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一百零八章 飞龙猛将(六)
    “这个数,赔偿都够了吧!”

    “问题就在这里,渔场老板不肯要赔偿,非要工厂停工。而工厂又不想停工,所以就找上我们了。你说这笔买卖划不划算啊?”

    “你是老板,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行了,这个案子就交个你了,记住,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我知道了!”

    转眼间,陈国荣就和自己的老板达成了共识。

    随后,他便查看起自己老板给他的资料。

    案子很简单,叶氏渔场方面指责化工厂的污水污染了渔场的水质,毒死了很多鱼,因此渔场老板要求关闭化工厂治理污水。

    根据环境保护条理,渔场的要求很合理,也很合逻辑。

    可是环境保护署和渔农自然护理署都去化工厂进行过调查,愣是没发现一点问题。

    没有发现问题,自然也就没理由要求化工厂停工了。

    渔场和化工厂双方你不让我,我也不让你,就一直无法达成共识之下,案子被移交到了法院。

    而陈国荣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接手了这件案子。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律师,陈国荣很快就找到了其中的关键点,只要围绕这个关键进行扯皮,就能满足客户的要求。

    整理出了头绪后,此时已经到了中午。

    陈国荣看了看时间,拿起外套就离开了办公室,中午佳人有约,迟到了可不好。

    陪美女律师吃完了午饭,相约晚上去维多利亚港赏灯后,他又转场去陪另一位美女律师喝咖啡,然后预定了她第二天的午饭时间。

    一切都安排好之后,他又回到办公室,继续研究化工厂的案子。

    虽然说化工厂方面只要求拖延时间,但是陈国荣可不怎么想,他要的是打赢官司,只有这样,他才能更进一步。

    于是,他拿起外套,就打算出门,临出门的时候,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回到办公桌前,先打了个电话。

    “喂!夏友仁!”

    “对不起,查无此人。”

    “那你是谁啊?”

    “哦,我叫董德彪!”

    “神经病,你好端端的改什么名啊!”

    “这就说来话长了,我去到武当山,遇到了世外高人,高人觉得我有慧根,所以收我为弟子,因为高人姓董,所以我就改姓董了。”

    “那名字呢?”

    “按照辈分,排到我这里是德字辈,所以就有了德彪这个法号。”

    “真的秀逗了!”

    陈国荣听完话筒里传来的一本正经的讲述,一脸无语的看了看话筒,喃喃自语道。

    “请问,你是要找夏友仁吗?”

    “不,我找董德彪!”

    “哦,那就查有此人了。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对了,你是谁啊?”

    “噗!”

    陈国荣觉得自己一口老血快要憋不住了。

    “我是阿荣,陈国荣啊!”

    “哦,是你啊,阿荣,好久不见,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你在家吧!我有点事情找你。”

    “哦,这样啊,那你过来吧!我在家里等你。”

    “行,我这就过来。”

    说完,陈国荣挂了电话,离开办公室,直奔夏友仁,哦不,董德彪的家。

    半个小时后,他看着漆黑一片的房子,一脸无语的说道:“还说在家里等我,等到哪里去了啊!这家伙最近怎么变的这么不靠谱了。”

    说归说,陈国荣上前推了推房门,果然还是老样子,根本就没锁。

    他推门而入,然后在房间里寻找灯的开关,打算在这里等董德彪回来。

    然而,他摸索了半天,也没找到他印象当中的开关。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身后一阵风声传来,连忙蹲下身子一闪,只见一个人从他头上飞了过去。

    不等他说些什么,那个家伙立马又扑了过来,把他扑到在地,紧接着一只手按住他的脸,另一只手挥拳打向他。

    “我,我是……”陈国荣被捂着脸,话也说不清楚。

    “你是贼!居然偷到我家里来了,我弄死你!”

    来人正是屋子的主人董德彪,他完全不给陈国荣说话的机会,不知道从那里摸出一把菜刀,朝陈国荣砍来。

    “我是陈国荣啊!”

    陈国荣一脚逼开他,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然后喊道。

    然而董德彪似乎完全没听到他在说什么一样,继续挥刀砍向他。

    “你看清楚我是谁!”

    陈国荣费劲的制住了他,然后把脸凑到他面前说道。

    “你,看不清楚!”

    两人的脸凑的很近,但是因为背光,来人依旧看不清陈国荣的脸,于是说道。

    “啊,这么近都看不清,我是陈国荣,哎呦!”

    陈国荣脸上又挨了一拳。

    菜刀又砍了过来,陈国荣连忙躲闪,躲开之后,他发现了自己身边正好是冰箱,连忙打开了它。

    冰箱里灯光照了出来,总算是让董德彪看清楚了他的样子。

    “阿荣,是你啊,嘘,我刚刚看到这里有个人!”

    “那个人就是我!”

    “是你?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找灯的开关啊,你到底把开光装在哪里了,我在门口找了半天都没找到。”

    “开关都找不到,真蠢!”

    董德彪鄙视的看了陈国荣一眼,伸手按下他身后那比脸盆还大的电灯开关。

    陈国荣:“……”

    “喝不喝咖啡啊?”

    无视了一脸无语看着那硕大开关的陈国荣,董德彪走到一旁,拿出一个喷火枪,开始煮咖啡。

    看了一眼自顾自煮咖啡的董德彪,陈国荣的注意力落到了他房间里的摆设上。

    其中,那几只在水管里一直往前游的鱼最让他感兴趣。

    “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董德彪煮完咖啡,然后把咖啡端过来,放到茶几上问道。

    “哦,没什么,想借助彪哥你飞檐走壁的功夫,帮我装个窃听器,哟呵,你这样喂鱼的啊!真没见过像你这样养鱼的。”

    陈国荣话说到一半,就看到董德彪把鱼食放进一个朝上的水管口喂鱼,诧异地说道。

    董德彪回过头来,正想说什么,就看见陈国荣往咖啡里加奶加糖,顿时喊道:“诶,不要加糖,也别加牛奶,糖和奶,很容易玷污纯洁的咖啡,知不知道?”

    “合着你拿糖和奶出来就是放着看的?”

    陈国荣一脸无语地看着董德彪自己拿出来的方糖和牛奶,暗自吐槽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