荐你们升职!”

    胡信叹了一口气说道。似乎是怕两人不卖力,还给予了奖励。

    “是,长官!”

    应泽看了一眼凑到他旁边一起听电话的金麦基,随后两人凑到话筒前大声喊了一句,立马挂断了电话。

    “靠,两个小王八蛋,又这么大声,想害死我啊!”

    胡信吓了一跳,颤抖着把话筒放回原位,灯也不开,就这么摸索着来到了家里唯一亮着灯的小房间前,偷偷往里面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