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一百零五章 飞龙猛将(三)
    接下来,在洪飞鸿的抱怨中,众人总算是领会到了嫁不出去的女人的恐怖。

    事情还要从四个月前说起。

    四个月前,洪飞鸿申请调到前线,由于他一向工作突出,再加上上司的关照,所以他的调动不但是平调,而且还升了个职。

    升职掌权的他在成为湾仔警署的重案组负责人后,立马就接到了湾仔区白粉泛滥的案子,这件案子上头非常重视,所以他的压力很大。

    但是整整四个月,愣是找不到一点线索,他们也抓到过不少的拆家,视图从他们口中得到一些线索。

    可是这些拆家和他们的上家都是单线联系,拿货也只是在指定的时间到指定的地点进行交收,对方从来没有露过面。

    因此,即便抓了不少的拆家,依旧获得不了有用情报。

    不仅如此,市面上少一个拆家,第二天就多出两个,这些白粉散播的范围越来越广,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姿态。

    洪飞鸿也曾想过派遣卧底去进行调查,可是最终还是放弃了,因为派遣出去的卧底也找不到任何线索。

    每当他们尝试着去接触拆家获取情报的时候,马上就会被拉入黑名单,从此不在有任何的联系。

    不得不说,这批毒品背后的人真的非常的谨慎,不给警方留下任何可以顺藤摸瓜从而找到他们的线索。

    而就在洪飞鸿带领的重案组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个案子中的时候,一个女人找了过来,说要投诉位于她家的渔场上游的华氏化工随意排放有毒污水,毒死了她的鱼。

    在重案组的人眼里,这件事和他们正在调查的毒品案比起来,简直小的不能再小了,更何况,排放污水这事也不归警队管。

    所以,洪飞鸿便让她去找环境保护署来处理这件事情。

    大概过去一个星期吧,突然有一天,这个女人居然又找过来了,非要让他们警方派去去查封华氏化工,不去就赖在警局不走了。

    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她说环境保护署不管她家渔场的事,让她去找渔农自然护理署。

    而她到了渔农自然护理署后,把这事一说,让她填了份表格之后就没有下文了。

    等了三天,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的她跑到渔农自然护理署询问,得到回应说事情还在调查当中。

    接下的日子,她天天往渔农自然护理署跑,可是得到的永远只有事情还在调查当中这一个回应,于是她又跑到警局来想让警察去找华氏化工的麻烦。

    洪飞鸿整组人都忙着调查白粉的案子,哪有功夫管这事啊,于是就随意的打发她走了,结果接下去的日子,她每天都要到警署来,抓着这件事情说上半天。

    一开始洪飞鸿还派个人对她好言相劝,可是整天听着一个老女人叨逼叨逼的说些废话,日子久了,他们也受不了啊!

    期间洪飞鸿也不是没带人去华氏化工检查过,可是什么也没查出来,警察办案是讲证据的,怎么可能那个女人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呢?

    可是这个女人说什么都不管用,隔三差五的就跑过来大闹一通。最后,洪飞鸿只好把锅甩给了律政司,让她去法庭上和华氏化工掰扯。

    这样一来,日子总算是清静了。可是没想到今天她又出现了,大年初一的不在家吃喝玩乐,反而跑到警局来找事情了。

    听完洪飞鸿的讲述,徐永华率先发表了意见:“女人真是恐怖!”

    “有钱又闲的女人更恐怖!”徐永基接过他的话头说道。

    徐永基话音刚落,刚刚发表完意见的徐永华忽然又说道:“不过都比不上能打的女人恐怖!”

    说完,他还看了万飞凤一眼,显然言有所指。

    “你个臭小子,皮痒了是吧!”

    师兄弟几个从小一起长大,万飞凤怎么会听不出徐永华的意思,顿时柳眉横竖,瞪着眼说道。

    洪飞鸿正经事刚讲完还不到一分钟,画风立马又歪了,应泽一脸无语,难道长了一张秋生和家乐的同款脸,就一定是个逗哔吗?

    看着已经在房间里打闹起来的几个人,应泽觉得这个问题已经有了答案了。

    无视了打打闹闹的师兄和师姐,应泽皱着眉头回想起洪飞鸿说的案子。

    这个案子应泽记忆中没有任何印象,可能他并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电影,也可能并不是某部电影的剧情。

    但是,当他听到华氏化工和渔场的时候,应泽忽然想起了不久前遇到的一个人,就是陈家驹那个在当律师的弟弟陈国荣。

    律师,渔场,毒品,化工厂,这些事情联系起来,让他想起了一部名叫飞龙猛将的电影。

    这部电影最让他印象深刻的就是龙叔撩妹时一套又一套的骚话。还有就是龙叔,宝叔,彪叔三兄弟大打出手。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龙叔的那句基情满满的台词:“胖的那个为了一个女人,瘦的那个为了两个女人,而我,是为了两个男人。”

    当然啦,应泽也没那么健忘,电影的大致剧情还是记的的,尤其是里面的大反派元华,和日后的包租公给人的感觉完全就是两个人。

    前者阴狠毒辣,后者随着年纪增长变的慈眉善目,和洪金宝完全是两个极端。

    想到这个,应泽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洪飞鸿,心中暗道:“真想不到现在看上去憨厚可掬的大师兄年纪大了反而变的面目可憎!”

    “呃,大师兄啊,你觉得那个化工厂会不会有问题啊?”

    大家师兄弟一场,应泽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洪飞鸿。

    “化工厂能有什么问题?”洪飞鸿诧异的问道。

    应泽看似随意地说道:“如果你说的那个女人说的没错,她的渔场的确死了很多鱼,那这个化工厂的确有很大的嫌疑。”

    洪飞鸿还是有些奇怪,问道:“会有什么嫌疑啊?”

    “能够通过环保署检验的化工厂,按理来说排放的污水不会造成太大的污染才对,可是偏偏位于下游的渔场被毒死了很多鱼,如果排除掉人为的可能,那就只有这个化工厂有嫌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